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JU Int:低风险肾细胞癌患者在保留肾单位手术与根治性肾脏切除术后是否应该进行不同的随访?

2021-04-15 AlexYang MedSci原创

最近,有研究人员基于对多中心数据库(RECUR)的回顾性分析,调查了pT1-肾细胞癌(RCC)在部分(PN)或根治性肾切除术(RN)后是否应进行不同的随访。

最近,有研究人员基于对多中心数据库(RECUR)的回顾性分析,调查了pT1-肾细胞癌(RCC)在部分(PN)或根治性肾切除术(RN)后是否应进行不同的随访

研究人员对2006年1月至2011年12月期间10个国家15个中心的3380名非转移性RCC治疗患者进行回顾性研究。对于pT1透明细胞RCC(ccRCC)患者,研究人员根据复发部位比较了RN和PN之间的复发模式。单变量和多变量模型用于评估手术方法与无复发生存(RFS)和癌症特异性死亡率(CSM)之间的关联。

研究人员从数据库中确定1995名低风险患者(pT1,pN0,pNx),其中1055名患者(52.9%)进行了PN手术。在多变量分析中,与较差RFS相关的特征包括肿瘤大小(HR 1.32,95%CI 1.14-1.39,p<0.001)、核级(HR 2.31,95%CI 1.73-3.08,p<0. 001)、肿瘤坏死(HR 1.5,95%CI 1.03-2.3,p=0.037)、血管浸润(HR:2.4,95%CI 1.3-4.4,p=0.005)和阳性手术边缘(HR 4.4,95%CI 2.3-8.5,p<0.001)。CSM的Kaplan-Meier分析显示,PN后复发的患者生存率明显优于RN后复发的患者(P=0.02)。虽然上述风险因素与预后相关,单纯的手术类型并不是RFS和CSM的独立预后变量。局限性包括研究的回顾性。

RCC患者肾切除术后建议的随访策略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随访方案不应仅仅依赖于分期和手术的类型。一个优化的方案还应该包括已验证的风险因素,而不是单纯的手术类型,还要选择最佳的影像学模式,避免不必要的影像学检查。对于RN后的pT1肿瘤患者,应考虑随访3年以上。另外,研究人员还提出了一种新型随访策略。

原始出处:

Y Abu-Ghanem , T Powles , U Capitanio et al. Should patients with low risk renal cell carcinoma be followed differently after nephron-sparing surgery versus radical nephrectomy? BJU Int. Apr 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4-16 妮妮阿

    学习

    0

  2. 2021-04-16 ms3000000449926787

    很好!

    0

相关资讯

NEJM :乐伐替尼-派姆单抗治疗晚期肾细胞癌效果优于舒尼替尼

对于晚期肾细胞癌患者,乐伐替尼-派姆单抗治疗较舒尼替尼相比,在提高患者无进展生存期和总生存期方面具有显著优势

Eur Urol:肾功能降低容易导致肾细胞癌的癌症特异性死亡?

最近的出版物报道了肾癌特异性死亡率(CSM)的增加与 "低于安全限度 "的肾功能降低之间的关联,并主张即使对可能的侵袭性/复杂性肿瘤也要进行部分肾切除术(PN)。研究人员推测,这种关联可能与混杂因素有

Eur Urol:转移性肾细胞癌患者接受Atezolizumab或Sunitinib单药治疗疾病进展后使用Atezolizumab加Bevacizumab的疗效和安全性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靶向治疗作为转移透明细胞肾癌(mRCC)的二线治疗尚未进行前瞻性评价。

Eur Urol:高风险局部和局部晚期肾细胞癌手术切除后的疾病复发、早期进展和总生存率预测

局部肾细胞癌(RCC)的风险分层严重依赖于回顾性模型,限制了其对当代队列的可推广性。

Sci Rep:循环肿瘤DNA作为转移性肾细胞癌中免疫检查点阻断治疗反应的预测因子表现研究

最近,有研究人员在接受免疫检查点阻断(ICB)治疗的转移性肾细胞癌(mRCC)患者中,通过靶向深度测序检测循环肿瘤DNA(ctDNA),评估了其预测作用。

Eur Urol Focus:种族/民族影响手术治疗的肾细胞癌患者的预期寿命

预期寿命(LE)是T1aN0M0肾细胞癌(RCC)患者临床决策的重要考虑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