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医联体,“联体”更要“联心”

2018-06-22 白剑峰 人民日报

医联体不是医院谋生的一种手段,而是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其核心是让患者最大程度受益。

医联体不是医院谋生的一种手段,而是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其核心是让患者最大程度受益。

近日,河北某县医院门口挂了20多块北京三甲医院“联合体医院”的牌子,引发网友热议。一家小小的县医院,竟然攀了这么多“高大上的亲戚”,实在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

近年来,各地的医联体建设如火如荼,大医院和小医院“手拉手”,优质医疗资源下沉,方便百姓看病就医。所谓医联体,是指在一定区域内不同类型、不同级别的医疗机构共同组成的跨行政隶属关系、跨资产所属关系的联合体。但是,在医联体建设中,也暴露出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例如,一家大医院,如果不是一个医联体的“龙头”,就会觉得地位一般;一家小医院,如果不是某个医联体的一员,就会觉得势单力薄。大医院热衷于“跑马圈地”,小医院热衷于“四处攀亲”。大医院的目的是多抢病人多创收,小医院的目的是“背靠大树好乘凉”。于是,多种多样的医联体就应运而生了。

搞医联体建设不是“摊大饼”,也不是“占山头”。一家大医院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联合几家基层医疗机构“抱团取暖”,做大做强,合情合理。但是,有的大医院牵头组建医联体,成员单位多达几十家甚至上百家。上级医院既不对下级医院进行人力物力投入,也不对下级医院的医疗质量进行统一管理,而是简单地将下级医院当成运送病人的“第一站”。目前,我国三级医院的医疗力量配备并不宽裕,承担着日益繁重的医疗、科研、教学等任务。在人力资源不足的情况下,不顾实际扩大规模,难免会劳民伤财,把好事变成“面子工程”。

事实上,医联体不是医院谋生的一种手段,而是优化医疗资源配置的一种方式,其核心是让患者最大程度受益。医联体重在“联心”,而非仅仅“联体”。如果患者得不到真正的实惠,医联体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凡是以抢病人、占地盘为目标的医联体,或者不以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水平、把病人留在基层为目标的医联体,又或者只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而组建的医联体,都不可持续。医联体的目标是优化卫生资源配置,使患者在医联体内部合理流动,最终实现基层首诊、双向转诊、急慢分治、上下联动。医联体应紧紧围绕患者的医疗需求,构建上下贯通的医疗服务体系,为病人提供全方位、全周期、连续性的服务。一个高效的医联体,应该建立在医疗信息高度共享、医疗流程无缝对接、医保基金全力支持的基础之上,才能既“联体”又“联心”。

建设医联体,共建、共享、共赢是关键。医联体内部各成员之间的联合,既要有政府主导下的统筹规划,也要有“自由恋爱”式的自主选择。如果没有政府主导,容易出现“诸侯割据”式的混乱局面;如果没有自由组合,缺乏利益纽带,容易出现“同床异梦”式的“拉郎配”。政府主导意味着医联体应建立在区域卫生规划的基础上,不能完全由大医院主导,避免大医院盲目逐利;自由组合意味着医联体内部成员既能保持各自的独立,又能步调一致,从而实现医疗资源的优势互补。只有兼顾各方利益,上下同心,患者才能成为真正的受益者。

希望越来越多的医联体真正成为居民看病就医的“绿色通道”,让百姓有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相关资讯

全国卫生健康工作会议后 县域医共体机遇来了

医改进入深水区,统筹推进县域综合医改,加强医疗、医保、医药及公共卫生等改革集成创新成为重中之重。最近的政策和一些先行省份的实践显示,2020年医改或将更加注重基层能力提升,关注县域医疗健康保障。医改重点工作逐渐向县级医疗机构倾斜最近几年,国务院办公厅每年都会印发一次关于医改工作的年度重点任务。政府把下发医改重点任务作为一个把握医改方向、统筹规划、全面部署的重要工作抓手。看似是一个任务清单,其实

复旦儿科医联体呼吸协作网揭牌,推进儿科分级诊疗

如今,肺炎仍是五岁以下儿童死亡的三大原因之一,是危害儿童健康的主要疾病。而不同级别医疗机构的医生同质化水平差,使得孩子罹患呼吸系统疾病时,家长第一时间总是寄望三甲儿童专科医院。如何改变这样的状况,成为当下上海医疗界思考的问题。11日,由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呼吸科牵头,包括上海市南片区的12家综合医院和29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式成立了复旦儿科医联体呼吸协作网。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呼吸科主任王立波教授

医联体将重点监控品种踢出集采目录!“4+7”中选药品30天回款率达97%

全国扩围集采结果公示,医保局透露“4+7”最新进展;舟山医联体集采目录剔除10个重点监控药品;福建公布药品销售20强名单,外企霸榜……本周医药圈发生了哪些大事?小编进行了梳理,一起来看看吧!

同样是医联体,为何他们做成了”样本”?

分级诊疗是我国医疗体制改革重中之重。在各方重视下,近年来我国医联体、医共体,以及区域医疗中心建设高速推进。截至2018年底,全国2134家三级公立医院全部参加医疗联合体建设。与此同时,由于医联体激励机制有待完善等原因,很多医联体存在内在建设动力不足,内部成员单位之间合作共赢局面尚未形成,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各样问题。挑战与机遇同在。在近些年的实践过程中,堪称“样本”的实践案例也不断涌出。9月7

16个字 读懂医联体典型精髓

“各试点城市要按照规划发展、分区包段、防治结合、行业监管的原则,网格化布局管理医联体,推动医联体向紧密型方向发展。”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邢若齐表示。日前,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主办,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协办的城市医联体建设工作推进会在湖南长沙召开,会上邢若齐代表医政医管局部署推进医联体建设的重点工作,要求各试点城市整合利用好现有医疗资源,有效提升区域医疗服务能力和效率。

新疆2020年将形成完善医联体 县级远程医疗已全覆盖

29日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获悉,到2020年,新疆将形成完善的医联体政策体系,目前,已实现县级医疗机构远程医疗全覆盖,远程医疗乡镇覆盖率超六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员会新闻发言人张刚强称,近年来,新疆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通过医联体建设,解决优质医疗资源分布不均、基层医疗机构能力薄弱等问题。据介绍,医联体主要是将同一个区域内医疗资源进行整合,推动医疗资源下沉,缓解民众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