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HA:抑郁是HIV感染者发生缺血性卒中的危险因素

2021-06-27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在调整社会人口学特征、传统脑血管危险因素和HIV特异性因素后,抑郁症与HIV阳性人群卒中风险增加相关。抑郁症可能是HIV感染者发生缺血性卒中的一个新的、独立的危险因素,尤其是在年轻人中。

HIV感染和抑郁症均与缺血性卒中风险增加相关。抑郁症是否是HIV感染人群方式卒中的危险因素尚未明确。

近日,血管疾病领域权威杂志JAHA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研究人员旨在分析2003年4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来自于HIV阳性人群和匹配的未感染退伍军人观察队列中基线无心血管疾病的106333名(33528名HIV阳性;72805名HIV阴性)参与者的数据。研究人员根据来自医疗记录中的国际疾病分类第九版(ICD-9)代码确定了基线抑郁症和卒中事件。

19.5%的HIV阳性者患有抑郁症。经过中位9.2年的随访,同时伴有HIV和抑郁症的参与者卒中发生率最高,而两者都没有的参与者的卒中发生率最低。

抑郁症对卒中风险的影响

在Cox比例风险模型中,调整了社会人口学特征和脑血管危险因素后,抑郁症与HIV阳性参与者卒中风险增加相关(风险比[HR]为1.18;95%CI为1.03-1.34)。抑郁症与卒中的关联程度因酒精使用障碍、可卡因使用和基线抗抑郁药使用而有所减弱,并且不受联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或单独使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的影响。在年龄小于60岁的人群中,研究人员发现卒中时抑郁的HR在数值上更高。

由此可见,在调整社会人口学特征、传统脑血管危险因素和HIV特异性因素后,抑郁症与HIV阳性人群卒中风险增加相关。抑郁症可能是HIV感染者发生缺血性卒中的一个新的、独立的危险因素,尤其是在年轻人中。


原始出处:

Jason J. Sico.et al.Depression as a Risk Factor for Incident Ischemic Stroke Among HIV‐Positive Veterans in the Veterans Aging Cohort Study.J AM HEART ASSOC.2021.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full/10.1161/JAHA.119.017637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5)
#插入话题
  1. 2021-06-29 土豆你个马铃薯

    哇塞 啊**

    0

  2. 2021-06-28 医鸣惊人

    认真学习了

    0

  3. 2021-06-28 健健

    卒中虽然是临床上常见病,溶栓,取栓等血管内治疗也很成熟,但是仍然有很多未知问题有待认知!

    0

  4. 2021-06-28 ms1000000971227636

    抑郁症会不会是个间接因素呢,毕竟抑郁症可能和神经系统结构异常有关

    0

  5. 2021-06-27 Arigo

    学习学习

    0

相关资讯

Neurology:空腹血糖水平越高,越容易中风,但男女有别

空腹血糖水平越高,越容易中风,但男女有别

Radiology:单期相还是多期相?CT血管造影在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中的应用

侧支循环状态是前循环闭塞导致的急性缺血性卒中(AIS)患者影像学和临床预后的重要预测因子。

Neurology:无症状心肌梗塞与缺血性卒中的关系

在基于社区的样本中,研究人员发现无症状MI与缺血性卒中之间存在关联。

Stroke:绝经年龄与缺血性和出血性卒中风险的关系

所有类型和缺血性卒中的风险随着绝经年龄的增加而降低。

BMJ:COVID-19疫苗接种后可能出现缺血性卒中,但COVID-19感染本身更常见

当前COVID-19疫苗接种期间,需要高度怀疑、识别疫苗接种后的血栓形成。但这些副作用非常罕见,比COVID-19感染本身导致的脑静脉血栓形成和缺血性卒中都要少见得多。

Ann Neurol:癌症患者缺血性卒中的机制

与相应的对照组相比,癌症相关的卒中患者具有更高的凝血、血小板和内皮功能障碍标志物水平,以及更多的循环微血栓。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