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T: 迷走神经切断术和随后的炎症性肠病的发生风险

2020-07-08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迷走神经为胃肠系统必要的副交感神经,并具有抗炎特性。本项研究旨在探讨迷走神经切断术和炎症性肠病(IBD)的风险及其主要类别之间的关系。

背景

迷走神经为胃肠系统必要的副交感神经,并具有抗炎特性。本项研究旨在探讨迷走神经切断术和炎症性肠病(IBD)的风险及其主要类别之间的关系。

 

方法

研究人员收集了从1964年至2010年间15637名接受迷走神经切断术的患者的临床数据。在迷走神经切断术的日期,每名接受过迷走神经切断术的患者与40名未进行过迷走血管切除术的患者相匹配。针对匹配变量,迷走神经切除术的年份,出生国家,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和合并症指数进行了调整的灵活参数模型,对IBD估计了危险比(HRs)和95%置信区间(CIs)。

 

结果

本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观察到119例(0.8%)迷走神经切断术患者发展为IBD,相比之下,在无迷走神经切断术的个体中,有3377例(0.5%)IBD患者。迷走神经切断术患者的IBD粗发率(每1000人年)为0.38,未接受迷走神经切断术的患者为0.25。研究人员还观察到与迷走神经切断术相关的IBD的时间依赖性升高风险,例如,迷走神经切断术后第5年的HR(95%CI)为1.80(1.40-2.31),第10年的HR(95%CI)为1.49(1.14-1.96)。与选择性迷走神经切断术相比,这种联系似乎更强,并且仅限于CD(对于截短性迷走神经,HR为3.63 [1.94-6.80],对于选择性迷走神经切除术,HR为2.06 [1.49-2.84])。

 

结论

迷走神经切开术和后来的IBD之间存在正相关,特别是对于CD。这一发现间接强调了迷走神经张力在IBD中的有益作用。

 

原始出处:

Bojing Liu. Et al. Vagotomy and subsequent risk of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a nationwide register‐based matched cohort study.Alimentary Pharmacology and Therapeutics.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0-07-08 lovetcm

    #迷走神经#迷走神经相当于阴,交感神经相当于阳,损伤迷走神经,则肝阳上亢,更加容易发生IBF

    1

    展开1条回复
  2. 2020-07-08 wxl882001

    了解一下

    0

相关资讯

AP&T: 功能性胃肠道疾病和炎症性肠病中的十二指肠细菌负荷比健康人群多

小肠细菌过度生长可能在胃肠道和非胃肠道疾病中起作用。

AP&T:体弱与炎症性肠病患者的死亡率独立相关

患有炎症性肠病(IBD)的老年人的患病率正在上升。虚弱是许多慢性病状态下预后的重要预测指标。在IBD中,体质虚弱的影响尚未得到很好的描述。本项研究旨在探究IBD患者的体质和死亡率之间的关联。

Gastroenterology:治疗前较虚弱的炎症性肠病患者使用免疫抑制后感染风险的明显增加

感染是免疫抑制治疗炎症性肠病(IBD)的重要不利影响因素。同时,体质虚弱与其他炎症性疾病患者的预后也有关。本项研究旨在确定IBD使用免疫抑制剂后身体虚弱与感染风险之间的关联。

JCC:炎症性肠病完全结肠切除术后结肠外癌风险分析

炎症性肠病患者罹患结肠外癌的风险增加。目前我们对于全结肠切除术后[TC]的这种风险知之甚少。

JCC:在日本炎症性肠病患者中硫嘌呤增加淋巴瘤的风险

炎症性肠病患者可能会发生非黑素瘤皮肤癌和非霍奇金淋巴瘤,这可能与潜在疾病和治疗有关。本项研究评估了日本溃疡性结肠炎或克罗恩氏病患者中这些恶性肿瘤的发生率。

JCC:炎症性肠病患者后代出生缺陷的风险分析

妊娠期炎症性肠病与出生缺陷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本项研究评估了孕妇的克罗恩氏病和溃疡性结肠炎是否与后代有先天缺陷的风险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