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空中出现大出血 两位成都医生全程参与诊治

2017-11-06 于遵素 成都商报

11月3日,从纽约飞往广州的南航CZ600航班上,一位女性乘客突发病情,出现大出血症状。幸运的是,同机恰好有两位成都医生,及时对女乘客实施诊治。在判断女乘客出现休克症状、情况危急后,机组启动应急处置程序,就近备降冰岛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随后,这名乘客及时被送往医院急救,目前已无大碍,脱离生命危险。突发大出血飞着飞着乘客出状况 成都医生夫妇齐施救11月3日,从纽约飞往广州的CZ600航班

11月3日,从纽约飞往广州的南航CZ600航班上,一位女性乘客突发病情,出现大出血症状。幸运的是,同机恰好有两位成都医生,及时对女乘客实施诊治。在判断女乘客出现休克症状、情况危急后,机组启动应急处置程序,就近备降冰岛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

随后,这名乘客及时被送往医院急救,目前已无大碍,脱离生命危险。

突发大出血

飞着飞着乘客出状况 成都医生夫妇齐施救

11月3日,从纽约飞往广州的CZ600航班正常起飞,刚刚飞行一个半小时左右,一名女性乘客突发头晕,在洗手间发现自己有出血症状,立即告知了乘务人员。乘务人员将这位乘客搀扶至前舱平躺下来,报告机长后,广播寻找医生,启动空中急救程序。据女性乘客自述,10月20日,她刚刚在纽约接受了子宫肌瘤相关手术,乘坐飞机当天,是术后12天。

听到广播,来自四川省人民医院和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一对医生夫妇主动来到前舱,为出血乘客进行初步判断,测量了血压、心率和脉搏后,显示其当时生命体征平稳。因暂时不算紧急情况,机组决定持续观察病情,每30分钟测量一次血压。同时,机组做好紧急备降准备,在沿途寻找伦敦、莫斯科、圣彼得堡、雷德雅未克和赫尔辛基机场等合适等备降点。

北京时间18:30,主任乘务长田静和区域乘务长徐粤再次帮乘客测量血压时,发现乘客唇色发白,额头冒虚汗,生命体征出现异常。随后,医生再次进行了检查,此时女乘客脉搏微弱,血压无读数,意识微弱,立即让乘务员取出氧气瓶向乘客供氧。两位医生判断,乘客可能出现了休克,情况危急,需尽快落地救治。机长王锐决定按预案,备降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机场,为救治乘客争取宝贵时间。

病情再告急

飞机20分钟放油43吨

紧急备降到冰岛送医

北京时间18:40,机组向冰岛管制报告机上紧急情况,申请立即改航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并将情况通知南航广州总部。

但是,此次航班的机型是波音777-300ER,飞机的最大落地重量是251吨,才飞行了四个多小时,飞机的重量远超过最大落地重量(注:飞机着陆重量超过最大落地重量,可能导致起落架折断;机内若留大量燃油也存在爆炸隐患)。得到冰岛管制许可后,飞机开始沿着海面上的航路空中放油,20分钟的抛油过程中,释放了43吨燃油。在航班备降前,南航联系冰岛方面让救护车提前就位,以便将病人第一时间送往医院接受治疗。

北京时间20:35,飞机平稳降落在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落地后,救护车、海关、边防和检疫第一时间到位。医疗人员进入客舱对乘客进行初步检查后,该名女乘客立刻送往当地医院急救。

北京时间22:49,飞机从雷克雅未克-凯夫拉维克国际机场起飞前往广州。

医生很低调

医务人员责无旁贷

“都是应该做的”

成都商报记者从中国南方航空公司进一步了解到,该名女性乘客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并无大碍。

5日下午,成都商报辗转联系上两位施救医生中的女医生。这位女医生表示,自己和丈夫确实在3日纽约飞往广州的航班上,全程参与了对一名出血患者的诊治。她回忆,在听到广播后,夫妻俩立即就前往前舱,遇到这样的紧急情况,作为医务工作者责无旁贷,能够提供帮助的,肯定是第一时间站出来。同时,这名女医生也表示,对于为病人做的事,都是应该做的,不愿意过多地回应。

女医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该名乘客属于妇科内出血,飞机上没有条件和措施能够对其进行及时止血处理和进一步治疗,机组人员当时就做好了预案,出现紧急情况如何处理,所以紧急备降冰岛十分重要,也为机组人员的迅速反应点赞。“病人是个美籍华人,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我们在沟通的过程中也很配合。”女医生说。

在采访中,医生再三表示不愿意透露姓名,因为“救助是本职”。

相关资讯

两名医生相继离世 真相引人深思!

死亡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但是人固有一死,造成死亡的因素也是数不胜数。但是有些死亡或许是在向世人传达着什么,或许是在告诫我们一些东西,因此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深思。近日,两名医生的相继离世,似乎能启发一些什么给我们。近日传来两个悲哀的消息:湘雅二医院心外科医生猝死!郑大一附院肠胃外科刘洪翔医生去世!据了解,其中一名猝死的心外科医生年仅41岁,病发时倒在健身房,由于未能及时抢救,现场连会做CPR的人也没有,

别再给我灌输患者冷漠 不是我年轻 而是你们错了

还没见实习那会儿,正对临床有着极大的好奇,但接触临床的机会很少。因此社交网络上的师兄师姐们,就成了我窥探医生生活蛛丝马迹的主要途径。但令我失望的是,我每天阅读到的内容中,不乏“患者愚蠢固执”、“家属无理取闹”的吐槽。甚至当时有公共主页就叫“我的患者家属是傻 X”,每天分享各种牢骚,却有着众多粉丝。时间久了,那种建立在课堂宣讲中的对医患关系的想象,就支离破碎、几近崩塌。有一天有条新闻:一患者不遵

惊呆你:半个世纪前的“医疗互联网思维”

我在复旦大学给本科生开始了一门课程《近代中国医学人文历史》。我会给学生们讲一些近代的或者建国初期的医疗小故事。我想用故事带着学生们玩穿越,看看我们前人的工作,看看他们的医疗服务理念。故事之一1932年初秋的一天,下午2时,上海二马路上的正威大药房里,总经理发了大脾气:刚刚连续接了两个客户电话投诉,中午接走的处方,这会儿药还没收到。总经理把“接方送药部”负责人叫来劈头盖脸臭骂一顿:怎么回事?你们是要

百余名心理护理小组成员“既懂病,又懂人” 这才是有温度的护理

湖北省首家对患者进行专业心理干预的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公布,经历两年“悄然行动”,患者焦虑、抑郁等精神状况明显减轻,此举对降低患者自杀等极端行为的发生有抑制作用。

医学离不开人文的翅膀

“没有医学人文精神的医生,就像没有翅膀的鸟。”近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副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曾益新在中国医学人文大会上说道。此次中国医学人文大会主题为“健康中国与人文建设”。来自全国医学领域、医学人文领域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话医学人文精神如何融入健康中国建设。

国际医学史学会第九届学术会议在京举行

为了推动我国医学史研究的国际交流,进一步扩大中国医学史学者的国际影响力,由国际医学史学会主办,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医学史专业委员会承办,北京大学医学部、北京协和医学院、中国中医科学院协办的国际医学史学会第九届学术会议于9月7-11日在北京大学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