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betes Obes Metab:尿酸可预测2型糖尿病患者的长期心血管风险

2020-04-05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UA是T2D患者长期心血管风险的一个强有力的独立预测因子。虽然非诺贝特较大程度降低UA是较低心血管风险的预测因子,但这似乎并不介导非诺贝特的心脏保护作用。

非诺贝特可降低长期心血管事件,其作用机制的生物介导因素尚未被完全明确。近日,代谢内分泌疾病领域权威杂志Diabetes Obesity & Metabolism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这项研究旨在确定非诺贝特的心脏保护作用是否部分通过其降低尿酸(UA)的作用来实现。

研究人员使用了来自非诺贝特干预和降低糖尿病事件(FIELD)试验的数据,包含9795名2型糖尿病(T2D)成人,随机分配给予非诺贝特或匹配安慰剂治疗。研究人员测量了所有参与者在进行为期6周的非诺贝特治疗前后血浆UA水平。Cox比例危险模型被用来探讨基线UA水平、治疗前后UA减少程度和长期心血管结局之间的关系。

受试者平均基线血浆UA为0.33mmol/L (SD为0.08)。基线UA水平是长期心血管事件的重要预测因子,每升高0.1mmol/L,事件发生率增加21% (HR为1.21, 95%CI为1.13‐1.29,p<0.001)。在调整了治疗分配、心血管危险因素和肾功能之后,这一结果仍然显著。非诺贝特治疗时UA降低的程度也是心血管长期事件的重要预测因子,每增加0.1mmol/L,长期风险降低14% (HR为0.86, 95%CI为0.76‐0.97,p=0.015)。治疗分组未改变这一效应(相互作用p=0.77)。

由此可见,UA是T2D患者长期心血管风险的一个强有力的独立预测因子。虽然非诺贝特较大程度降低UA是较低心血管风险的预测因子,但这似乎并不介导非诺贝特的心脏保护作用。

原始出处:

JY Cao,et al.Uric Acid Predicts Long‐Term Cardiovascular Risk in Type 2 Diabetes but Does Not Mediate the Benefits of Fenofibrate: the FIELD Study.Diabetes Obesity & Metabolism.2020.https://doi.org/10.1111/dom.14046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Heart:妊娠高血压疾病后孕产妇的心血管风险

在这个全国代表性的澳大利亚队列中,HDP,尤其是发病较早的HDP女性CVD风险明显增加,并通过吸烟而放大。在妊娠期间和之后进行有针对性的预防性保健,可以预防育龄妇女的CVD负担。

Diabetes Care:利拉鲁肽降低心血管风险的介导因素

这些分析明确了HbA1c和UACR是利拉鲁肽发挥CV效应的潜在介导因素。这两个因素究竟是未评估因素的标志还是真正的介导因素,仍然是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关键问题。

JAHA:童年成长环境恶劣,中年心脏遭殃!美国30年追踪研究

童年时期的成长环境对一个人的性格有很大影响,对其一生的健康同样也有深远的影响。

Diabetologia:每周一次的半胱氨酸与每日一次的卡那格列汀对2型糖尿病患者身体成分的影响?

腹腔内或内脏肥胖与胰岛素抵抗和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有关。本研究旨在比较semaglutide 1.0 mg和canagliflozin 300 mg对持续8期IIIB患者的身体组成的影响。

Clin Exp Rheumatol:中轴型脊柱关节炎患者颈动脉超声后被重新归类为超高危心血管风险

与对照组相比,颈动脉超声后axSpA患者更容易被重新归类为超高风险类别。传统心血管危险因素对患者与对照组重新分类的影响是不同的。

BMJ:饮食模式对肥胖人群体重降低和心血管风险因素的影响

多数健康饮食模式均可在6个月的时间内,适度改善肥胖人群体重和心血管危险因素,但12个月时效果则不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