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甲双胍可减轻激素副作用!Lancet子刊研究

2020-04-08 卢芳 中国循环杂志

近期发表在Lancet子刊的一项2期临床研究表明,二甲双胍会让糖皮质激素“更完美”,可保留其抗炎作用,而消除其代谢方面的副作用。

近期发表在Lancet子刊的一项2期临床研究表明,二甲双胍会让糖皮质激素“更完美”,可保留其抗炎作用,而消除其代谢方面的副作用。

研究显示,试验持续12周时,在糖皮质激素累积剂量相当的患者中,二甲双胍虽然没有改善内脏与皮下脂肪面积比,但是皮下脂肪较安慰剂组患者明显减少。

此外,服用二甲双胍的激素应用患者中还观察到血糖、血脂以及肝脏和骨骼代谢指标的改善。

还观察到改善纤维蛋白溶解作用、降低炎症水平以及疾病活动期临床标志物水平。

图1 二甲双胍治疗12周对纤维蛋白溶解作用、炎症水平和骨密度的影响,以及改善呼吸困难的作用

研究还发现,与安慰剂相比,应用二甲双胍的患者肺炎(1 vs 7)、中重度感染(2 vs 11)以及由于不良事件而入院的病例数(1 vs 9)均较少。

不过二甲双胍组患者腹泻更为多见(18 vs 8)。

这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概念验证性2期临床试验,共纳入英国4家医院18~75岁无糖尿病的53例炎症性疾病患者,这些患者均持续接受泼尼松龙治疗(≥20 mg/天,应用≥4周,并在随后的12周内保持≥10 mg/天,或累积剂量当量)。

研究者按年龄和体重指数进行分层并根据计算机产生的表格,将这些患者按1:1比例随机分到二甲双胍组(n=26)或安慰剂组(n=27)。两组分别以递增剂量口服二甲双胍或安慰剂12周:最初5天按850 mg qd,接下来5天按 850 mg bid,之后按850 mg tid。最终二甲双胍组有19例,安慰剂组有21例符合主要结果分析条件。

来源:Pernicova I, Kelly S, Ajodha S, et al. Metformin to reduce metabolic complications and inflammation in patients on systemic glucocorticoid therapy: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roof-of-concept, phase 2 trial. Lancet Diabetes Endocrinol, 2020, 8(4): 278–291.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Lancet Diabetes Endo:二甲双胍可改善长期糖皮质激素治疗导致的不良事件

研究认为,二甲双胍可改善需采用糖皮质激素治疗的炎症性疾病部分代谢和临床结果,值得进一步研究

2020 AA/RCP/SE指南:肾上腺功能不全患者围术期糖皮质激素管理

2020年2月,麻醉医师协会(英国)(AA)联合英国皇家医师学会(RCP)、英国内分泌学会(SE)共同发布了肾上腺功能不全患者围术期糖皮质激素管理指南。主要目的是确保肾上腺功能不全患者在围手术期被确认并充分补充糖皮质激素。

Lancet:糖皮质激素在新冠肺炎中的应用,听听中国一线医生的观点

前几日,Lancet刊登了Clark Russell等撰写的一篇评论文章[1],文章认为,在非临床试验的情况下,激素不应该用于治疗2019-nCoV导致的肺损伤或休克。针对此文,柳叶刀近日刊登了中日医院曹彬教授作为通讯作者的一篇文章“On the use of corticosteroids for 2019-nCoV pneumonia”,从中国一线临床医生的角度,提出了不同的看法。全文链接

糖皮质激素引起的糖尿病,值得所有临床医生关注!

糖皮质激素因其多种作用,被广泛用于临床多种疾病的短期或长期治疗。但它是把双刃剑,在发挥作用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会引起一些副作用,血糖异常便是其中常见的情况之一。

NEJM:哮喘控制效果不佳黑人群体的治疗方案选择

研究认为,对于低剂量激素控制效果不佳的黑人哮喘患者,添加长效β-激动剂对青少年及成人患者更有效,增加激素剂量或添加长效β-激动剂对儿童患者均有较好的疗效

PNAS:新型糖皮质激素受体调节剂具有良好体内抗炎活性

已有的研究显示,非甾体化合物CpdX,最初在20年前被确定为可能的孕激素,不久之后,其被作为治疗炎症性疾病的可能药物,选择性地触发NFκB/ AP1介导的糖皮质激素受体的间接反式阻断功能。因此,其可能是一个选择性糖皮质激素受体激动剂调节剂(SE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