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和贯序放化疗在妇科恶性肿瘤治疗中的前景

2020-05-28 任冉 健康界

早期宫颈癌患者根治性手术后辅助放疗中加化疗在临床上是否能够获益?二次细胞减灭术(SCR)应用于晚期复发性卵巢癌是否能够改善患者的生存情况?

受COVID-19疫情影响,2020年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2020)将于美国东部时间2020年5月29~31日以线上会议的形式举行。会议将基于24种疾病和专业进行250多个口头摘要演示和2500个海报演示。

近日,ASCO年会已经在线上公布了大部分研究的摘要( 除LBA外)。跟随小编的步伐,开启“云年会”模式,抢先浏览今年ASCO年会入选的部分国内口头报告。今天带来国内口头报告的最后一篇预览,后续为我们还会继续为您献上国外热点研究的相关预览报道,请持续关注。

IB1-IIA2期宫颈癌根治术后辅助治疗中序贯放化疗与单纯放化疗或同时放化疗的比较(STARS研究):一项随机、对照、开放标签的III期试验。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黄鹤教授等

背景:

以往关于根治性手术后辅助放疗中加化疗是否能改善早期宫颈癌和不利病理因素患者的研究数据有限。

方法:

这是一项前瞻性随机试验,包括患有FIGO 2009分期IB1-IIA2子宫颈癌和鳞状细胞癌,腺癌或腺鳞癌的患者,并且在根治性子宫切除术后至少有一种不良因素。患者随机分为1:1:1单用辅助放疗、每周顺铂(30-40 mg/m2)同步化疗和顺铂(60-75 mg/m2)联合紫杉醇(135-175 mg/m2)序贯化疗21天,放疗前2个周期,放疗后2个周期。主要结局是3年无病生存率。

结果:

该研究共纳入1,048名患者(350名,单独接受放射治疗; 345名,同时进行化学放射治疗; 353名序贯进行化学放射治疗)。总体而言,中位随访时间为56个月,患者中位年龄为48岁。大多数患者(75%)患有IB1或IIA1期疾病。三组在组织学亚型、淋巴管浸润率、辅助治疗、手术切缘和深层间质受累,肿瘤等级,微创手术使用率和新辅助化疗方面相似但淋巴结受累仅在放疗组最低。在意向治疗人群中,序贯放化疗的无病生存率高于单纯放化疗(3年生存率,90·0%比82·0%;心率0·52;95%可信区间,0·35比0·76)、同时放化疗(90·0%比35·0;心率0·65;95%可信区间,0·44比0·96),调整淋巴结后仍有差异参与。序贯化学放疗还比单独放疗具有更高的总体生存率(5年率,92·0%比88.0%;癌症死亡的HR,0·58; 95%CI,0·35至0·95)。然而,同时进行化学放射治疗和放射治疗的患者的无病生存期和癌症死亡风险均无差异。

结论:

在该试验中,与单纯放疗相比,序贯化放疗而不是同时放化放疗可使早期宫颈癌术后妇女获得更高的无病生存率和更低的癌症死亡风险。

晚期复发性卵巢癌二次细胞减灭术细胞减少术的随机III期试验:SOC1/SGOG-OV2。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臧荣余教授等

背景:

在中国一些大容量卵巢癌(OC)癌症中心,二次细胞减灭术(SCR)已成为护理标准,在过去的二十年中,大多数患者更喜欢手术。尽管GOG213并未显示出OS获益,但有关选定患者以及与某些本地临床护理之间的冲突的争论仍在进行中。

方法:

6个月 +无铂间期(PFI)后发生第一次OC复发的患者,如果通过iMODEL评分结合PET-CT图像预测为潜在R0,则符合条件。将符合条件的患者随机分配至SCR,化疗(手术组)和仅进行二线化疗(非手术组)。共同主要终点是PFS和OS。次要终点是无治疗累积生存期(TFSa),其定义为总生存期减去随机分组后手术和化疗的时间。

结果:

175人当中6.3%的病人进入到非手术组治疗,并且在非手术组中2nd+复发的交叉率是36.9%。97%和96%的患者接受了含铂的二线治疗。总体来说完全切除率(R0)为76.7%,在iMODEL> 4.7的患者中为61.1%。手术组和非手术组的60天死亡率均为0%。术后30天≥3级的并发症发生率为5.2%。中位随访时间为36.0月。手术组和非手术组中位PFS分别为17.4 月和11.9 月(HR 0.58,95%CI 0.45-0.74,p <0.001)。开始首次后续治疗(TFST)的中位时间为18.1 月,而手术组为13.6 月(HR 0.59,95%CI 0.46-0.76)。在二线治疗中,分别有1.1%和10.1%的患者接受了贝伐单抗和PARPi维持治疗。由于OS和TFSa不够完善,R0亚组和非手术组的中位TFSa分别为未达到和39.5月(HR0.59,95%CI 0.38-0.91)。与非手术组相比,手术组中的TFSa表现出更好的长期生存(限制平均生存时间从60到72m:6.2mvs4.2m)。

结论:

选定患者的SCR导致PFS显着延长。TFSa的中期分析表明,SCR可能有助于长期生存。

从目前披露的摘要来看,研究设计和研究结果数据尚不全面,在ASCO(20)年会后,我们将会为您报道研究的详细内容,敬请期待。

相关资讯

潘玫教授:妇科肿瘤保留生育功能治疗的现状与挑战

宫颈癌、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癌是妇科的三大恶性肿瘤,由于女性生育年龄的推迟、发病年龄的年轻化以及女性自我意识的觉醒等原因,有生育要求的妇科肿瘤患者日益增多,那么,在现有的技术和条件下,哪些患者可以考虑保留

2020 SGO临床实践声明:激素治疗(HT)在妇科肿瘤以及妇科肿瘤高危女性中的应用

2020年2月,美国妇科肿瘤学会(SGO)发布了关于激素治疗(HT)在妇科肿瘤以及妇科肿瘤高危女性中的应用的实践声明。本文的主要目的是澄清使用激素治疗对妇科肿瘤确诊患者以及妇科肿瘤高危患者的影响。

妇科肿瘤抗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单克隆抗体临床应用指南

妇科肿瘤是威胁女性身体健康的重大疾病,其发生发展与其他实体肿瘤一样有赖于血液供应,阻断血管生成是抑制肿瘤生长的新型治疗策略。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是促进血管生成的主要生长因子,靶向VEGF的贝伐珠单抗在多种恶性肿瘤的临床治疗中显示疗效,在妇科肿瘤治疗方面业已广泛应用。为规范用药,指导临床实践,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学分会组织专

周琦:2019妇科肿瘤诊治进展盘点

2019年是妇科恶性肿瘤诊疗从预防到靶向治疗进展快速推进的一年,借医学界肿瘤频道,盘点一年来妇科肿瘤诊疗主要进展。 01全球消除宫颈癌计划,宫颈癌预防提到重要位置 2018年9月4-5日日内瓦世界卫生组织(WHO)全球消除宫颈癌会议,包括中国在内的17个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国家癌症研究中心、宫颈癌预防与控制技术顾问、技术合作伙伴以及联合国人口基金、联合国儿童基金等国际组织

2019 曼彻斯特国际共识组建议:林奇综合征妇科肿瘤的管理

林奇综合征是一种常染色体显性遗传肿瘤综合征,可引起结直肠及其他部位(包括子宫内膜、卵巢、胃、小肠、肝胆、上尿道、脑和皮肤等)肿瘤。妇科肿瘤,包括子宫内膜癌及卵巢癌与林奇综合征关系密切,可以视为林奇综合征的“前哨”肿瘤。

妇科肿瘤靶向治疗三大热点药物

对于妇科肿瘤,手术和放化疗可以治愈大多数的早期患者,但不能挽救处于晚期的患者生命。随着分子靶向药物成功用于肺癌,结肠直肠癌和乳腺癌等肿瘤的临床治疗,针对妇科肿瘤的分子靶向药物的研究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