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troenterology:免疫治疗和癌症复发率研究(荟萃分析)

2016-04-09 Mechront 译 MedSci原创

哈佛医学院和哈佛医学院的Ashwin N. Ananthakrishnan博士和同事对16篇文献进行了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研究共涉及了11,702名免疫介导疾病和前次癌症史的患者,从前次癌症诊断后,进行了长达31,258人年的随访。分析结果表明,这类患者不管是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治疗、免疫调节剂治疗、联合治疗、还是无免疫抑制,他们的癌症复发率是相似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近期的Gastroenterolo

哈佛医学院和哈佛医学院的Ashwin N. Ananthakrishnan博士和同事对16篇文献进行了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研究共涉及了11,702名免疫介导疾病和前次癌症史的患者,从前次癌症诊断后,进行了长达31,258人年的随访。

分析结果表明,这类患者不管是接受抗肿瘤坏死因子治疗、免疫调节剂治疗、联合治疗、还是无免疫抑制,他们的癌症复发率是相似的。研究成果发表在近期的Gastroenterology

Ananthakrishnan和同事写道:“我们的研究结果为前次癌症患者重新开始免疫抑制治疗提供了安全保证,但是,我们不知道这之间确切的安全的时间间隔,因为纳入的试验中,这一方面均是由治疗医生自己决定的。”

纳入的患者中炎症性肠疾病和类风湿关节炎患者数目相当,还有一项研究纳入了牛皮癣患者。基于免疫抑制治疗类型分层研究后,研究人员进行随机效应荟萃分析,计算合并癌的发病率和不同治疗方法间的风险差异。

研究期间共识别了1698例新的原发或复发癌症,抗肿瘤坏死因子治疗、传统的免疫抑制剂治疗和没有免疫抑制组的患者其发生率具有可比性,联合免疫抑制组患者的癌症复发率稍高一些。

4222例无免疫抑制患者中,发生了609例新的或复发肿瘤(37.5/1000人年;95% CI,2.02-54.7)。1753例抗肿瘤坏死因子治疗的患者中,发生了215例新的或复发的肿瘤(33.8/1000人年;95% CI,22.3-45.2)。4382例患者常规免疫抑制剂治疗患者中,发生了718例新的或复发的肿瘤(36.2/1000人年;95% CI,17.7-54.7)。联合免疫抑制治疗组患者的合并发生率为54.5/1000人年(95% CI,29.7-79.3)。

对免疫治疗类型或免疫介导疾病类型进行亚组分析后,无论是新发还是复发肿瘤,各组间均具有可比性。癌症诊断6年内或6年后进行免疫抑制治疗,肿瘤新发或复发率的合并值相似。对癌症类型进行分层分析显示,只有皮肤癌患者的新发或复发率在免疫调节剂治疗组(71.6/1,000人年; 95% CI, 58.9-84.2)高于无免疫抑制治疗组的患者(50.8/1,000人年; 95% CI, 43.7-57.8; P = .035);免疫调节剂组与抗TNF治疗组相比,发生率也要高一些,但是没有统计学意义。

研究者总结说:“诊断癌症后其治疗测量是复杂的,需要考虑到癌症的自然历史、组织学类型、分级分期,以及潜在慢性炎症性疾病的发展等。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抗TNF治疗、常规免疫抑制剂治疗或联合免疫抑制不会增加这类人群的癌症复发风险。”

原始出处:

Shelton E, et al. Cancer Recurrence Following Immune-suppressive Therapies in Patients With Immune-mediated Disease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Gastroenterology. 2016;doi:10.1053/j.gastro.2016.03.037.

No link observed between immune-suppressive therapies, cancer recurrence.Healio.April 8, 2016

相关资讯

糖皮质激素对结缔组织病合并间质性肺病治疗的研究进展

糖皮质激素(glucocorticoid,GC)在生理状态下是维持机体正常物质代谢所必需的一种甾体类激素,在超生理剂量下,GC具有强大的抗炎、抗免疫作用,因而在临上其广泛应用于各种CTD及其并发症的治疗。 间质性肺病(interstitial lung disease,ILD)是CTD常见的并发症,其发病率和病死率较高,严重者可发展为呼吸衰竭导致患者死亡,因此早期

Thyroid:免疫抑制药物可降低突眼性甲状腺肿的复发率(荟萃分析)

研究者检索了PubMed、EMBASE等数据库,纳入了关于突眼性甲状腺肿使用免疫抑制治疗的随机或对照试验,进行系统回顾和荟萃分析,以明确免疫抑制药物对突眼性甲状腺肿患者复发率的影响。以甲亢复发作为主要的终点。次要终点包括甲状腺体积的减小和TSH受体抗体 [TRAb] 水平的下降。最终纳入了7项研究,涉及862名参与者。纳入的大多数试验样本量小,偏倚风险大。免疫抑制药物组(n=481)和对照组相比(

BMJ:罕见的胸锁关节脓毒性关节炎——案例报道

85岁老年女性,克罗恩病的恶化使用免疫抑制剂治疗期间,左肩膀疼痛,且疼痛加剧。肩膀和胸片未见明显异常。随后左颈部出现肿胀红斑。CT:左胸锁关节(SCJ)化脓性关节炎;继发左胸锁乳突肌脓肿(A)和锁骨病理性骨折(B)。如下图。使用免疫抑制的患者,脓毒性关节炎发病率增加。该患者表现为SCJ的脓毒性关节炎,表现为肩膀和胸部疼痛,诊断首选CT。并发症包括了颈部脓肿和纵隔炎。原始出处:Kiruthiga S

JAAD:痛苦的湿疹患者——类风湿性药物帮到你

湿疹(过敏性皮炎)是一种对病人的生活和睡眠产生不良影响的慢性皮肤疾病。因为它会引起病人皮肤极其瘙痒,并使相应部位的皮肤变红、粗糙。湿疹通常从婴儿期开始出现,并持续到儿童期。部分患者随着年龄的增长湿疹症状逐渐消失,但是也有些患者持续存在直至成年。常规采用类固醇药膏和口服药进行治疗,但是中重度湿疹患者的皮肤症状无法得以缓解。在《美国皮肤病学会杂志》上,研究人员在纽黑文市耶鲁大学医学院,介绍他们如何成功

Mult Scler:妊娠导致 NMOSD发作的危险因素

2010年欧洲神经病学联盟(EFNS)将视神经脊髓炎谱系疾病(NMOSDs)明确定义,特指一组潜在发病机制与视神经脊髓炎(NMO) 相近,但临床受累局限,不完全符合NMO诊断的相关疾病。AQP4是中枢神经系统主要的水通道蛋白,位于星形胶质细胞的足突上,AQP4是NMO-IgG的主要目标,这解释了NMO的病灶主要位于视神经及脊髓。 AQP4抗体通过血脑屏障部分进入中枢神经系统,立即遇到星形胶质细胞并

NEJM:炎症性肠病与癌症风险

近期,《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篇综述文章结果显示,炎症性肠病患者的各种癌症风险与慢性肠道炎症或者免疫抑制治疗有关。 “在慢性炎性疾病治疗中往往需要免疫抑制剂的长期使用,IBD是一种有趣的模型因为免疫抑制剂通过他们的抗炎作用会降低炎症相关癌症发病或者促进免疫抑制相关癌症,”Laurent Beaugerie教授(巴黎Saint-Antoine医院)和Steven H.Itzkowitz,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