房速如何诊断?阜外医院姚焰等提出简单方法

2020-04-09 xujing 中国循环杂志

正确诊断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的机制是成功消融的先决条件,房性心动过速与其他折返机制的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进行鉴别尤为重要,而且也经常有一定困难。

正确诊断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的机制是成功消融的先决条件,房性心动过速与其他折返机制的阵发性室上性心动过速进行鉴别尤为重要,而且也经常有一定困难。

阜外医院姚焰等发表研究提出冠状静脉窦近端和远端快速起搏方法可快速、简单、有效的诊断或除外房性心动过速。

研究者表示,目前,国内多数中心在实施导管消融治疗均简化流程、仅放置右心室及冠状静脉窦标测电极,该方法不增加费用、操作简单,具有重要的卫生经济学意义。

在冠状静脉窦近端和远端分别快速起搏操作方法诊断房性心动过速的原理见下图。

注:图中所示为在心房某一部位(a 点)起搏拖带心动过速后停止起搏,最后一次刺激扩布的路径。5A:显示房室折返性心动过速时刺激经房室结、希浦系统下传至心室(b 点)后产生QRS 波(蓝色虚线),之后经房室旁路(AP)逆传至心房(c 点)产生A 波(红色虚线),VA 间期取决于红色虚线所代表的心肌组织的传导时间,而与刺激部位无关,即DVA ≤ 10 ms;5B:显示房室结内折返性心动过速时刺激经房室结的一条径路(蓝色虚线)下传至心室(b 点)后产生QRS 波,之后经房室结的另一条径路逆传至心房(c 点)产生A 波(红色虚线),VA 间期取决于红色虚线所代表传导时间,而与刺激部位无关,即DVA ≤ 10 ms;5C、5D:显示房性心动过速(AT)时刺激经房室结、希浦系统下传至心室(b 点)后产生QRS 波(蓝色虚线),同时传导至AT 起源点(蓝色星)、拖带AT 后再次传出并激动心房(c 点)产生A 波(红色虚线),红色虚线代表的时间为起搏后间期(PPI),VA 间期等于红色虚线(下传心室)与蓝色虚线(PPI)所代表的传导时间的差值,而刺激部位距AT 起源点的距离会显着影响PPI,所以不同部位起搏会显着影响VA 间期,即DVA 差值> 10ms。DVA:刺激冠状静脉窦近端后的VA 间期(VA-CSp)和刺激冠状静脉窦远端后的VA 间期(VA-CSd)差值的绝对值

图 不同类型心动过速的DVA 差异显着的机制

研究纳入67 例室上性心动过速患者,在心动过速时分别以短于心动过速周长10~40 ms 的间期起搏冠状静脉窦近端和远端,确认夺获心房后停止起搏。

如果心动过速不终止,测量每次起搏停止后的第一个QRS 波群起始至第一个自身A 波的间期(VA 间期),计算两个VA 间期差值(DVA)。

67 例患者中,15 例为房性心动过速患者,25 例为房室结内折返性心动过速患者,27 例为房室折返性心动过速患者(后两类患者为非房性心动过速患者)。

房性心动过速患者的DVA[(79±29)ms] 大于非房性心动过速患者[(4±2)ms](P <0.01)。

所有房性心动过速患者的DVA 均>10 ms,而非房性心动过速患者中无一例DVA>10 ms。

研究者称,本研究入选的患者中房性心动过速起源分布基本涵盖了局灶房性心动过速的常见起源位置,同时还包含不同亚型的房室折返性心动过速和房室结内折返性心动过速,结果具有代表性。

来源:郭金锐,黄金秋,刘可,等. 冠状静脉窦不同部位起搏拖带心动过速对房性心动过速的诊断价值.中国循环杂志,2020, 35: 271.

相关资讯

Modern Pathology:免疫组化和分子分析整合能够改善高等级肿瘤的诊断

前列腺腺癌和尿路上皮癌具有典型的不同的形态和免疫组化特性。然而,高等级前列腺癌和尿路上皮癌有时会明显的表现出形态特征和免疫组化特征的重复,从而导致误诊和错误治疗。该诊断瓶颈在之前经历过放疗/激素治疗的

Intens Care Med:重症成年患者呼吸机相关性肺炎的诊断

经典的临床指标对VAP的诊断准确性较差。单独依赖这些指标可能会导致误诊和可能不必要的抗菌素治疗。

J Rheumatol:光谱传输技术对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诊断价值

RA患者的OST值高于对照组。此外,OST与临床、超声和实验室疾病活动性标志物相关。

Sci Rep:一种评估EGFR影响的新型诊断系统可作为肺腺癌的预后和治疗指标

EGFR影响评分是一种新型的肺腺癌预后和治疗指标。

BMC Emerg Med:评估急性中风的临床工具的诊断准确性:系统性回顾

急性缺血性脑卒中的再灌注治疗具有很强的时效性,需要尽早识别符合条件的患者,以确保更好的治疗效果。因此,一些临床评估工具已经被开发出来,本综述考察了它们的诊断能力。

J Dent Res: 通过成像和人工智能改善口腔癌的预后

早期诊断是口腔和口咽鳞状细胞癌(OPSCC)预后最重要的决定因素,然而,多数癌症是在晚期才发现的,预后较差。通常,由非专业人士(例如牙医)筛查口腔癌的风险,然后将高危患者转诊给专科医生进行活检诊断。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