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老了,敢找徒弟们给自己看病吗?

2018-03-29 孔较瘦 大医精诚

读书时候,我曾在北方某医院见习,道听途说甚至亲眼目睹了一些悲剧。那年医院普外科招聘了一名上海某大学毕业的外科博士。他的导师是国内知名的业界大腕,应聘时,各种科研项目和SCI文章写满了他的个人简历。医院引进博士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北方小城中,报效家乡父老的名头,令他一时风头无两。博士入科后,科室主任安排他跟随某副主任医师熟悉业务,遭到拒绝。空降兵式的心态,让他决定自己带领独立的医疗小组。悲剧就此开始—

读书时候,我曾在北方某医院见习,道听途说甚至亲眼目睹了一些悲剧。

那年医院普外科招聘了一名上海某大学毕业的外科博士。他的导师是国内知名的业界大腕,应聘时,各种科研项目和SCI文章写满了他的个人简历。医院引进博士的消息不胫而走,在北方小城中,报效家乡父老的名头,令他一时风头无两。

博士入科后,科室主任安排他跟随某副主任医师熟悉业务,遭到拒绝。空降兵式的心态,让他决定自己带领独立的医疗小组。

悲剧就此开始——

第一台甲状腺手术便大出血,匆忙止血中,损伤了喉返神经。不依不饶的家属找医院讨要说法,最后得到30万的赔偿,并拿这笔钱在医院旁边开了家饭馆,生意异常火爆。

那年在学校附属医院也发生了类似问题。

刚毕业的外科医生为一个反复消化性溃疡的患者实施了胃大部切除术。手术还算顺利,但术后不久又开始出现顽固性溃疡。

病例讨论中,老专家一句道破天机:该患者血钙水平一直都高于正常;血钙是溃疡常见病因,而甲状旁腺功能亢进是血钙升高的源头之一。

接下来的故事,充满了套路。

超声提示甲状旁腺腺瘤,降钙素水平也异于常人。三下五除二,甲状旁腺腺瘤便被切除,消化性溃疡得以自愈。

后来这种事情大家就司空见惯了,我遇到过夜班请急会诊要求帮忙抽动脉血气的,也碰到过夜班病人心脏骤停,医生吓得手足无措,本院会诊医生无法及时前来,最后竟自己打120请求支援的。

这种事情不是笑话,如果我们把它看成笑话,才是最大的笑话。

『钩沉』

大学毕业后继续攻读研究生,我发现身边的人,完全换了一种对话语系。

身边的老师和同学们,多数都把『科研』『SCI论文』放在嘴边。实习期间,一群同学围住带教老师讨论病例,大家相谈甚欢,甚至连午饭都错过的情形,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华西对我影响最深的带教老师是消化内科杨锦林,一个干净利落,从不虚头巴脑唱高调的美女教授。

杨老师没有太多的头衔、课题、论文,她最大的特点是喜欢把每一个危重、疑难、有趣的病例刨根问底。

她向我展示过自家的收藏:华西消化内科疑难病例复印件!

她会把自己经手过的病例整理并且复印出来,装订成册,放在家中当小说和故事来读。有时,这些病例会令人会心一笑,有时,会令人沉痛不已。这是真正喜欢研究临床、钻研临床的人才会有的『无聊』之举。

——病例,是一名医生从业的最好见证。

——临床基本功,是任何学历和论文无法替代的。

当我们像福尔摩斯一样将疑难病例侦破、像战士一样让危重患者转危为安时,临床医生独有的那份喜悦是其它任何事情所代替不了的。

片面地否定论文与片面的强调论文都犯了一样的错误。没有人会反对医生写文章,经验教训、心得体会、假设与构想、立场与争鸣,都需要文章来呈现。

但我们不能否认,那些只写菜谱不去掂勺的胖子,终究是成不了好的伙夫。

『工具书』

每年的研究生来报道时,我都会指定一些参考书目让他们『购买』来阅读,甚至有时会要求一些基础很差、愚钝或散漫的学生去『抄书』。

虽然有人说:“书非借而不能读”,但专业书必须要自己买。知识只有投资才有真正被自己重视,这种投资既包括精力、更包括金钱。图书馆借来的书,多数是拿来睡大觉,等过了还书日再缴滞纳金。

读图时代,总有人想要省钱看电子书。但我总是劝他们: 别指望自己会对医学电子书怀有持久热情,它们在电脑里面的吸引力远不如电影。也有人反对读书,因为工具书更新太慢,跟不上临床指南。我不反对指南,但指南仅仅是一个能规范疾病治疗方案的纲领性文件,但对诊断思路及细节的帮助甚微。

我现在仍然可以清楚的背出那些久假不归的工具书,他们是:

《临床超声心动图学(第二版)》

《超声心动图诊断思维解析》

《临床心脏电生理学(第四版)》

《中华影像医学-超声诊断学卷(第二版)》

《超声医学(第六版)》

《黄宛临床心电图学(第六版)》

《Braunwald心脏病学(第七版)》

《心律失常射频消融图谱(第二版)》

《实用内科学(第十三版)》下册

《充血性心力衰竭》

《心房颤动导管消融图谱(第二版)》

《On Call Cardiology》

《心电图学》

《实用超声心动图学》

《Diastology》

《Practical Perioperative Transesophageal Echocardiography》

『有所思』

我的师父说过:作为心脏介入医生,每天只在流水线上出力,而不去主动思考总结的,根本对不起自己身体流出来的汗水、吃进去的射线。

很多时候,在你主动去寻找之前,敌人根本就不存在;在你去主动总结之前,经验也根本不存在。

笔记是一定要写的,再好的记性也比不上笔尖的深刻。

每当遇到疑难、复杂、危重病例,我们的医疗小组内都要做成笔记和教学查房课件来宣讲,偶尔也会网络推送与大家分享。在这样的过程中,受益最大、成长最多的还是整理者自己。

天朝行医,有山川之险、有城府之严,我们要让每一次总结与成长对得起自己所受的委屈。

相关资讯

代表陈静瑜:做一台肺移植手术能救一个人,建设好公卫能救成千上万人

2月29日,被誉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的陈静瑜和团队历经6个多小时奋战,顺利完成了全球首例新冠肺炎终末期患者的双肺移植手术。

被裁40名医护多不愿返岗,怕回去没好果子吃!

鲁迅说,挪拉的出走,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美国危险!总统开始捐款!累计病例破百,早有人因此死亡!

据中国日报网3月4日(当地时间3日)消息:美国白宫发言人斯蒂芬妮·格里沙姆在推特上晒出一张支票,显示总统特朗普将2019年第四季度工资10万美元捐给了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用来抑制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由此看来,美国疫情已经发展到一个关键阶段,总统也着急了。据《今日美国报》报道,截至美东时间3日下午5时,美国已报告9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确诊感染总数达到117例,另有231人正处于密切观察中。多例

老人白天老打瞌睡不是好事儿!美研究称:患糖尿病、癌症、高血压风险高

对于很多老年人,眯着眼睛躺在躺椅上一睡半天好似很惬意。但近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白日嗜睡不是什么好事儿,会增加糖尿病、癌症以及高血压等疾病风险。这项研究共纳入10930名居民,34%年龄≥65岁。研究者每隔3年电话随访一次受试者,共两次。首次随访中,23%的65岁以上受试者符合嗜睡标准;二次随访中,有24%报告嗜睡。有41%称困顿想睡长期存在。结果显示,首次随访报告嗜睡的老年人,3年

美国科学家刚刚发现:病毒恐怕已经在美国传播六周了

近日,美国一位研究新冠病毒基因的科学家得出了一项惊人的发现…..这位科学家名叫Trevor Bedford,是美国华盛顿州大学流行病学部的一位副教授。他曾因为参与分析过1月19日美国出现的第一例新冠病毒感染者的病毒样本基因,而被美国《纽约时报》和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过。1.jpg(截图来自美国华盛顿大学官网)日前,Trevor Bedford在他的个人社交账号上公布了一个惊人的发现。他说,他通过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