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Tran Med:一次重击或令大脑长期受损

2019-09-30 徐徐 中国科学报

一项日前发表于《科学—转化医学》的研究显示,对某些人来说,头部的一次重击足以引发大脑的渐进性退化和长期认知能力下降。

一项日前发表于《科学—转化医学》的研究显示,对某些人来说,头部的一次重击足以引发大脑的渐进性退化和长期认知能力下降。

人们已经知道,反复的头部撞击——就像那些在拳击和橄榄球比赛中持续的撞击——会导致多年后的性格变化、认知问题和抑郁症。这种情况被称为慢性创伤性脑病(CTE),与大脑中 tau 蛋白的逐渐累积有关。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 David Sharp 和同事想知道,在一次严重的头部受伤后,是否也会发生类似的大脑变化。

为了找到答案,他们扫描了 21 名男性和女性的大脑。这些人均在 18~51 年前的某次车祸、袭击或跌倒中头部受了重伤。他们都经历了 30 多分钟的严重初期症状,如失去意识,同时很多人在思考、记忆等方面出现了问题。

扫描结果显示,15 名参与者大脑中的 tau 蛋白水平异常高,尤其是在大脑外层。Sharp 团队表示,这可能是因为大脑外层最容易受到外部影响。

研究人员介绍说,参与者大脑中 tau 蛋白的含量似乎与症状的严重程度无关,但这项研究可能规模太小,无法发现这种关系。

他们在患有 CTE 的前运动员大脑外层也发现了高水平的 tau 蛋白,尤其是那些头部遭受打击最多的运动员。该团队认为,这与大脑退化可能来自几次相对较小的脑部损伤,也可能来自一次特别严重的脑部损伤的观点一致。

这两种类型的头部损伤都可能损害被称为微管的大脑结构,而微管由 tau 蛋白稳定。反过来,这可能会使 tau 蛋白失控,开始形成大的团块,逐渐损害大脑其他部分。

目前还没有减缓或逆转头部受伤后大脑退化的治疗方法,但抗抑郁剂等药物有时可以帮助缓解 CTE 症状。

原始出处:

Nikos Gorgoraptis, Lucia M. Li, Alex Whittington, et al. In vivo detection of cerebral tau pathology in long-term survivors of traumatic brain injury.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04 Sep 2019: Vol. 11, Issue 508, eaaw1993. DOI: 10.1126/scitranslmed.aaw1993.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Sci Adv:“神药”二甲双胍还能促进大脑修复 !但...只对雌性有效!

9月11日发表在《Science Advances》上的一项新研究表明,雌性性激素在促进大脑修复方面起着关键作用,从而为开发更有效的治疗方法打开了大门。该研究由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医学研究所首席研究员Cindi Morshead教授领导。

eLife:脑损伤激活胶质细胞产生神经元研究获新进展

胶质细胞是人脑中数量最多的细胞。但是,在人脑创伤情况下,胶质细胞的潜在反应和作用还很不清楚?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何杰研究组开展的研究,回答了两个关于胶质细胞如何响应脑损伤的关键性问题:损伤激活的胶质细胞如何进入细胞周期?损伤激活的胶质细胞如何选择产生胶质细胞还是神经元?近日,eLife在线发表这项研究论文。

eNeuro:首次突破性研究:拯救脑中风患者!缺血性脑损伤新靶点或可被找到

近日,来自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eNeuro》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最新研究,这是第一次针对因失血过多、心脏骤停或中风造成脑部功能损伤的患者而进行的治疗性研究。

Crit Care Med:脓毒症与微血管脑损伤的关系

由此可见,通过微血管梗塞评估,脓毒症与中度至重度血管脑损伤特异性相关。对于大脑皮质内的微小梗塞,这种关联更强,那些经历严重脓毒症住院治疗的患者在调整分析中有中度至重度大脑皮质损伤证据的可能性超过两倍。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定脓毒症和微小梗塞之间的相关机制。

NEJM:急性脑损伤患者脑活动与指令反应

研究发现,15%的急性脑损伤患者对运动指令缺乏行为反应,这是脑活动与指令反应间存在分离的证据

PLOS ONE:创伤性脑损伤诱导免疫和再生信号的长期变化

对于创伤性脑损伤(TBI)的长期退行性影响,目前尚无治疗方法。这部分是由于我们对慢性TBI的有限理解,以及对于哪种长期神经变性机制适合用现有或新型药物治疗的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