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接触到甲醛,恐引发认知问题

2021-12-27 Mia MedSci原创

研究人员的发现是在强调在一个相对年轻的人群中,甲醛暴露对认知健康有长期不利影响。

甲醛,一种气味强烈的气体,用于制造木材、化学产品、塑料等。新研究表明,工作长期接触甲醛可能与日后的认知障碍有关。这项研究发表在2021年12月22日的《神经病学》在线期刊上。

Noemie Letellier 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Formaldehyde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Neurology.DOI: https://doi.org/10.1212/WNL.0000000000013146

"接触甲醛也与某些癌症有关,而这项结果表明,接触低剂量甲醛也可能与较低的认知功能水平有关。"法国蒙彼利埃大学的Noemie Letellier博士说。

改研究调查了法国的75322人,平均年龄为57.5岁,女性占53%。其中8%,即6026人在其工作期间接触过甲醛。他们的职业包括护士、医疗人员、纺织、木匠、清洁工、化学和金属行业的工人。

研究人员根据他们接触甲醛的年限被分成3个小组;6年或更少被认为是接触甲醛的量较低,7~21年被认为接触甲醛的量中等,22年或更多被认为接触甲醛的量高。研究人员还根据他们的累积接触量分成三组,累积接触量是根据接触甲醛的概率、强度和频率来估计人一生中所接触的甲醛总量。

认知功能的测量采用了7种常见的词语回忆、记忆、注意力、推理和其他思维能力的测试,以评估每个领域并得出一个认知分数。

在对年龄、性别、教育和其他因素进行调整后,研究人员发现在工作中接触过甲醛的人与没有接触过甲醛的人相比,出现思维和记忆问题的风险要高17%(调整后的相对风险aRR:1.17,95%CI:1.11-1.23)。较长的甲醛暴露时间和较高的甲醛累积接触指数都与认知损害有关,甲醛暴露时间和认知损害之间有剂量-效应关系。与那些从未接触过甲醛的工人相比,接触甲醛22年或更长时间的工人出现认知障碍的风险要高21%。与那些没有接触过甲醛的工人相比,累计接触甲醛最多的工人出现认知障碍的风险要高19%。

此外,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并不能完全改善由甲醛造成的认知障碍。研究人员的发现是在强调在一个相对年轻的人群中,甲醛暴露对认知健康有长期不利影响。

该研究并没有证明接触甲醛会导致认知障碍,它只是显示了一种关联。该研究有一个局限性是,它没有包括自由职业者或农业人员。

参考文献:

Noemie Letellier 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Occupational Exposure to Formaldehyde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Neurology.DOI: https://doi.org/10.1212/WNL.0000000000013146

作者:K.K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Alz Res Therapy:脑脊液tau蛋白,助力认知功能分组

脑脊液(CSF)中的高t-tau水平被认为反映了神经元的变性或损伤,在各种涉及神经元死亡的情况下,如急性中风后,CSF中可以发现高t-tau水平。越来越高的tau亚组的特点是MMSE下降更快,发展为A

Alz Res Therapy:随访20年,APOE ε4携带者,认知功能恶化更加严重

APOE ε4的杂合子和同合子携带者在老年时都有较差的认知能力和较大的痴呆风险

Alz Res Therapy:胆碱酯酶抑制剂使用,或和认知功能变化无关

在有或没有淀粉样物质负担的患者中,使用或不使用CEI与1年的随访中的认知变化无关

Neurology:COVID-19患者认知障碍与脑功能和结构连接损伤有关

COVID-19患者中,认知障碍(COVID-DoC)已成为一种严重并发症。COVID-DoC的预后和病理生理学仍不清楚,使继续维持生命治疗的决定变得复杂。

Alzheimers Dement::定期检测糖尿病患者认知功能意义重大

认知障碍与糖尿病患者和非糖尿病患者的死亡率增加有关

Nature Reviews Neurology : "911"事件亲历者的认知障碍报告

长时间吸入大量细颗粒物(PM)及慢性创伤后应激障碍可以引起胶质细胞的激活、神经炎症反应、淀粉样蛋白(Aβ)的积聚、神经变性、海马萎缩,从而最终引起认知障碍,包括阿尔茨海默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