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cet:青少年发胖,中年易患癌!

2020-03-31 中国循环杂志 中国循环杂志

近日,Lancet子刊发表的以色列研究表明,青少年肥胖是中年癌症发生的重要风险因素。

近日,Lancet子刊发表的以色列研究表明,青少年肥胖是中年癌症发生的重要风险因素。

研究显示,在考虑相关因素后,青少年时肥胖,对于男士,中年时会增加26%的癌症罹患风险(除了肺癌),对于女士会增加27%的罹患风险(除乳腺癌和宫颈癌)。

其中,青少年肥胖尤其会增加某些类型癌症风险:在男性为乳腺癌、胰腺癌和肾癌,在女性为子宫癌、肝癌、胆道癌和胰腺癌。

我国刚刚公布的《中国健康生活方式预防心血管代谢疾病指南》也指出,超重、肥胖个体应当使体重指数达到或接近24 kg/m2,或者体重降低 5%~10%。

图1 青少年肥胖对不同类型癌症发生风险的影响

研究还发现,癌症发病率随青少年时期的体重指数增加而增加。敏感性分析结果显示,青少年肥胖10年后在男性增加14%的整体癌症风险,在女性增加22%的癌症风险(除乳腺癌和宫颈癌外)。


图2 不同体重指数对癌症发病率的影响

此外,研究者还发现,应用2017年高体重指数流行数据,对于男性,致癌发病的归因危险度百分比为5.1%,女性为5.7%(除乳腺癌和宫颈癌外)。

而且,青少年肥胖与正常体重低值相比,还会降低男性(75.2% vs 72.2%)和女性罹患癌症后5年生存率(89.3% vs 83.1%)。

青少年肥胖还会增加罹患癌症男女全因死亡风险,在男性增加33%,女性增加89%。而且在考虑了出生年份、教育程度和社会经济地位等后依旧如此。

这项研究中,研究者分析了两个数据库的资料,一是1967~2012年2298130位16~19岁青少年的入伍体检资料,其中928110位为女性,平均年龄为17岁;二是以色列国家癌症登记数据库的资料。

研究根据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标准来计体重指数百分位数将这些青少年分为体重不足、正常低值体重、正常体重、超重、肥胖。

在对男性随访29542735人年,女性随访18044863人年期间,有26353位男性和29488位女性罹患癌症,癌症平均诊断年龄在男性为42岁,女性为40岁;男性中死亡8351人,女性中死亡5218人。

男性中最常见的癌症为淋巴瘤(17.4%)、黑色素瘤(11.9%)和结直肠癌(7.7%),女性中为乳腺癌(32.7%)和宫颈癌(19.9%)。

原始出处:
Furer A, Afek A, Sommer A, et al. Adolescent obesity and midlife cancer risk: a population-based cohort study of 2.3 million adolescents in Israel.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20, 8(3): 216–225.

相关资讯

1995-2014年,中国儿童青少年肥胖有哪些变化?城乡有何差异?

近20年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快速的经济发展对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包括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增加、工作机会更多、城市化速度更快、儿童及青少年的受教育范围更广等等,此外,中国在消除贫穷与饥饿方面尤其做了巨大的贡献。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快速的经济发展也可能带来一些负面的影响,包括老龄化问题,以及由于生活方式的改变所带来一系列非传染性慢性疾病的患病率增加。关于经济发展可改善儿童健康与营养状况的证据数不胜数

2016AAP指南——青少年肥胖和饮食失调的预防发布

2016年8月,美国儿科学会(AAP)发布了青少年肥胖和饮食失调的预防建议,青少年肥胖和饮食失调都比较普遍,本文主要内容涉及青少年肥胖预防和饮食失调之间的相关作用,为儿科医生识别确定硬气肥胖和饮食失调提供指导。全文获取:下载地址:指南下载 (需要扣积分2分, 梅斯医学APP免积分下载)

PNAS: 社会等级和青少年肥胖

肥胖是一种非传染性疾病,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公共卫生问题。WHO认为,肥胖已与艾滋病、吸毒和酗酒并列为世界四大社会问题。然而,儿童肥胖也正成为一个日趋严重的、全求性的、危害健康的公共卫生问题。根据美国哈佛大学哈佛肯尼迪学院的一项最新研究显示,青少年肥胖率的总体趋势掩盖了来自上层和下层社会经济地位(SES)背景的青少年之间的一种显著而且不断增长的等级差距。相关文章发表于2014年1月13日的《PNAS》

Arch Intern Med:青少年肥胖可增加未来患终末期肾脏疾病的风险

研究者报告说,青少年肥胖或体重超标会增加未来患终末期肾脏疾病(ESRD)的风险。他们的研究表明青少年过高的体重指数(BMI)与形成糖尿病型和非糖尿病型ESRD有关。 在1967年到1997年间,有1,194,704名以色列青少年,平均年龄为17.4岁,服兵役时做了健康检查。研究者将检查结果和记录了1980年到2010年间接受ESRD治疗的患者信息的登记表结合起来,得出了这种联系。 如Arch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