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男同性恋间的艾滋病传播风险

2019-05-03 MedSci MedSci原创

 PARTNER 2期研究旨在精确评估同性恋间的艾滋病传播风险。 PARTNER研究是在欧洲的14个国家的75个中心开展的一前瞻性的观察项研究。1期(2010年9月15日-2014年5月31日)招募随访无安全套性活动的异性伴侣和同性情侣(HIV阳性伴侣服用抑制性ART);2期(截至2018年4月30)仅招募随访同性伴侣。收集数据有性行为调查问卷、HIV检测(HIV阴性者)和HI

 PARTNER 2期研究旨在精确评估同性恋间的艾滋病传播风险。

 PARTNER研究是在欧洲的14个国家的75个中心开展的一前瞻性的观察项研究。1期(2010年9月15日-2014年5月31日)招募随访无安全套性活动的异性伴侣和男同性情侣(HIV阳性伴侣服用抑制性ART);2期(截至2018年4月30)仅招募随访男同性伴侣。收集数据有性行为调查问卷、HIV检测(HIV阴性者)和HIV-1病毒载量检测(HIV阳性者)。如果HIV阴性者感染HIV,则进行匿名的分析,比较两位伴侣的HIV-1 pol和env序列,来明确相关的传播。

2010年9月15日-2017年7月31日,共招募了972对男同性恋,其中782对提供了1593个合格的一对年,中位随访2.0年(IQR 1.1-3.5)。起始时,HIV阳性伴侣的中位年龄是40岁(IQR 33-46),无安全套性活动的中位时间为1.0年(IQR 0.4-2.9)。在随访期间,受试伴侣共发生76088次无安全套肛交。777位HIV阴性男性中有288位(37%)与伴侣有过无安全套性行为。15例HIV新发感染,但无伴侣间传播,因此,HIV传播率为零。

本研究表明HIV病毒载量被充分抑制时,男同性恋间无安全套性行为不会传播艾滋病。

原始出处: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转载需授权!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Science:艾滋病感染在中国年轻男同性恋中快速上升

艾滋病感染在中国年轻男同性恋中快速上升

NEJM:富马酸替诺福韦酯和恩曲他滨可预防男同性恋感染HIV-1

在一些研究中抗逆转录病毒暴露前预防已证明可减少人类免疫缺陷病毒1型(HIV-1)感染的风险,但是在已有报道的研究中出现了矛盾的结果,这可能是由于坚持每天治疗方案的挑战。

Ann Intern Med:男男做爱,除了HIV,HBV感染率也很高

男人与男人做爱 (男男性行为者)(MSM)不仅HIV感染风险高,HBV感染风险也不低。 关于对HIV感染的男性、HIV未感染但同男人做爱的男性(MSM),进行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HAART)对HBV感染发生率的影响的研究目前还没有。研究者对MSM(HIV感染者或高风险者)进行了一项观察性队列研究。纳入了2375名未感染HBV的MSM对象,以探究MSM人群在HAART治疗前和治疗时HBV发生情况

不为人知的男同艾滋病患者世界

阅读提要:国家卫计委公布数据显示,国内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上升明显,每年新感染艾滋病的青年学生超过1000人,男男同性性行为是主要传播途径。日前,卫计委和教育部联合印发有关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通知,并建立通报制度,应对疫情。 HIV阳性!2014年9月的一天,一份检查报告彻底改变了阿莱夫的生活。 他是一名艾滋病患者,也是一位男同性恋者。在这之前,他活在不为人知的世界里。从此之后,他决定

男同性恋群体或易感细菌性脑膜炎

   对于两个柏林青年来说,5月初在小镇上一次愉快的夜晚聚会,竟是以悲剧收尾。和朋友们在一家同性恋俱乐部聚会后,一名24岁的青年于第二天感觉不舒服,并出现发烧和恶心的症状。但他没有去看医生,结果两天后被发现死在了公寓里。另外一个人也出现相似的症状并被送进医院,他陷入昏迷中至今还未醒来。医生说,疾病对他的大脑造成了不可逆的损伤。 这两名青年都感染了脑膜炎奈瑟菌——众所周知的快速杀手。在他们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