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Hematology & Oncology:肺鳞癌新进展!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团队在肺鳞癌免疫和基因图谱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2019-07-13 蒋涛 肿瘤资讯

肺鳞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之一。与肺腺癌不同的是,肺鳞癌患者的治疗策略在过去几十年中进展非常缓慢,导致此类患者的总体预后较差。近期,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D-L1为靶点的免疫治疗,革新了晚期肺鳞癌的一线、二线及后线治疗策略。然而,在临床实践中,研究者发现PD-1/PD-L1抗体单药治疗未加选择的晚期肺鳞癌患者,有效率仅20%左右,探索有效的疗效预测标志物与合理的免疫联合治疗策略是该领域

肺鳞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之一。与肺腺癌不同的是,肺鳞癌患者的治疗策略在过去几十年中进展非常缓慢,导致此类患者的总体预后较差。近期,以免疫检查点抑制剂PD-1/PD-L1为靶点的免疫治疗,革新了晚期肺鳞癌的一线、二线及后线治疗策略。然而,在临床实践中,研究者发现PD-1/PD-L1抗体单药治疗未加选择的晚期肺鳞癌患者,有效率仅20%左右,探索有效的疗效预测标志物与合理的免疫联合治疗策略是该领域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为了系统描绘中国肺鳞癌患者的基因组和免疫组图谱特征,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团队近期在国际著名肿瘤学期刊Journal of Hematology & Oncology 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成果,该研究:①揭示了中国肺鳞癌患者常见基因变异与免疫学特征的关系;②明确了基因组和免疫组图谱特征的预后价值;为中国晚期肺鳞癌精准免疫治疗策略的实施提供了重要参考依据。

本研究通过回顾性搜集189例接受手术切除的肺鳞癌样本,进行深度全外显子组测序,采用臻和科技公司研发的肿瘤突变负荷(TMB)算法,计算每个样本的TMB(高TMB定义为大于总体的75%分位数)。CD8+ 肿瘤浸润淋巴细胞(TIL)和PD-L1的表达通过免疫组织化学染色(IHC)进行检测,阳性cutoff值均定义为≥5%。

研究结果显示:在纳入的合格样本中,8个高频突变基因被发现,包括TP53、KMT2C、NFE2L2、KEAP1、CDKN2A、PTEN、FBXW7 和PIK3CA,其中FGFR1和PIK3CA的扩增比率分别为19%和11%;除吸烟史外,基线特征资料与TMB表达无关;FGFR1、PIK3CA或SOX2 的扩增与更高的TMB相关;PD-L1和CD8+ TIL阳性表达率分别为24.3%和78.8%,NFE2L2 突变和PIK3CA 扩增与更高的PD-L1表达相关。



值得注意的是,TMB表达与PD-L1或CD8+ TIL阳性率均无相关性。TMB、CD8+ TIL和PD-L1表达单一指标均不能预测预后,但是TMB联合PD-L1或CD8+ TIL可以很好的预测预后。



利用PD-L1和CD8+ TIL表达水平将肺鳞癌的免疫微环境分成经典的四型(TME type Ⅰ-Ⅳ),结果发现:四种TME具有相似的TMB水平,临床病理特征和预后,但其具有不同的基因变异特征,提示TME分型的背后原因可能是基因变异所致。这些数据为中国肺鳞癌患者的精准免疫治疗之路提供了丰富的证据。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武春燕教授为该文章的共同通讯作者;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蒋涛博士、史金鹏硕士为该文章的第一作者。该研究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曙光计划、上海市科委等课题的支持。

原始出处:

阅读全文

相关资讯

PD-1单抗单药治疗双原发癌,局部晚期肺鳞癌肿瘤疗效PR,肝细胞癌肿瘤疗效评估pCR

局部晚期肺鳞癌是一类相对难治性的疾病,驱动基因突变发生率低,既往主要治疗模式为化疗。免疫治疗的问世,为这类难治性患者带来了一种新的治疗手段和治疗新希望。目前,在我国,PD-1单抗联合化疗和PD-1单抗单药分别获批用于局部晚期肺鳞癌一线和二线治疗,且无论PD-L1的表达程度。以下分享一例二线入组信迪利单抗EAP项目的局部肺鳞癌合并原发性肝细胞癌的病例,该患者肺癌最佳疗效达部分缓解(PR),原发性肝细

病例:一例纵隔型肺鳞癌的二线免疫治疗

纵隔型肺癌是肺癌的一种特殊类型,最初因在胸片上,原发性肺癌形成的肿物位于纵隔旁,与纵隔无界限,极似纵隔肿瘤而得名。以下带来1例原发性纵隔型肺鳞癌,二线接受免疫治疗的病例报道。

中国晚期肺鳞癌患者迎一线治疗新标准,帕博利珠单抗新适应证获批意义重大

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药品评审中心(CDE)官网显示,帕博利珠单抗注射液的又一适应证完成审评审批。此次获批的适应证为帕博利珠单抗联合化疗(卡铂和紫杉醇)一线治疗转移性鳞状非小细胞肺癌(NSCLC),无论患者PD-L1表达情况。这是帕博利珠单抗在国内的第四个适应证。

肺癌丨精准医疗,肺鳞癌的诊疗

从目前的临床实践应用来看,肺癌靶向治疗[EGFR(18、19、20、21、遗珠、胞外域、复合突变)、ALK、ROS1、RET、MET、HER2、KRAS、BRAF、NTRK、NRG1等]、抗血管生成治疗,免疫治疗(免疫治疗生物标志物、超进展、假性进展,耐药机制),化疗,鳞癌诊疗,小细胞癌诊疗,非小细胞肺癌脑转移,非小细胞肺癌术后辅助治疗(点击阅读)等这几大主题值得探讨,今天我们分享肺鳞癌诊疗。

J Hematol Oncol:肺鳞癌新进展!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团队在肺鳞癌免疫和基因图谱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肺鳞癌是肺癌最常见的组织学类型之一。近年来,PD-1/PD-L1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的应用为肺鳞癌的治疗带来了新希望,探索有效的疗效预测标志物与合理的免疫联合治疗策略是肺鳞癌治疗领域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上海市肺科医院周彩存教授团队近期在国际著名肿瘤学期刊Journal of Hematology & Oncology(2018年影响因子:8.731;中科院SCI期刊分区:医学类1区)发表了一项最新研究

Eur J Cancer:中国肺鳞癌II期研究登陆EJC,肺鳞癌治疗新选择

春节刚过,中国肿瘤学者的喜报频传,C-TONG 1002研究吉西他滨联合卡铂(GC)对比白蛋白紫杉醇联合卡铂(nab-PC)作为晚期鳞状细胞肺癌一线治疗的随机II期临床试验结果在《欧洲癌症杂志》在线发表。该文章通讯作者为广东肺癌研究所的吴一龙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