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艳教授专访:T-DM1为乳腺癌带来治疗革新,患者援助项目助力乳腺癌早期治愈

2020-05-19 陈文艳 肿瘤资讯

T-DM1在中国正式供货,这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尤其是新辅助治疗后未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的HER2阳性患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T-DM1在中国正式供货,这对于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尤其是新辅助治疗后未达到病理学完全缓解的HER2阳性患者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好消息。

T-DM1在HER2阳性乳腺癌中的应用探索

在国内外指南中,T-DM1的应用同时涉及早晚期乳腺癌的治疗。针对早期乳腺癌,T-DM1在国内已经获批,是我国首个获批用于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新辅助治疗后非病理学完全缓解(non-pCR)治疗的药物。基于KATHERINE研究的试验结果,该方案应成为新辅助治疗后未达到pCR患者的标准治疗。KATHERINE研究根据HER2阳性早期乳腺癌患者新辅助治疗后术后缓解状态,筛选出non-pCR的患者,一组采取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另一组采取T-DM1进行治疗。研究结果发现,采用T-DM1治疗的患者,复发和死亡风险下降了约50%;T-DM1组的无浸润性疾病生存率(IDFS)相较曲妥珠单抗组绝对值增加了11.3%。此外,不论受体状态、淋巴结状态以及在新辅助治疗时所选取的抗HER2方案如何,T-DM1组的获益趋势均一致。因此可以得知,在辅助治疗阶段,T-DM1可以给新辅助治疗后non-pCR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显着获益。

在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中,国际上也对T-DM1的应用进行了探索。EMILIA试验入组患者为紫杉联合曲妥珠单抗治疗进展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在采用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或T-DM1方案治疗后进行比较。研究结果表明,拉帕替尼组与T-DM1组患者的中位PFS分别为6.4个月和9.6个月,中位OS分别为25.1个月和30.9个月,T-DM1组显着优于拉帕替尼联合卡培他滨。基于EMILIA研究,T-DM1跃升为国际标准的抗HER2的二线治疗方案,在国内的CSCO BC指南中亦将其作为抗HER2治疗二线推荐方案。

此外,在国外的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T-DM1用在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后线治疗,例如:TH3RESA的Ⅲ期临床研究,纳入了既往接受≥2种抗HER2治疗方案的HER2阳性MBC患者,这类患者在任何指南中均无标准治疗方案,试验组为T-DM1,治疗组为医生选择的治疗方案。研究发现,对于既往用过曲妥珠单抗、拉帕替尼、紫杉类药物进展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T-DM1可以显着改善PFS与OS。因此,T-DM1可以用于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的后线解救治疗。

T-DM1除了单药使用之外,现亦有联合用药的研究。KATE2研究即是首个使用ADC类药物和免疫疗法联合治疗的临床研究,入组了约200例一线治疗失败的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使用T-DM1联合阿替利珠单抗与T-DM1与安慰剂进行对比,在PD-L1阳性的患者群体中,T-DM1联合免疫治疗组的PFS为8.6个月,而T-DM1联合安慰剂组为4.1个月。MARIANNE研究是一个Ⅲ期的随机对照研究,针对的是HER2阳性的晚期乳腺癌患者,在T-DM1的基础上加减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联合紫杉类药物进行了一线治疗的对比,结果显示含T-DM1的一线治疗方案,中位PFS和OS不劣于TH方案,且副作用比TH方案更低,生活质量亦更具优势。

慈善援助+保险理赔,大大减轻患者负担

通过系列的临床研究,T-DM1的疗效已经明确可以肯定。对于HER2阳性的早期乳腺癌患者,如果新辅助治疗后为non-pCR,复发、转移风险相对较高,站在医生的角度而言,应该选择更好的药物,实现更多机会的治愈。因为早期乳腺癌一旦进展到晚期,将无法治愈。在2020年4月30日,中国癌症基金会公布了对于早期乳腺癌的援助计划,若患者自费购买并使用了7个疗程T-DM1,未出现疾病进展,通过基金会T-DM1援助项目办公室审核后,则患者可以获得最多不超过7个疗程的T-DM1援助,即“7+7”方案。与此同时,若患者使用T-DM1并购买了“放心莱”商业保险,满足理赔条件,最高可以获得总价超万元的保险金赔付。T-DM1的患者援助项目以及“放心莱”商业保险,可以叠加使用。叠加后,患者14个周期的治疗方案,预计花费可以降低18~30万,大大减轻了患者负担。

T-DM1的常见不良反应以及防控

T-DM1对于我国而言尚属新药,安全性的数据主要是来源于临床研究。总体而言,T-DM1耐受性良好,不良反应可控可管理。同时,从多次给药的毒理学研究亦可以观察到T-DM1不会出现累积性毒性,因此,绝大多数患者使用T-DM1相对安全。但是,在T-DM1的临床治疗实践中,T-DM1所导致的血小板减少应该引起医生的高度重视。T-DM1使用后所致的轻症血小板减少患者,在用药间隙可以自行恢复,但对于重症患者,特别是合并出血的患者,应该重点关注。若追求药物在患者的治疗中达到最大疗效,则不良反应的管理尤为重要。若不进行良好的不良反应管理,患者可能因不良反应导致药物减量,甚至停药,患者就难以从治疗中获益。针对使用T-DM1的患者,在起始治疗前需要进行体检,观察皮肤、黏膜以及脏器有无出血情况,对于女性可能还需观察月经量的变化。若患者未发生出血,医生需要根据血小板减少程度决定是否予以提升血小板的治疗,或同时对药物剂量进行调整。而如果发生出血,可以选择输注血小板,或使用升血小板的药物。

此外,针对使用T-DM1的患者,也应进行相应的教育,应告知其监测血小板的重要性以及提示其不要做可能会导致出血的危险动作,例如:刷牙过猛、食用过硬或带刺的骨头等。对于正在使用抗凝药物的患者,也应进行相应的调整和监测。鉴于感染也会导致血小板减少,所以,还应提醒患者预防感染。总之,医患间应该进行良好的沟通,保证患者具有足够的依从性,从而完成血常规的监测以及药物剂量的调整。

相关资讯

JCI:丹麦科学家在年轻女性身上发现了新的乳腺癌基因

导言:据2018年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调查的最新数据显示,乳腺癌在全球女性癌症中的发病率为24.2%,位居女性癌症的首位,其中52.9%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在我国,乳腺癌的发病率呈逐年上升趋势,

王树森教授:西达本胺为HR+/HER2-乳腺癌带来治疗革新,中国原创新药助力乳腺癌长期生存

最新公布的2020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诊疗指南》基于ACE研究在内分泌耐药乳腺癌表观遗传调控治疗方面的重大进展,将西达本胺联合方案列为TAM治疗失败以及非甾体类AI治疗失败患者的Ⅰ级

“中国方案”实现全球三阴性乳腺癌辅助治疗新突破

专访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乳腺外科李俊杰教授。

【盘点】2020年度Radiology科研进展汇总(五)

Radiology:心脏 MRI左心房功能评估预测心肌梗死后心血管事件的价值

王晓稼教授:可及性更高,西达本胺为乳腺癌患者带来更多治疗选择

2020年4月10日,2020版《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乳腺癌诊疗指南》通过“云端”远程视频会议的全新方式重磅发布。在本次更新中,基于ACE研究在内分泌耐药乳腺癌表观遗传

NAT MED:抗氧化关键蛋白促进休眠肿瘤细胞的复发 

休眠的肿瘤细胞在治疗后的存活和复发是导致癌症患者死亡的主要原因。已有的研究显示,这些细胞的代谢特性可能与快速生长的肿瘤细胞不同。

拓展阅读

FDA批准罗氏的乳腺癌双靶向HER2抗体组合: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

这是罗氏首次获批将两种单克隆抗体,通过单次皮下注射进行给药。

刘健教授:中国生物类似药接轨国际标准,满足乳腺癌患者可负担的用药需求

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5年生存率约为70%~90%,也是女性癌症死亡的头号原因。HER2阳性乳腺癌约占全部乳腺癌患者的25%,是乳腺癌中的主要亚型之一。

吴高松教授:乳腺癌手术及系统治疗进展

乳腺癌是中国女性常见、高发肿瘤。近年来,乳腺癌系统性治疗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与此同时,外科治疗在乳腺癌的治疗中仍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

J Clin Oncol:辅助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试验治疗结节阴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阳性乳腺癌的七年随访分析

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辅助试验旨在解决人类小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问题。辅助紫杉醇和曲妥珠单抗试验的主要分析表明,3年无病生存期(DFS)为98.7%。在这项计划中的二级分析中

BMC Cancer:乳腺癌和肠道菌群失调与乳腺癌风险的关联

乳腺癌在女性中排名第一,是这一性别的第二大死因。除了遗传因素外,环境也是导致这种疾病发生的原因之一,尽管相关因素尚不清楚。在后者中,微生物的影响是其中之一,因此,最近人们开始关注乳腺微生物群。我们推测

Breast Cancer Res Treat:Palbociclib加来曲唑作为雌激素受体阳性/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晚期乳腺癌的一线治疗效果

在最初的PALOMA-2(NCT01740427)分析中,中位随访23个月,palbociclib加来曲唑可显著延长雌激素受体阳性(ER+)/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阴性(HER2-)晚期乳腺癌(A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