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岁新冠女患者肺移植后,几乎把教科书罗列的并发症都过了一遍!今天传来好消息,她即将康复出院

2020-04-22 张煜锌 金晶 浙医在线

“非常高兴,这两个病人总算康复起来了。”今天上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肺移植科主任韩威力主任医师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非常高兴,这两个病人总算康复起来了。”今天上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肺移植科主任韩威力主任医师揪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上个月,浙大一院全球首两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患者成功手术后,他们的康复情况备受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目前,两位患者均康复顺利,一切向好,其中,首位患者即将康复出院。

首例患者正在接受康复训练

到底要不要做肺移植?这是个艰难的决定

全球首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患者66岁的王女士(化名),1月31日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2月2日因病情进展从浙江某地转院至浙大一院之江院区抢救,病情进展迅速,经过浙大一院的精心救治,尽管王女士的病毒核酸检测连续多天转阴,但双肺实变严重,肺功能受损不可逆,生命陷入“绝境”,2月3日、2月16日先后气管插管和使用上ECMO,都无法继续支撑其生命。

能不能给患者进行肺移植手术?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不做,意味着死亡;做,全世界没有先例,但患者将有一线生机。

最后,经过多学科评估以后,浙大一院肺移植科主任韩威力主任医师认为,首先,患者属于终末期肺病且内科治疗无效,但她的其他脏器功能都还可以,符合肺移植指征;其次,在ECMO和呼吸机的双重支撑下,患者的肺动脉压力还是持续增高,并且已经影响到右心功能,再不处理,右心会出现衰竭;同时,患者的病情也属于抢救性肺移植,同样符合肺移植指征。

下了决定后,韩威力主任和他的团队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和生理压力,作为主刀医生的他,第一次为新冠肺炎患者做肺移植,面临的挑战是前所未有的。

手术时,比平时加倍的层层隔离防护,加大了手术操作难度,戴着正压头套,稍微动一动,就会有缺氧的感觉。

因为王女士BMI指数超过30,比较肥胖,胸腔空间变小,肺窝在里面,又有下垂,同时,患者的心脏又有扩大,严重影响视野。收缩搏动比较弱,如果强行搬动心脏,随时可能有心脏停搏的危险。暴露差,空间小,使得手术难上加难。

两个病人肺移植后出现的并发症加在一起几乎把教科书里罗列的所有可能都过了一遍

克服重重困难,3月1日,韩威力主任带领多学科团队成功实施了这例高难度肺移植手术,给王女士带去了生的希望。

成功手术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韩威力主任说道,两位病人肺移植后都出现了并发症,这些并发症加在一起,几乎是把教科书罗列的并发症可能性都过了一遍。

“医生一刻也不能放松,必须24小时盯着患者,因为稍有疏忽,患者就会有闪失,有死亡的风险。”

首先,最危险的并发症就是排异反应。比如,术后第二天早晨,王女士就出现了急性的移植物失功(肺功能失去),还有严重的急性排异反应,两个肺全白了,跟原来移植之前几乎一模一样。韩威力主任说,这类短时间内的急性排异在国际上都少见。

因为前期预案准备充分,专家团队当机立断,进行了科学对症治疗,第二天,胸片显示情况就改善了,整个人完全“回来”了。经过专家团队的明确诊断和全力救治,王女士最终成功闯过排异关,并在术后5天顺利撤掉人工心肺ECMO。

“判断感染还是排异非常重要,对医生的要求极高,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选错了对患者来说就是生命的代价。”

其次,是急性肾功能衰竭。手术中大量缺血的时间长、手术时间延长、ECMO的支持过程当中等都有可能造成肾功能的衰竭,因此术后需要用人工肾脏来替换。

王女士还出现了胸腔的迟发性出血,这类情况较为罕见,术后一个月才出血,韩威力主任推断,有可能是新冠肺炎造成的血管损伤有关,对此做了及时的处理。

此外,还有消化道大出血等并发症。韩威力主任说,这些都不是单靠一个肺移植团队能够解决的,需要全院多学科的共同努力和参与。

如今,王女士已经可以自如地坐在床边,用力蹬着康复自行车,还可以自主站立,即将康复出院。70岁大伯3月8日接受手术的第二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患者也在平稳康复中。

浙大一院全球首两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手术被世界外科学领域权威《外科学年鉴》收录

对新冠病人进行肺移植,国际上没有先例,而浙大一院却把很多同行认为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在浙大一院向全球发布的《新冠肺炎防治手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临床经验》中,韩威力主任撰写的新冠肺炎患者肺移植手术经验也被收录其中,得到全球同行认可。

近日,浙大一院肺移植科主任韩威力主任医师作为第一作者,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教授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期刊《ANNALS OF SURGERY》(外科学年鉴)上在线发表题为《Lung Transplantation for elderly patients with end-stage COVID-19 Pneumonia》的论文。该论文研究的是浙大一院在3月初成功完成的全球首两例老年新冠肺移植手术,第一次向全球宣告了终末期新冠肺炎患者肺移植手术的可行性和安全性。《外科学年鉴》是美国外科协会、欧洲外科协会、纽约外科学会和费城外科学会的官方杂志,也是世界外科学领域的最权威杂志。

我国著名器官移植专家、浙大一院党委书记梁廷波教授表示,外科学年鉴发表的这篇论文,标志着浙大一院用肺移植技术探索新冠肺炎终末期肺病的救治方法,得到了世界同行的认可。在全球抗击疫情的现阶段,浙大一院全力救治的两位肺移植患者的康复,以及医院的经验的分享,可以给世界同行提供一种新的思路。

“这两个肺移植患者,虽然我们花费了很大的精力和物力,但是我们觉得很值得,人民的生命重于泰山,我们要把人民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这也是我们医护人员践行大爱的最真实体现。”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Chest:肺移植受者非结核分枝杆菌围手术期和术后治疗方案的结局

除脓肿分枝杆菌以外,LTX时诊断的NTM-PD患者可以得到安全治疗,并且移植后的NTM-PD发生率没有显著升高。

肺泡微石症合并肺动脉高压左肺移植麻醉管理1例

患者男性,52岁,身高170 cm,体重50kg,因“胸闷气急四年,加重十天入院”,近半年反复气胸不愈,经纤维支气管镜(TBLB)活检,提示为肺泡微石症。胸部CT提示:两肺见多发泡状透亮影及大片磨玻璃

陈静瑜团队尝试首例新冠肺炎病人肺移植,患者已清醒

2月29日在江苏省卫健委、省防控医疗专家全力支持下,“我囯肺移植第一人”、著名肺移植专家陈静瑜教授团队历经5个小时鏖战在无锡成功进行全球首例新冠肺炎病例双肺移植手术。业内专家认为,这例新冠肺炎危重症病例肺移植救治手段对降低死亡率有较大意义。该新冠肺炎病例在江苏省,男,59岁,1月23日发病,1月26日确诊COVID-19,2月7日气管插管,2月22日ECMO,2月24日转至无锡市传染病医院,病人经

Chest:体重不足的囊性纤维化患者肺移植后的生存率可以接受

BMI<17kg/m2的CF受者移植后生存率与其他常见的移植队列相当。BMI<17kg/m2作为CF人群的单一危险因素,不应被视为LTx的绝对禁忌症。

JAMA Surg:使用离体肺灌注进行肺移植的长期结局

肺移植等待名单上个体的死亡率为15%到25%,但仍然只有20%多器官捐献者的肺被用于肺移植。通过评估和调节高危扩展标准使用离体肺灌注(EVLP)的供体肺,可以扩大肺供体库,且其短期结局相似。   这项研究旨在评估EVLP处理的供体肺移植受者的长期结局。   这项回顾性、单中心队列研究于2008年8月1日至2017年2月28日进行,研究对象是706名无EV

加拿大七旬老人肺移植等来丙肝患者 结局反转

对家住加拿大多伦多的斯坦利·德·弗雷塔斯(Stanley De Freitas)来说,2015年是他人生的转折点。斯坦利是一位已经退休的公交、地铁司机,那年庆祝了自己的七十大寿,但身体却出现了问题——咳嗽、容易疲倦、呼吸困难。之后被确诊为肺纤维化,且肺部已经有严重瘢痕形成,因此被列入等待移植名单。“当时生活变得不堪忍受,从早上起床到晚上上床睡觉,我一直呼吸不畅。”现年74岁的斯坦利说。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