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院后30多例复阳!NEJM:脱落病毒失活时间远短于核酸转阴时间

2021-01-29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近日,在上海市疾控中心召开的第94场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介绍,对所有的患者,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八版)》的出院标准和出院后随访要求,开展新型冠状肺炎病毒

近日,在上海市疾控中心召开的第94场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介绍,对所有的患者,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八版)》的出院标准和出院后随访要求,开展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肺炎出院患者管理和跟踪随访工作。但是,目前发现14天隔离期间复阳病例30多例。

隔离的背后,一直有一个疑问:新冠感染者排出病毒、特别是病毒的传染性会持续多久?

脱落病毒失活的时间远短于核酸转阴所需时间

韩国研究团队对一批患者呼吸道样本的长期持续检测结果表明,脱落病毒失活的时间远短于核酸转阴所需时间这项研究发表在1月27日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Min‑Chul Kim et al. Duration of Culturable SARS-CoV-2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19.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c2027040

近日,在上海市疾控中心召开的第94场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卫生健康委主任邬惊雷介绍,对所有的患者,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第八版)》的出院标准和出院后随访要求,开展新型冠状肺炎病毒肺炎出院患者管理和跟踪随访工作。但是,目前发现14天隔离期间复阳病例30多例。

隔离的背后,一直有一个疑问:新冠感染者排出病毒、特别是病毒的传染性会持续多久?

脱落病毒失活的时间远短于核酸转阴所需时间

韩国研究团队对一批患者呼吸道样本的长期持续检测结果表明,脱落病毒失活的时间远短于核酸转阴所需时间这项研究发表在1月27日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

 

21例患者共165份呼吸道样本,在发病后不同时间的病毒载量(N基因检测CT值)和病毒存活情况(红点-培养出活病毒;蓝点-未培养出活病毒;空心-未进行病毒培养)
Min‑Chul Kim et al. Duration of Culturable SARS-CoV-2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19.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c2027040

所有89份病毒培养样本中,一共29份(33%)有活病毒从患者发病到呼吸道样本中病毒失活的中位时间是7天,排出活病毒的最长时间为12天,也有1例患者在退烧后3天才在呼吸道样本中检出活病毒。而发病到核酸检测转阴的中位时间则远远更长,为34天(95%置信区间最少24天)。

图片
21例患者中,病毒脱落和培养阳性(A)以及病毒脱落和核酸检测阳性(B)的估计值。红线为病毒失活(A)/病毒清除(B)的中位时间,橙色方块为相应患者比例,灰色为95%置信区间。
Min‑Chul Kim et al. Duration of Culturable SARS-CoV-2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vid-19. N Engl J Med, DOI: 10.1056/NEJMc2027040

与此同时,只有当核酸检测CT值≤28.4时,病毒培养才能检出活病毒。距离发病时间越长、核酸检测出的病毒载量越少,检出活病毒的概率也越小

重症的新冠患者复阳恐需更长时间

1月11日,Nature Communications刊登了一项“Duration and key determinants of infectious virus shedding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的研究,研究人员纳入了129名COVID-19患者(通过RT-PCR诊断),89例重症患者(69.0%)、40例中级患者(31.0%),其中有8例重症患者和35例中度患者都补充了氧气。抑制免疫反应有30例(23%);有19例非非严重免疫低下(14.7%);11例为严重免疫低下(8.5%);

研究人员用细胞培养法检测了129名患者的690份呼吸道样本是否有病毒感染?并用RT-qPCR测定了病毒RNA载量。

图片
Jeroen J. A. van Kampen et al.Duration and key determinants of infectious virus shedding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Nature Communications. DOI: 10.1038/s41467-020-20568-4

 

从23例患者(17.8%)的62份呼吸道标本(9.0%)中分离出具有传染性的SARS-CoV-2,传染性的病毒脱落中位时间为症状出现后的8天(IQR 5-11,range 0-20),当症状持续时间为15.2天(95%CI 13.4-17.2)及以上时,SARS-CoV-2的传染概率≤5%

 

图片
Jeroen J. A. van Kampen et al.Duration and key determinants of infectious virus shedding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Nature Communications. DOI: 10.1038/s41467-020-20568-4

 

培养阳性样本的病毒载量中位数显著高于培养阴性样本(8.14 vs 5.88 Log10 RNA copies/mL,p < 0.0001),当病毒载量<6.63 Log10 RNA copies/mL(95%CI 6.24–6.91)时,分离传染性SARS-CoV-2的概率≤5%

 

图片
Jeroen J. A. van Kampen et al.Duration and key determinants of infectious virus shedding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Nature Communications. DOI: 10.1038/s41467-020-20568-4

 

根据27名患者、112份血清样本中和抗体滴度。当中和抗体滴度为1:80或更高时,传染性病毒的概率小于5%

 
Jeroen J. A. van Kampen et al.Duration and key determinants of infectious virus shedding in hospitalized patients with coronavirus disease-2019 (COVID-19).Nature Communications. DOI: 10.1038/s41467-020-20568-4

 

除这些中和抗体测定外,研究人员还检测了112例呼吸道样本中SARS-CoV-2亚基因组mRNA。

研究人员纳入三种数据(RT-qPCR、病毒培养和血清中和抗体滴度)的时间点。在单因素分析中,病毒载量超过7 log10 RNA copies/mL、出现症状不到7天、血清中和抗体缺乏和免疫功能低下均与培养病毒阳性有关。在多变量分析后,研究人员发现:当病毒载量>7 log10 RNA copies/mL、血清中和抗体缺失、与SARS-CoV-2传染性独立相关。

研究结果说明,预防有症状的传染性和控制传播措施,应考虑疾病的严重性。例如,CDC目前在其基于症状的策略中使用了10天控制,在出现症状10天后恢复具有复制能力的病毒的这种可能性接近于零,对于重病患者可以考虑更长的时间。

指南应考虑到,与轻度COVID-19患者相比,重症或中度COVID-19患者可能会在更长的时间内感染传染性病毒。当病毒RNA载量较低且存在血清中和抗体时,传染性病毒脱落将降到无法检测的程度。

如何应对复阳现象?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表示,对复阳患者,同样不可轻视。他建议,有必要对复阳患者进行病毒培养测试。

如果出现复阳患者,应对导致其复阳的病毒进行病毒培养,检测其为活病毒还是死病毒,如果复阳患者有病毒培养阳性的,就证明其体内依然有可以导致传播的活病毒。如果情况如此,王广发指出:“那我们真该更加深刻地认识新冠病毒。”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