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 Hepatology:新冠肺炎患者肝脏异常与住院死亡率的关系

2021-05-24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感染引起的新冠肺炎目前还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

      由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感染引起的新冠肺炎目前还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作为一种高度传染性疾病,新冠肺炎(COVID-19)首次被报道具有病毒性肺炎的特征,例如发烧,干咳和淋巴减少症,胸部CT成像有玻璃状混浊。此外,在COVID-19的患者中发现了肝脏的改变。COVID-19患者肝脏组织的病理学检查证实,COVID-19的肝脏受累特征为微脂肪变性,局灶性坏死伴淋巴细胞浸润和门静脉微血栓形成。肝脏异常的演变和临床意义以及乙型肝炎感染对COVID-19患者结局的影响尚不十分清楚。这项研究旨在探讨这些问题。

 

      本项大型回顾性队列研究纳入了2073例COVID-19感染患者,所有患者均在中国武汉获得了确诊和治疗,都进行了纵向肝功能测试,并通过多元回归分析确定了相关因素和死亡风险。研究人员再根据初步数据制定了预后列线图以预测COVID-19患者的生存情况。在倾向评分为1:3的情况下,比较有无乙型肝炎和无乙型肝炎的COVID-19患者的肝异常特征和预后。

 

      在2073名患者中,有1282名(61.8%)患者在住院期间出现肝化学指标的异常,而297名(14.3%)有肝损伤。死者在症状发作后很短时间内天门冬氨酸转氨酶(AST)和直接胆红素(D-Bil)的水平就出现了明显增加。AST([HR] 1.39; 95%CI 1.04–1.86,p = 0.027)和D-Bil(HR 1.66; 95%CI 1.22–2.26; p =0.001)水平是导致COVID-19死亡的独立危险因素。下图中的预测列线图显示出良好的区分能力,并且在预测和观察之间具有良好的一致性。患者的HBV感染并未增加与COVID-19相关的不良结局的风险。

图:预测肝脏疾病导致死亡的Nomogram图

      本项研究证实,入院时AST和D-Bil水平异常是COVID-19相关死亡率的独立预测因子。因此,对于住院的COVID-19患者,必须监测肝化学指标,尤其是AST和D-Bil的水平。

 

 

原始出处:

Ze-yang Ding. Et al. Association of liver abnormalities with in-hospital mortality in patients with COVID-19.  J Hepatology.202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21-05-24 jyzxjiangqin

    好文章!

    0

相关资讯

Clin Gastroenterol Hepatol: COVID-19住院期间严重肝损伤与肝功能不全或死亡无关

缺血和药物诱导的肝损伤等主要伴随因素在COVID-19期间严重肝损伤的发病机制中发挥重大作用。也许更重要的是,这种肝损伤与肝功能不全或死亡没有直接联系。

JAHA:肌钙蛋白-美沙酮暴露导致死亡的预测因子

美沙酮暴露/中毒是新近发现的导致hs‐cTnI升高的原因。hs-cTnI超过0.019 ng/mL,特别是0.0365 ng/mL,可预测患者死亡率。未来的研究应该评估接受美沙酮维持治疗患者的肌钙蛋白

Neurology:白质高信号标志与死亡和缺血性卒中长期风险之间的关联

WMH体积、类型和形状与症状性动脉疾病患者的长期死亡和缺血性卒中风险相关。

JAHA:连续变量的高敏肌钙蛋白T预测非心脏手术患者死亡的潜在优势

Hs‐cTnT作为一个连续变量,与患者30天死亡率独立相关,并且具有最高的准确性。使用整体和/或年龄和性别特异性URL评估的Hs-cTnT升高也与较高的患者死亡率相关。

AJG:慢性病毒性肝炎患者的酒精摄入量和死亡率之间的关系

酒精摄入是造成全球医疗负担的主要因素,2016年,酒精导致的死亡占全球总死亡人数的8.8%,酒精是一种已知的明确的多种疾病(包括癌症,肝病)的危险因素。

Diabetes Care:新冠肺炎患者早期住院血糖波动与死亡之间的关系

这些结果可能对住院初期COVID-19患者的血糖控制策略的优化具有指导意义。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