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髋关节置换术后陶瓷头碎裂翻修1例

2019-03-26 陈余庆 薛荣 谭相齐 中国骨与关节损伤杂志

患者,男,64岁,主诉于2013年因左股骨颈骨折(头下型,GardenⅣ型)于本院行左侧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手术采用非骨水泥生物型假体,磨损面采用陶瓷-聚乙烯匹配,术后顺利出院,并逐渐恢复正常生活。于2017-04患者下楼梯时自觉左髋部有异响,并感髋部疼痛不适、不能活动,遂来院就诊,X线片显示股骨头陶瓷假体碎裂,遂收入院行髋关节假体翻修术(图1)。术中清除碎裂的陶瓷头假体,更换新的髋臼内衬和金属头

病例报道

患者,男,64岁,主诉于2013年因左股骨颈骨折(头下型,GardenⅣ型)于本院行左侧人工全髋关节置换术,手术采用非骨水泥生物型假体,磨损面采用陶瓷-聚乙烯匹配,术后顺利出院,并逐渐恢复正常生活。于2017-04患者下楼梯时自觉左髋部有异响,并感髋部疼痛不适、不能活动,遂来院就诊,X线片显示股骨头陶瓷假体碎裂,遂收入院行髋关节假体翻修术(图1)。术中清除碎裂的陶瓷头假体,更换新的髋臼内衬和金属头假体,术中发现大量陶瓷碎片位于髋臼假体内,并有碎片嵌入髋臼假体内衬中及股骨假体颈周围,假体柄表面局部有磨痕,假体柄及髋臼外罩部固定良好,无明显松动。术中小心清理陶瓷碎片及周围软组织,彻底清除周围滑膜,用脉冲枪反复冲洗创口,取出聚乙烯内衬,内衬磨损面划痕明显。安装聚乙烯内衬及金属头,再次高压冲洗后逐层闭合切口。术后切口愈合良好,无不适主诉。患者获得随访6个月,患肢功能良好,无明显不适及髋关节异响感。



讨论

在全髋关节置换中,因陶瓷界面有其硬度高、抗磨损能力强、润滑性好等优点,故使用率越来越高。由于陶瓷假体的工艺较高,其假体碎裂比较罕见。有文献介绍全髋关节置换术陶瓷头碎裂的原因有:①患者肥胖、不良体位、高强度运动、直接或间接的创伤。本例患者体重达90kg,下楼梯时出现不恰当体位,可能为陶瓷头碎裂原因之一。②手术设计的缺陷。如果选用假体不恰当,如金属对陶瓷,术后发生碎裂可能性则大,还有假体股骨头的直径,术中髋臼侧假体外展角、前倾角角度不合适,术后导致假体的受力不均,亦可导致陶瓷头碎裂可能性加大。本例患者髋臼侧假体前倾角偏大,可能为陶瓷头碎裂的原因之一。③术中手术操作的问题。如术中截骨的碎屑、骨组织没有清理干净,嵌插于球头与臼杯或柄锥部,安放陶瓷球头时,粗暴击打,亦可导致陶瓷头受力,导致碎裂。本例患者翻修术中见陶瓷头与金属柄的接触部位有可见的局部划痕,这可能是陶瓷头与金属柄锥之间存在异物所致,从而增加了陶瓷头碎裂的风险。出现陶瓷头碎裂的原因复杂,在采用陶瓷头假体全髋关节置换术后的患者,如果出现髋部假体尖锐性的异响、突发的剧烈疼痛伴功能障碍等症状,应警惕髋关节假体陶瓷头碎裂的可能,而对于陶瓷头碎裂的诊断,结合上述的陶瓷头碎裂的可疑病史,影像学检查则更为直接,大块的碎块,通过X线片能清晰辨认,如果有细小碎块,行CT检查一般能确诊。

陶瓷头碎裂的翻修术中,由于陶瓷头碎裂,组织周围仍会残留少量陶瓷碎屑,术中需彻底清除滑膜,以杜绝“第三体磨损”。对于翻修假体的选择,史占军等认为不宜采用金属头,也不能使用金属对金属匹配,仍以陶瓷头对陶瓷内衬最佳,其次为陶瓷头对聚乙烯内衬。对于该例患者,由于经济原因,翻修时使用金属头对聚乙烯匹配,并且Hannouch等报道了他们利用金属头进行陶瓷头假体碎裂翻修的20年间并未发现因金属头磨损需要再次翻修的病例。他们的经验是翻修术中彻底切除滑膜,本例翻修术中亦彻底清除了周围滑膜组织,以求最大限度的延长其假体寿命,但对于金属头对聚乙烯匹配翻修,还需作更长时间的随访验证。

总之,在全髋关节置换术后陶瓷头碎裂的情况相对罕见,却存在严重的术后并发症,随着国内人工髋关节置换手术越来越普遍,针对此类并发症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针对术前规划、术中规范操作、术后的康复锻炼,均需要制定精准的个体化方案,并做好宣教,以便将手术并发症降至最低。
 
原始出处:

陈余庆,薛荣,谭相齐,等;全髋关节置换术后陶瓷头碎裂翻修1例;《中国骨与关节损伤杂志》 2019年02期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9-03-29 ylzr123

    为作品点赞!认真学习了,把经验应用于实践,为患者解除病痛。

    0

相关资讯

全髋关节置换术后假体周围骨折1例

患者,男,56岁,因不慎扭伤致左大腿疼痛伴活动受限1d于2018年1月21日入院。患者3年前因双侧股骨头缺血性坏死,右侧Ⅳ期,左侧Ⅱ期,在我科行右侧全髋关节置换术。2年前因左髋部疼痛活动受限再次住院,左侧髋部MRI提示:左股骨头缺血性坏死Ⅲ期。

全髋关节置换术治疗脊髓痨性夏科氏髋关节病1例

45岁男性患者,因右髋关节间歇性疼痛1年,摔倒后疼痛加重伴行走困难2周入院。既往史:2年前曾因“潜伏梅毒”行规范抗生素治疗。否认糖尿病、结核病病史,否认冶游史。查体:跛行步态,全身无皮疹,右下肢短缩外旋畸形,右髋部轻度肿胀,局部无瘢痕、窦道,右腹股沟中点、大转子轻度压痛,右侧髋关节被动活动范围基本正常,右下肢肌力Ⅳ级,深感觉减弱,右下肢生理反射减弱、病理反射未引出。骨盆正位X线片及髋关节CT示右侧

心脏瓣膜置换术后患者行全髋关节置换术麻醉1例

女性,58岁,因摔伤后致左股骨颈骨折1w入院。既往患“风心病,房颤”,17年前因"脑梗塞"致左侧肢体不全瘫,肌力Ⅲ级;7年前行“二尖瓣及主动脉瓣置换术”,术毕持续口服华法林至入院前。

创伤骨科中深静脉血栓处理不容轻视

骨科创伤中的血栓预防一直是临床医生所面临的问题。在临床工作中,如何决策血栓预防策略是比较考究的一个方法,但大多数骨科医生都将血栓预防简化为低分子肝素,皮下注射qd,这样的治疗措施其实是不恰当的。 近期在JAAOS(2015年1月刊)上刊出了一篇骨科创伤静脉血栓预防的相关问题的综述,现摘取部分观点翻译如下,供各位骨科医生阅读,希望能对现阶段血栓预防措施提供一点参考。 创伤骨科的患

JBJS概念回顾:骨科围手术期的输血管理

1.骨科手术后输血占所有输血的10%,但不同的医院和医生输血比例有所不同; 2.输血可以诱发全身的系统性反应,包括过敏,输血相关的急性肺损伤,输血相关的循环系统容量过多,供体-受体免疫疾病,血液传播疾病,感染; 3.氨甲磺酸是改善围手术期出血的重要辅助措施,可减少全关节置换术后需要输血的风险; 4.现有的临床证据并不支持对血红蛋白水平高于8g/dL的无临床症状的患者进行输

双能X线吸收法诊断骨质疏松症1例

一名绝经患者(白种人,69岁)经双能X线吸收法(dual-energy X-ray absorptiomery, DXA)扫描后显示脊椎骨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 BMD)降低而就诊于骨质疏松门诊(表1)。患者否认骨折或跌倒病史,39岁时停经,从不吸烟。 药物服用史:仅口服过钙片(600 mg)和维生素D(500 IU),每日两次。患者身高150 cm,体重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