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管支架超期了怎么办

2017-06-30 张思玮 中国科学报

最近,退休在家的老李一直在为一件事纠结:2002年,他因下肢动脉血管粥样硬化闭塞做了支架手术,术后他遵循医嘱,积极进行康复计划、定期复查、控制可能造成动脉硬化的危险因素,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但术前,血管外科医生曾经的一句话让他久久不能平静:“支架都有使用年限,一定要定期复查,密切观察。”

最近,退休在家的老李一直在为一件事纠结:2002年,他因下肢动脉血管粥样硬化闭塞做了支架手术,术后他遵循医嘱,积极进行康复计划、定期复查、控制可能造成动脉硬化的危险因素,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和饮食习惯。但术前,血管外科医生曾经的一句话让他久久不能平静:“支架都有使用年限,一定要定期复查,密切观察。”

如今,15年已经过去了,虽然老李的下肢血液供应一直处于良好状态,但他还是担心超过使用年限的支架在体内,会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需不需要再取出来呢?

“支架作为一种人造物品,自然有其使用寿命,但通常植入体内的支架即便是过了所谓的‘期限’,只要患者坚持定期复查,很少会对身体造成伤害,也不必再取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副主任医师张学民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相比外科开刀手术,介入手术具有出血少、手术时间短、术后患者恢复快等优势。

随着医学的发展、血管外科专业知识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基层医院医生具备了血管外科的专业知识,各种动脉病变的检出率也越来越高,其中以主动脉瘤、主动脉夹层、下肢动脉粥样硬化闭塞等疾病更为多见。

正是各种动脉疾病的检出率增多,也在某种程度上推动了治疗技术的革新。其中以微创介入手术最具代表,涉及到最主要的医疗器材就是各种球囊和支架。

“球囊用于扩张狭窄或闭塞的动脉管腔,扩张后撤出体外。支架则属于永久性植入体内,以维持管腔或作为覆膜支架的骨架,将人工血管膜固定在特定的血管部位,以封堵动脉瘤体或动脉破口。”张学民说,一旦支架植入人体,极少有患者愿意再次手术取出支架。

也正是基于此,反对支架植入技术的学者,便以此作为拒绝血管介入手术方式的理由,向患者灌输相应观点,进而导致一些血管疾病患者会产生“手术选择困难征”。

那么,当患者面临不同手术方式应该如何抉择呢?

针对血管外科疾病治疗,外科开刀手术已经发展了数十年,有取栓、搭桥等治疗方法,每种方法都有各自的优缺点。而介入手术作为后起之秀,近些年有了长足进步。

一组公开的数据显示:传统开刀手术治疗主动脉夹层,围手术期死亡率5%~10%,截瘫率接近15%,而介入手术,手术相关死亡约2%以下,永久截瘫率0.6%。

“需要提醒的是,介入手术需要在导管机透视下进行,操作部位远离病变部位,对术者的经验和技术依赖程度高,一些并发症也不同于开刀手术,这就需要术者有足够的经验和技术能力。”张学民说,血管外科介入医生的水平有可能直接决定手术的好坏。

针对于有人担心支架植入体内后“超期服役”是否会给身体带来影响的问题,张学民觉得,这种担心大可不必,“之前在我们科室进行治疗的血管疾病的患者,经过15~16年的随访,至今支架仍然完整地留在体内,并未对患者有任何不良影响”。

再加上,各种介入器材的生产厂家都有严格的质量控制体系和产品测试。以主动脉覆膜支架为例,美国FDA要求支架的随访期限至少达到5年,美国某支架厂家从100多种材料中挑选原材料,支架成型后再进行各种力和扭曲状态下模拟4亿次心动周期(相当于体内10年),目的就是为了确保产品的质量可靠。我们国内一些大的厂家也开始关注支架产品的疲劳试验,质量也值得信赖。

“当然,血管外科疾病不管是采取外科开放手术,还是选择微创介入手术,都需要专业医生根据患者的自身情况而定。”张学民说。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劳力型心绞痛:支架和药物治疗如何抉择?

退休男性反复劳力性胸痛3天,住院期间又发作2次心绞痛。在植入支架和药物治疗之间,究竟如何抉择?需要考虑哪些问题?【一般情况】男,67岁,退休,汉族。【主诉】反复劳力性胸痛3天。【病史摘要】患者3天前步行20分钟左右出现心前区疼痛不适,为压迫样,部位在胸骨中下段,持续时间约3~5分钟,休息后可缓解,近3天来发作3次。查心电图提示心肌缺血。既往有高血压病史3余年,发现高脂血症3个月余。【查体】BP

Heart:BP-BES植入术后远期(8-10年)的随访结果出炉!

目前,对于生物可降解聚合物包被的生物膜洗脱支架(BP-BES)植入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随访数据仅限于5年。本研究旨在评估BP-BES植入后远期的(8-10年)的临床和血管造影随访的数据资料。

JAHA:ART-BRS与金属裸支架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长期比较性研究!

由不含药物的L-和D-乳酸基团组成的动脉重塑技术生物可吸收支架(ART-BRS)在6个月的冠脉模型猪上体现出了良好的安全性,但其长期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明确。本研究旨在评估比较ART-BRS和金属裸支架在健康的冠脉模型猪中的长期(3年)安全性和有效性。

JACC:延迟的支架置入能改善STEMI患者的预后?

既往,有研究表明心肌梗塞患者的支架置入推迟后,冠脉的血流和心肌的恢复会有所提高。然而,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患者最佳急性治疗方案的第三次DANish研究(Third DANish Study of Optimal Acut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ST-elevation Myocardial Infarction,DANAMI-3–DEFER)结果表明,对于ST段抬

Circulation:紫杉醇洗脱球囊支架、普通球囊支架和粥样斑块切除术在股动脉疾病治疗中的比较性研究

股动脉粥样硬化在外周动脉疾病患者中较普遍。目前,紫杉醇洗脱球囊成形术、支架置入和定向斑块旋切术(DA)为股动脉疾病患者的治疗提供了新的思路,但对这些治疗手段效果的比较尚未明确。

Circulation:生物可吸收支架和依维莫司洗脱金属支架在冠心病介入治疗中疗效的比较性研究

冠心病已经成为心血管疾病的头号杀手。随着从球囊血管成形术、裸金属支架植入到药物洗脱支架植入的发展,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后患者的疗效逐渐提高。最近,国际心血管权威杂志《Circulation》上的一篇荟萃分析比较了生物可吸收支架(BVS)和依维莫司洗脱金属支架(EES)在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