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Hepatology:熊去氧胆酸(UDCA)治疗原发性胆源性胆管炎的疗效分析

2020-09-12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肝移植(LT)后原发性胆源性胆管炎(PBC)的复发很常见,它可能会损害肝脏移植物和患者的生存时间。熊去氧胆酸(UDCA)是目前PBC的标准疗法。

背景与目标

肝移植(LT)后原发性胆源性胆管炎(PBC)的复发很常见,它可能会损害肝脏移植物和患者的生存时间。熊去氧胆酸(UDCA)是目前PBC的标准疗法。本项研究旨在调查预防性使用UDCA对LT后PBC复发的发生率和长期后果的影响。

 

方法

1983-2017年间,研究人员在16个研究中心(9个国家)对780例因PBC行肝移植的患者进行了回顾性队列研究,平均随访11年。其中,有190人接受了预防性UDCA(10-15 mg / kg /天)治疗。主要结局是PBC复发的组织学表现,肝相关死亡和全因死亡。预防性UDCA与预后之间的关联使用多变量调整的Cox模型和受限平均生存时间(RMST)模型进行了量化。

 

结果

尽管PBC的复发显着缩短了肝移植物和患者的生存期,但预防性使用UDCA与PBC复发的风险降低([aHR] 0.41; 95%CI 0.28-0.61;p < 0.0001),移植物丢失(aHR 0.33; 95%CI 0.13-0.82; p < 0.0001),肝脏相关死亡(aHR 0.46; 95%CI 0.22-0.98; p < 0.05)和全因死亡(aHR 0.69; 95%CI 0.49-0.96; p < 0.05)有关。在RMST分析中,预防性使用UDCA可以在20年内获得2.26年的生存期(95%CI 1.28–3.25)。暴露于环孢素而不是他克莫司具有预防性UDCA的补充保护作用,从而减少了PBC复发和全因死亡的累积发生率。

 

结论

因PBC行肝移植后的预防性使用UDCA与疾病复发,肝移植物损害和死亡的风险降低有关。联合使用环孢素和预防性UDCA的方案可使PBC复发和死亡的风险最低。

 

原始出处:

Christophe Corpechot. Et al. Long-term impact of preventive UDCA therapy after transplantation for primary biliary cholangitis.Journal of Hepatology.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null)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Clin Gastroenterology H:肿瘤坏死因子拮抗剂在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患者中的作用分析

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PSC)是一种特发性且异质性很大的肝胆疾病,主要特点是进展性的胆管炎症及纤维化,最终造成胆汁郁积。

J Gastroenterology:免疫球蛋白G4相关性硬化性胆管炎患者的长期结局分析

IgG4相关疾病(IgG4-RD)是一种全身性纤维炎性疾病,特征是IgG4阳性浆细胞大量增生性浸润,可累及多个系统和器官

Dig Liver Dis:溃疡性结肠炎肝移植患者的黏膜炎症不会促进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的复发

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primary sclerosing cholangitis,psc)是一种病因不明的进展性胆汁淤积性肝病,其特征为胆道系统存在弥漫性炎症和纤维化,最终可导致胆管阻塞。

Dig Liver Dis: 溃结且行肝移植患者的黏膜炎症不会促进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的复发

肝移植仍然是晚期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的唯一有效手段。但是,疾病的复发发生在约18%的患者中。这项研究旨在评估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复发的危险因素。

Clin Gastroenterology H:长期奥贝胆酸治疗可改善原发性胆源性胆管炎患者的组织学终点

原发性胆源性胆管炎(PBC)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其特征在于胆管破坏并有可能发展为肝硬化。

Dig Liver Dis: 溃疡性结肠炎肝移植患者的黏膜炎症不会促进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的复发

肝移植仍然是晚期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的唯一有效治疗方法。但是,疾病的复发发生在约18%的患者中出现。因此,这项研究旨在评估原发性硬化性胆管炎复发的危险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