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IG联合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对COVID-19重症比较有效

2020-03-22 林铃,陆莲凤,曹玮,李太生 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

2020年3月20日,一篇以李太生教授和曹玮副教授为通讯作者的文章于

2020年3月20日,一篇以李太生教授和曹玮副教授为通讯作者的文章于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EMI,影响因子6.212)在线发表,标题为“Hypothesis for potential pathogenesis of SARS-CoV-2 infection——a review of immune changes in patients with viral pneumonia”。该文章首次探讨关于新冠潜在发病机制,并提出IVIG联合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重要治疗策略之一。

COVID-19的国际疫情形势十分严峻。截至2020年3月20日,海外疫情累积感染193056人,累积病死患者8067人,病死率达到4.18%。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的治疗是控制或降低病死率的关键。即使是在中国,如何管理目前的重症及危重症患者,进一步降低死亡率,仍然是重中之重。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李太生教授团队早在1月下旬起,即对发病机制、病程进展及治疗方案开展研究。

根据已发表的文献和COVID-19患者的临床观察,作者对人感染SARS-CoV-2的发病机制提出了合理的假设。病毒最初通过黏膜,尤其是鼻黏膜和咽喉黏膜,然后通过呼吸道进入肺部。早期最常见的感染症状是发热和咳嗽。随后,病毒可能由肺部进入外周血,引起病毒血症。然后病毒会攻击表达ACE2的靶器官,如肺、心脏、肾脏、胃肠道等。在粪便样本中检测到的SARS-CoV-2更有可能是因为病毒从肺部进入血液,然后从血液传播到肠道,这支持了作者提出的假设。COVID-19患者从症状出现到ARDS的中位时间约为8天。作者推测,病毒以这种方式开始第二次攻击,导致患者的病情在发病后约7-14天加重。在感染过程中,疾病早期外周血白细胞计数正常或略低,患者可出现淋巴细胞减少,作者认为B淋巴细胞减少可能影响患者抗体的产生。在COVID-19重症患者中,淋巴细胞明显减少,作者认为COVID-19患者的淋巴细胞是随着病情发展而逐渐减少的,但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淋巴细胞明显减少的机制尚不清楚。此外,与以IL-6为主的疾病相关的炎症因子显著升高,也是发病后7-14天病情加重的另一表现。与存活者相比,死亡患者的中性粒细胞、D-二聚体、血尿素氮和肌酐水平更高。

作者将以上疾病过程总结为三期:病毒血症期,肺炎期(急性期),恢复期。如果患者年龄较小,无其他合并基础疾病,则可以通过自身免疫能力的辅助进入恢复期。如果患者年龄较大,合并基础疾病较多,则更有可能出现淋巴细胞明显降低,炎症因子明显升高,凝血相关指标异常而进入重症期。基于提高患者免疫功能以及降低炎症因子风暴的考虑,作者认为IVIG联合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是重症及危重症患者治疗的关键环节。之所以提出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是因为李太生教授及其同事在临床中观察到COVID-19重症患者可发生弥散性血管内凝血(DIC)。IVIG的推荐剂量为0.3-0.5g kg/d,静脉输注,疗程5天左右。低分子肝素的推荐剂量为100U Kg/q12h,皮下注射,疗程3-5天。启动IVIG和低分子肝素抗凝治疗的时机也很重要,作者在文章中指出,在疾病发展至肺炎期(急性期)期间,若出现淋巴细胞明显减少,炎症因子广泛升高,凝血指标出现异常,尤其是D-二聚体出现4倍升高的时候,就应该启动IVIG和抗凝治疗。

 

 

 

在国家援鄂抗疫医疗队中,北京协和医院医疗队所在的ICU病房是呼吸机插管患者拔管成功率最高的病房。更多的IVIG和抗凝治疗的效果目前也在进一步总结中。另外,免疫系统改变一直是感染性疾病发生发展过程中的重要角色,为更好地了解、治疗、改善疾病预后等,应该开展更多的COVID-19免疫研究。

作者:林铃,陆莲凤,曹玮,李太生

单位:感染内科,北京协和医院,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医学科学院

通信作者:曹玮,李太生

文章来源:Emerging Microbes & Infections; 20 Mar 2020 online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J Thromb Haemost:严重COVID‐19患者抗凝治疗与死亡率降低有关

符合SIC标准或D-二聚体明显升高的严重COVID‐19患者给予低分子肝素为主的抗凝治疗可获得较好预后。

Eur Heart J:抗凝治疗房颤患者胃肠道出血与结直肠癌风险

由此可见,在接受抗凝治疗的AF患者中,胃肠道出血导致发生结直肠癌的绝对风险升高。GI出血不应作为OAC治疗的良性结局而排除,而应始终评估潜在的恶性病因。

JACC专题文章:有慢性肾病的房颤患者抗凝,应优选直接口服抗凝剂

对于合并慢性肾脏病的房颤患者的抗凝治疗,目前指南并没有给出明确的建议,各种观察性研究得出的结论并不一致。

JAMA N:心房扩大的不明来源性栓塞性卒中应该抗凝治疗?

不明来源栓塞性卒中(Embolic strokesof undetermined source,ESUS) 占所有缺血性卒中的20%,每年复发率为3-6%。隐源性卒中(一个比较老的分类方式,包括 ESUS)的长期持续心电监测的研究发现3年内近30%的患者能够监测到房颤。因为口服抗凝剂史预防房颤相关卒中的最有效的方法,因此有理由相信经验性抗凝治疗能够降低 ESUS 患者的卒中复发。不过,NAVIGA

BMJ:初次静脉血栓栓塞发作后患者复发风险研究

研究发现,初次静脉血栓栓塞发作且至少完成了3个月抗凝治疗的患者中,治疗后第一年的复发性VTE风险为10%,2年的复发率为16%,5年的复发率为25%,10年的复发率为36%,其中4%的复发性VTE事件导致死亡

ESMO-WCGI大会主席说:肿瘤患者的抗凝治疗不应忽视

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召开的ESMO第21届世界胃肠道肿瘤大会(ESMO-WCGI)上,ESMO-WCGI大会主席、卢森堡肿瘤中心医院的Mario Dicato教授发表重要演讲:新型口服抗凝药和胃肠道肿瘤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