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 J:心房纤颤患者应用直接口服抗凝药的现状和结果--伏下房颤研究

2017-04-26 MedSci MedSci原创

对于未经选择的房颤患者,直接口服抗凝剂(DOAC)使用的现状和结果还未在实际中得到广泛评估。伏下地区房颤登记是基于社区的前瞻性调查,研究纳入参加日本京都伏下医疗机构(n=80)的房颤患者。截至2015年11月底,获得3,731例口服抗凝剂(OAC)患者状态的随访数据。根据OAC状态评估OAC的状态和临床结果。在中位随访期3年时,中风/全身栓塞和大出血事件发生率分别为224例(2.3%/年)和177

对于未经选择的房颤患者,直接口服抗凝剂(DOAC)使用的现状和结果还未在实际中得到广泛评估。

伏下地区房颤登记是基于社区的前瞻性调查,研究纳入参加日本京都伏下医疗机构(n=80)的房颤患者。截至2015年11月底,获得3,731例口服抗凝剂(OAC)患者状态的随访数据。根据OAC状态评估OAC的状态和临床结果。在中位随访期3年时,中风/全身栓塞和大出血事件发生率分别为224例(2.3%/年)和177例(1.8%/年)。DOAC发布以后,DOAC的普及率逐渐上升,华法林,DOAC,无OAC的流行率分别为37%,26%和36%。在Cox比例风险模型中, OAC状态改变成为中风/全身栓塞和大出血事件的时间依赖性协变量,而与华法林相比,DOAC的使用与中风/全身栓塞事件(HR,0.95; 95%CI:0.59-1.51,P = 0.82)或大出血事件(HR,0.82; 95%CI:0.50-1.36,P = 0.45)不相关。

在实际临床实践中,与房颤患者应用华法林相比,DOAC与中风/全身栓塞事件或大出血事件无明显差异。

原始出处:Yamashita Y, Uozumi R,et al. Current Status and Outcomes of Direct Oral Anticoagulant Use in Real-World Atrial Fibrillation Patients - Fushimi AF Registry. Circ J. 2017 Apr 19.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Espero BioPharma宣布Tecarfarin治疗终末期肾病和心房颤动患者获得FDA孤儿药物指定

2019年3月11日,一家专注于开发针对血栓形成和心律控制相关治疗药物的制药公司Espero BioPharma,今天宣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为预防终末期肾病(ESRD)和心房纤颤(AFib)患者心源性血栓栓塞的Tecarfarin替加福林,授予了孤儿药物指定(ODD)。Tecarfarin是一种III期服用的维生素K拮抗剂,每天口服一次,作为抗凝剂。

JAHA:抑郁症状对心房纤颤的负面影响和风险

由此可见,抑郁症状与AF事件风险增加有关。进一步研究需要明确改善抑郁症状是否可降低AF发病率,这一点很重要。

Circulation:ENGAGE AF-TIMI 48:依度沙班用于预防心房纤颤和生物假体瓣膜患者的血栓栓塞

试验ENGAGE AF-TIMI 48,在房颤患者中 将依度沙班(一种直接口服的凝血因子抑制剂)与华法林进行比较,并且不排除生物假体瓣膜患者,从而为分析该高危亚组提供了机会。

心房纤颤卒中风险的CHADS2评分公式

心房纤颤卒中风险的CHADS2评分公式

Stroke:心房纤颤伴慢性肾脏疾病发生血栓栓塞事件的风险

慢性肾脏疾病可以增加患有瓣膜性心房纤颤病人的缺血性休克和系统性栓塞的风险。我们进行了一次Meta分析来总结所有发表的研究,以调查慢性肾脏疾病和心房纤颤发生血栓栓塞事件风险之间的联系。研究方法:我们使用MEDLINE(PubMed,1966至2014-7)和EMBASE(1980至2014-7)进行了一次无限制条件的文献检索。通过运用随机效应Meta分析来获取汇集效应估计。研究结果:18项研究包括5

Stroke:心房纤颤患者急性脑缺血性卒中后的抗血栓治疗

对于合并患有心房纤颤和缺血性卒中(IS)的患者,目前指南推荐仅以口服抗凝药物(OAC)作为IS的二级预防。在一个对患有急性缺血性卒中和心房纤颤的大规模前瞻性队列研究中,我们明确了出院时抗血栓形成方案与主要脑血管事件之间的相互关联。 研究方法: 这一前瞻性队列的连续性患者主要包含在安大略省中风注册表。我们用多变量COX比例风险模型来确定出院时抗血栓形成方案与死亡时间或因复发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