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核酸与抗体检测临床应用及结果解读

2020-04-08 武汉市第四医院 段唐海 检验医学网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是由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或2019-nCoV)感染引起的主要经呼吸道传播的急性病毒性疾病。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是由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或2019-nCoV)感染引起的主要经呼吸道传播的急性病毒性疾病。截至美国东部时间4月2日下午4时,全球新冠肺炎发病数超过百万,达到了1002159例。死亡病例超过5万,达到51485例。对全球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巨大威胁。尽早进行检测,不仅可以使感染者获得及时治疗,降低死亡风险,还能有效控制传染源,通过隔离切断传播途径。

目前,临床上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室检测主要是SARS-CoV-2病毒核酸和血清特异性抗体检测。

病毒核酸检测具有早期诊断、灵敏度和特异性高等特点,使用最广泛的是实时荧光定量RT-PCR技术。一般检测位于病毒ORF1ab和N基因上的两个靶标,同一份标本需满足双靶标阳性或重复检测为单靶标阳性或两种标本同时满足单靶标才能确认SARS-CoV-2病毒核酸阳性。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发病3~5天后,血清特异性抗体逐渐产生,首先出现的是免疫球蛋白IgM抗体,然后出现IgG抗体。因此,IgM抗体增高提示近期急性感染,IgG抗体增高提示既往感染。

血清学检测最大的优势在于采样方便、操作简便、结果容易判读,被写进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如果疑似病例血清特异性IgM和IgG抗体阳性,IgG抗体由阴性转为阳性或恢复期较急性期有4倍及以上升高,则可以诊断其感染了新冠病毒。常用的检测方法有胶体金法、酶联免疫吸附试验(ELISA)、化学发光法等。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是临床诊断的“金标准”, 患者鼻咽拭子、痰、纤维支气管镜灌洗液、血液、肛门拭子、粪便等标本核酸检测阳性,说明其感染了新冠病毒,而且具有传染性。但由于采样不当、标本保存不当、采用不同类型的标本以及使用不同厂家试剂都可能造成核酸检测结果“假阴性”而出现漏诊。

当核酸检测阴性时,将IgM和IgG抗体检测增加进去,可以弥补核酸检测容易造成漏诊的缺点。然而,抗体检测可能会因为标本中存在干扰物质(如类风湿因子、嗜异性抗体、补体、溶菌酶等)、标本溶血、标本被细菌污染、标本凝固不全残留有纤维蛋白原等因素影响而出现“假阳性”结果。同时,由于血清学方法存在一定的窗口期以及检测试剂盒灵敏度不同也会出现“假阴性”结果。因此,检测抗体时建议多次检测并观察动态效价予以确认。

血清特异性抗体阳性并不能说明患者没有传染性,体内还可能有少量病毒复制。因此,抗体的出现不能作为出院的标准。抗体在疾病痊愈后可以维持很长时间,因此,抗体检测主要用于回顾性诊断以及对核酸检测结果存疑时的辅助诊断,不能用于新冠肺炎的确诊和排除,不适用于一般人群的筛查。但是,在疾病流行过后,对一定区域内的所有密切接触者进行抗体的检测,可以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对今后疾病的防控有很重要的意义。新型冠状病毒核酸与抗体检测结果解读见下表。

新型冠状病毒核酸与抗体检测结果解读

相关资讯

一项抗体检测研究表明,新冠病毒实际感染数可能是官方确诊数的50倍

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率比官方数据要高得多,而病毒的实际致死率低于目前全球病死率的估计

德病毒学家表示:大规模抗体检测或有重要意义

3月25日,德国著名病毒学家德罗斯滕教授发表讲话称,感染新冠病毒后的病人会形成抗体,其中一部分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在自己毫不察觉的情况下获得免疫,未来可以通过大规模抗体检测。

新加坡首次使用抗体检测来追踪新冠病毒感染

人们担心的是,引起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毒与COVID-19之间的相似性可能导致交叉反应。但专家表示新开发的测试可以高度准确和可靠地区分这两种病毒。

【Science News】抗体检测:筛查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

导读:日前钟南山团队在医学预印本网站上总结的临床报告中,有几点令人震惊的结论:40%以上新冠肺炎患者就诊时无发热症状;病毒潜伏期个体差异很大。这是否说明,人群中流动着隐形的病毒感染者?除了发热症状,更加迅速有效的检测、筛查和诊断方式的发明迫在眉睫。

2018 国际建议:髓鞘少突胶质细胞糖蛋白(MOG)脑脊髓炎的诊断和抗体检测

在过去的几年中,新一代基于细胞的分析证实了自身抗体与视神经炎,脊髓炎,脑干脑炎以及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全长人类髓鞘少突胶质细胞糖蛋白(MOG-IgG)强烈相关。本文提出了MOG-IgG检测相关的专家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