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外医院李建军等提出中国家族性胆固醇血症简化诊断标准:简单而便于记忆,诊断效能显著提高

2019-06-23 xujing 中国循环杂志

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FH)现有的诊断标准复杂且不完全适用于中国人群。阜外医院李建军团队建立了中国人群家族性胆固醇血症简化诊断标准(Chinese Simplified Criteria for 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CSCFH)。

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FH)现有的诊断标准复杂且不完全适用于中国人群。阜外医院李建军团队建立了中国人群家族性胆固醇血症简化诊断标准(Chinese Simplified Criteria for Familial Hypercholesterolemia,CSCFH)。

该诊断标准中纳入了FH 诊断中最具价值和代表意义的三个指标:LDL-C≥ 4.8mmol/L、肌腱黄色瘤以及FH 相关基因突变(LDLR、ApoB 或PCSK9 基因的致病突变)。

中国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新简化标准

满足 3 项中至少 2 项· 未治疗的 LDL-C ≥  4.8 mmol/L· 先证者肌腱黄色瘤· FH 基因 LDLR, ApoB  或 PCSK9 突变确定性未治疗的 LDL-C  ≥ 4.8 mmol/L· 先证者或一级亲属早发冠心病病史 ( 男性< 55 岁;女性< 60 岁 ) 或一级亲属高胆固醇血症病史可能性未治疗的 LDL-C  ≥ 4.8 mmol/L ·不满足以上标准高胆固醇血症

研究者指出,CSCFH 的制定经由全国各省市4.5 万成人的血脂数据,选取LDL-C 水平的第95 百分位数截止值4.8 mmol/L 建立。

并选择阜外医院因胸部不适住院的1 万余人进行了验证。

验证研究连续纳入2011 年11 月至2018 年5 月就诊于阜外医院血脂中心的12 901 例住院患者,并收集临床特征、实验室检查和基因检测等数据。

FH 的诊断基于英国Simon Broome(SB)标准、荷兰脂质诊所网络(DLCN)标准和CSCFH。

12 901 例受试者中,根据DLCN、SB 和CSCFH 标准,FH 的患病率分别为1.73%(223/12 901),1.57%(202/12 901)和1.59%(205/12 901)。

与DLCN 和SB 标准相比,CSCFH 显示出高灵敏度(91.9% 和100%)、高特异度(100% 和99.9%)和良好的一致性(κ= 0.957;κ=0.993)。

当根据不同地区对受试者进行分层分析时,CSCFH 得到了相似的结果。

李建军教授指出,CSCFH 简单而便于记忆,诊断效能显着提高,尤为适合临床工作繁重的中国医务工作者使用;其不足之处是,研究为单中心研究,样本量相对有限,其结果需要大规模多中心、持续而可靠的数据检验。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Stroke:家族性和散发性颅内动脉瘤破裂风险比较

该研究的结果表明,与散发性IA相比,家族性动脉瘤破裂的风险略有增加,尽管研究人员无法证明具有统计学意义。然而,与先前的研究相比,破裂风险似乎没有那么明显地增加。根据该研究的结果,研究人员建议更积极地治疗家族性UIA。

2018CCCP&SCC | 常敏之教授畅谈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的治疗进展

编者按:2018年4月6日,2018中国医师协会心血管内科医师年会和2018中国南方国际心血管病学术会议“心血管病临床国际论坛Session 2”专场上,来自中国台北荣民总医院的常敏之教授就家族性高胆固醇血症(FH)的治疗进展作了专题解析,让参会者对FH的治疗新药有了更多了解。

家族性高血压要注意筛查这一可怕病因

患者男性,44岁,因“间断头晕26年,副神经节瘤2次术后多发占位性病变”入院。患者于1986年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无心悸、头痛、多汗,无面色苍白、手足发凉等不适。当地医院行腹部B超示:右肾下极前下方2.5cm×3cm占位,遂行手术切除,术后病理示:异位嗜铬细胞瘤,术后无头晕、心悸等不适,监测血压110~130/70~80mmHg。1988年复查血儿茶酚胺升高5倍,肾上腺CT示:右膈脚后方1cm×1

JAHA:顺藤摸瓜,揪出家族性心房静止的背后元凶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徐亚伟、彭文辉、李海玲医生等在2009年接诊了一个54岁的女士。主要表现为心动过缓和水肿。

JAMA:双胞胎研究揭示癌症的家族性风险

以人群为基础的研究家族性癌症风险的估计是癌症风险预测的重要组成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