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多起新冠疗法试验暂停表明临床试验安全系统正常运行,公众不必担忧

2020-10-15 JACKZHAO MedSci原创

礼来公司针对新冠病毒的ACTIV-3单克隆抗体治疗的三期试验由于潜在的安全隐患而被暂停。

礼来公司针对新冠病毒的ACTIV-3单克隆抗体治疗的三期试验由于潜在的安全隐患而被暂停。ACTIV-3试验旨在试验由礼来公司开发的单克隆抗体与瑞德西韦(remdesivir)联合使用,后者已获得紧急使用授权。这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Activ”计划的一部分正在进行中的试验之一,旨在与制药行业合作加速疫苗治疗的开发。

礼来周二证实,由于潜在的安全隐患,礼来公司对其领先的冠状病毒单克隆抗体治疗的后期试验已被美国卫生监管部门暂停。礼来发言人Molly McCully表示,“安全对礼来公司至关重要。我们知道,出于谨慎考虑,ACTIV-3独立数据安全监控委员会(DSMB)建议暂停注册。”该消息是在强生公司证实其晚期冠状病毒疫苗试验在参与者前一天报告“不良事件”后暂停的不到24小时之前发布的。

礼来公司的药物是被称为单克隆抗体的一类治疗方法的一部分,这种单克隆抗体被用作免疫细胞,科学家希望它们能与这种病毒抗争。该疗法是使用从新冠肺炎康复的首批美国患者的血液样本开发的。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再生元(Regeneron)等公司也开发了此类抗体治疗。

礼来在八月份启动了ACTIV-3试验,计划在美国招募10000名患者。最初,该试验招募了约300例轻度至中度新冠肺炎住院患者,并在手臂中静脉注射LY-CoV555或安慰剂以及吉利德的抗病毒药物remdesivir。

ACTIV-3旨在扩展以测试几种单克隆抗体治疗类型,是美国NIH加速新冠治疗干预和疫苗(ACTIV)计划的四个正在进行或计划中的试验之一。上周(10月7日),礼来向美国FDA提交了申请,寻求LY-CoV555单药紧急使用授权(EUA),用于治疗轻度至中度新冠的高危患者。礼来宣布了其抗SARS-CoV-2病毒中和抗体开发项目的最新进展,包括两款中和抗体 LY-CoV555与LY-CoV016(从君实引进的JS016)的联合疗法用于新确诊轻至中度COVID-19患者的BLAZE-1研究最新期中数据。

BLAZE-1研究(NCT04427501)为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期研究,主要评估LY-CoV555和LY-CoV016相比安慰剂用于治疗伴有症状COVID-19门诊患者的疗效及安全性差异,计划入选800例症状轻至中度且药物输注前3日内SARS-CoV-2样本检测为阳性的COVID-19患者。

该研究的单药治疗队列评估LY-CoV555三个剂量 (700,2800,7000 mg)的治疗效果和安全性,联合用药组评估LY-CoV555(2800mg)+ LY-CoV016(2800mg)的治疗效果和安全性。安慰剂组患者在完成各队列研究后允许进入全部受试药组交叉用药。研究主要终点是第11天SARS-CoV-2 病毒载量较基线的变化。其他终点包括因COVID-19住院的患者比例,29天内死亡率、安全性等。

截至期中分析时,联合疗法组入组112人,安慰剂对照组入组156人。结果显示,LY-CoV555+ LY-CoV016联合疗法显着降低了第11天的病毒载量(p=0.011),达到了该研究的主要终点。联合疗法还降低了第3天(p=0.016)及第7天(p<0.001)(感染过程中较早的时间点,通常能观察到更高的病毒载量)的病毒水平。该联合疗法亦达到预设的临床终点,包括自第1至11天的症状总体评分相较于基线的时间加权平均变化。探索性分析结果显示,联合疗法组第7天病毒载量依然较高的患者比例低于安慰剂对照组(3% vs 20.8%,p<0.0001)。联合疗法组COVID-19相关住院和急诊治疗的发生率低于安慰剂对照组(0.9% vs 5.8%),风险降低84.5%。目前在接受联合疗法的患者中未观察到推测的耐药变异。联合疗法的耐受性良好,未发生与药物有关的严重不良事件(SAEs),且治疗相关的紧急不良事件(TEAEs)与安慰剂相当。

在有消息称美国总统特朗普从再生元获得抗体混合物的消息传出后,单克隆抗体治疗在本月成为头条新闻,随着特朗普健康状况的改善,他吹捧它为“治愈方法”。但是,再生元的首席执行官伦纳德·施莱弗(Leonard Schleifer)强调,还需要进行更多的试验测试。特朗普此前曾吹捧礼来公司的药物。本月初,当他患上新冠肺炎时,他说:“我们拥有这些药物,包括礼来和其他非常棒的药物。”

美国CDC前主任汤姆·弗里登博士(Dr. Tom Frieden)接受CNBC采访表示,由于安全方面的考虑,最近暂停临床试验以检查潜在的新冠病毒疫苗和治疗药物不应引起美国公众的担忧。相反的有证据表明,即使在新冠大流行期间,制药企业和监管机构正在寻求加快研发时间同时,他们仍对严格的科学原则保持承诺。这可以确保我们不会在安全方面偷工减料。

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疫苗试验在美国被搁置,原因是英国的参与者报告了无法解释的疾病。但是,英国和其他国家/地区的监管机构已允许恢复试验。

暂停试验在疫苗和药物开发中并不罕见,通常需要数年才能完成。但是,最近的安全原因暂停在大流行大背景下引起了全世界的高度关注,这场大流行已经杀死了超过100万人并严重影响全球经济。

美国科技评论媒体STAT指出,这些试验的暂停表明临床试验安全监管系统正在运行,尤其是在疫苗研究中,参与者通常都是健康的,目标是预防感染。 除了有效之外,疫苗还必须非常安全。对旨在预防感染的疗法进行试验的试验具有更高的标准,它将用于数百万原本健康的人。制药公司和政府正在履行新冠疫苗和疗法开发中所发生的事情的责任。它告诉公众,每个人不仅致力于开发新疗法,而且致力于开发安全有效的疗法。这也使当前的未来参与者对参与这些新疗法的研究感到放心,每个人都将安全性作为首要考虑因素,尤其是那些作为独立监督者来监督试验参与者安全性的人。

临床试验系统旨在在需要时踩下刹车,并在适当时给出绿灯。这就是我们看到新冠试验中出现的暂停情况。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4)
#插入话题
  1. 2020-10-15 Psycho.Dr Du

    不担忧,安全第一,希望各个公司都以此为重#新冠肺炎#

    0

  2. 2020-10-15 1248b370m54暂无昵称

    谢谢分享!

    0

  3. 2020-10-15 刘煜

    阅读谢谢分享

    0

  4. 2020-10-15 神盾医疗局局长Jack

    不必过分担忧#试验暂停#

    0

相关资讯

Nature:SARS-CoV-2多个中和抗体结构被解析,为治疗提供依据

COVID-19大流行带来了紧迫的健康危机。靶向宿主ACE2受体结合域(RBD)的SARS-CoV-2刺突蛋白的人中和抗体(hNAbs)显示出治疗前景,并正在进行临床评估。

礼来公布中和抗体联合疗法最新数据!向FDA提交紧急使用授权申请

10月7日,礼来宣布了其抗SARS-CoV-2病毒中和抗体开发项目的最新进展,包括两款中和抗体 LY-CoV555与LY-CoV016(从君实引进的JS016)的联合疗法用于新确诊轻至中度COVID-

JAMA Intern Med: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体内的特异性中和抗体滴度研究

轻中度新冠肺炎康复患者体内的特异性中和抗体滴度差异显著

NEJM:Moderna的COVID-19候选疫苗在所有受试者中诱导了强烈的免疫应答

Moderna的COVID-19疫苗mRNA-1273在所有受试者中,均诱导产生抗SARS-CoV-2抗体,并具有中和活性。

CELL:从新冠患者中分离出强效的近种系SARS-CoV-2中和抗体

为了鉴定SARS-CoV-2中和抗体,最近,研究人员分析了12例COVID-19患者在确诊后8~69天的抗体反应。通过筛选4,313个SARS-CoV-2反应性B细胞。

Nature:新冠康复者血浆中抗体浓度太低?

从COVID-19康复者身上获得的大多数血浆不含有高水平的中和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