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专家:新冠源自动物合乎逻辑,但找到证据仍需数年

2021-06-21 JACKZHAO MedSci原创

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新冠专家成员多米尼克·德怀尔(Dominic Dwyer)在英国《卫报》澳洲版上撰文指出,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是合乎逻辑的,但找到相关证据仍需数年。他曾于今年1月中

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新冠专家成员多米尼克·德怀尔(Dominic Dwyer)在英国《卫报》澳洲版上撰文指出,新冠病毒起源自动物是合乎逻辑的,但找到相关证据仍需数年。他曾于今年1月中旬前往中国,开展新冠病毒全球溯源中国部分工作。

德怀尔在文章写道,人们迫切希望找到新冠疫情暴发的源头,并因此引发争论,但切记要遵循科学建议。德怀尔表示新冠起源自动物这一判断是对近50年来几乎所有新出现的人类病毒的观察,包括2003年出现的“非典”和2012年出现的“MERS“。德怀尔认为,由于蝙蝠的生态学特性,它们扮演着特殊的角色,与新冠病毒、埃博拉病毒、亨德拉病毒等都有关联。然而,找到相关证据可能仍需数年。

Could scientists use the bat coronavirus RaTG13 to engineer SARS-CoV-2, the  virus that causes COVID-19, in a lab? - Health Feedback

对于目前谣传的“实验室起源论”,德怀尔指出,这一假设的流传有偶然,也有蓄意因素,甚至得到部分国家政府的支持。他认为,受到影视作品等流行文化影响,普通民众比较容易理解这一假设。与此同时,该假设也迎合了部分国家的政治话语。德怀尔还表示,尽管人类在实验室中意外感染病毒曾有发生,但概率极低。就新冠起源而言,目前还没有证据支持这一论断。他进一步解释称,由于知道蝙蝠病毒在新发感染中的重要性,全世界的实验室都在对蝙蝠病毒进行研究。

文章最后德怀尔表示,所有关于新冠起源的假设仍在讨论之中。人们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得越多,完成这项科学研究所需的时间就越长。同时,证据收集工作必须跨越不同学科(公共卫生、动物卫生、植物卫生和环境)和国际边界,这是每个人的责任。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5.21.445091v1

德怀尔提及近期来自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等研究人员在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提交的一篇论文,这篇论文题为“Identification of a novel lineage bat SARS-related coronaviruses that use bat ACE2 receptor”。该论文报告称,此前在追踪新冠病毒的蝙蝠起源时,研究小组鉴定出了RaTG13病毒,它与SARSr-CoV-2具有96.2%的基因组一致性,是迄今为止最为接近的基因组。在那之后,研究人员鉴定出了包括RaTG15在内的8种新的SARSr-CoV序列,并对其进行了下一代测序。

研究结果显示,这一新的SARSr-CoVs谱系与SARS-CoV-2在RdRP区域密切相关,但在基因组水平上,与任何已知的SARSr-CoVs谱系都有距离。

对于有说法声称可能是实验室的RaTG13泄漏产生了SARSr-CoV-2,论文进一步强调,现有的实验证据并不支持这一推测。相反,穿山甲冠状病毒显示出对人类或蝙蝠“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的强结合能力,在跨物种传播方面有高潜力。论文表示,可能存在一种比RaTG13更有效利用人类ACE2的蝙蝠SARSr-CoV,或者有一种具备更高基因序列一致性的穿山甲冠状病毒。需要对蝙蝠、穿山甲或其他可能的中间动物进行更系统和纵向的采样,以便更好地了解SARS-CoV-2的起源。

2020年1月23日,石正丽团队也曾在bioRxiv预印版平台上发表文章,题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发现及其可能的蝙蝠起源》,提出新型冠状病毒或来源于蝙蝠。

2021年1月14日至2月10日,17名中方专家和17名外方专家组成联合专家组,在武汉开展了新冠病毒全球溯源研究中国部分工作,并于3月30日发布联合研究报告。报告认为,新冠病毒“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人,“比较可能至非常可能”经由中间宿主引至人类身上。

  • 病毒通过实验室事故引入被视为极不可能的途经
  • 联合专家组对新冠病毒引入途径的可能性进行了科学评估,认为:
  • 人畜共患病直接溢出被视为一种可能到比较可能的途径;
  • 通过中间宿主引入被视为一种比较可能到非常可能的途径;
  • 通过冷链/食品链产品引入被视为一种可能的途径;
  • 通过实验室事故引入被视为极不可能的途径。
  • 建议在全球范围继续发现可能的早期病例

6月14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接受《纽约时报》邮件采访,再次驳斥不实指责。石正丽一针见血地说,病毒溯源问题很明显已经被西方政治化了。她发出的质问铿锵有力,“一个人如何能为没有证据的事情提供证据?世界为何要持续向一个无辜的科学家泼脏水?”

石正丽回复纽约时报邮件时,表示她的实验不同于功能获得性研究,因为她的目的不是让病毒变得更危险,而是为了了解病毒如何进行跨物种传播。她说道,“我的实验室从来没有做过或合作做过让病毒毒性增强的GOF实验,”。

近日,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免疫学博士鞠丽雅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病毒溯源不是人为的生搬硬套,而是严谨的科学研究。中国科学家最早发现新冠病毒基因序列,并不意味着武汉就是新冠病毒的源头,更不能借此推断出病毒是由中国科学家制造的。

上月,拜登总统命令情报机构调查起源问题,包括实验室泄漏理论。周日在七国集团峰会上领导人敦促中国参与对新冠病毒起源的新调查。拜登告诉记者,他和其他领导人讨论了获取中国实验室的信息。

6月17日,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针对美方一些人无视联合溯源研究报告、大肆鼓噪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一事,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这是对以世卫组织为主导的溯源研究的极大冒犯,是对科学家和科学精神的严重亵渎,是对国际社会团结抗疫努力的重大破坏。

赵立坚说,世卫组织于3月发布中国——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溯源联合研究报告,明确了病毒由实验室泄漏“极不可能”的结论。这份报告是由30多位全球各领域顶级专家共同撰写,具有广泛代表性和高度专业性。“令人遗憾的是,美方一些人无视联合溯源研究报告,大肆鼓噪新冠病毒‘实验室泄漏论’,将溯源政治化。这是对以世卫组织为主导的溯源研究的极大冒犯,是对科学家和科学精神的严重亵渎,是对国际社会团结抗疫努力的重大破坏。”

他说,如果美方真的透明和负责任,就应该像中国一样秉持开放态度,立即邀请国际专家去美国德特里克堡等地进行详细调查。

参考资料: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21/jun/18/the-animal-origins-pathway-of-covid-19-outbreak-is-logical-but-theres-no-gotcha-evidence?utm_term=Autofeed&CMP=soc_568&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Twitter#Echobox=1624046951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5.21.445091v1.full.pdf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1-07-09 1def5843m65(暂无匿称)

    那动物又怎么传播给人的呢?通过动物咳嗽气溶胶传染的。?

    0

  2. 2021-06-26 ms5000000518166734

    已读,真是受益匪浅呀。

    0

相关资讯

陈化兰、石正丽等发现:14.7%的猫已感染新冠病毒!防控措施如何改变?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陈化兰院士团队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的一篇关于易感动物筛查的研究论文:Susceptibility of ferrets, cats, dogs, and di

Nature: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石正丽等发现新型SARS样冠状病毒

在2002-2003年期间,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冠状病毒(SARS-CoV)引起的大规模流行近年来最为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之一。而当前中东呼吸系统综合征冠状病毒所致的持续疫情提示,这一类群的病毒仍然是导致人类疾病的主要威胁,而且其分布要比人们先前所意识到的更为广泛。尽管蝙蝠被认为是这两种病毒的自然宿主,然而,人们尚未成功从蝙蝠中分离发现SARS-CoV的始祖病毒。目前已从中国、欧洲和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