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医疗卫生的数字化不一定带来光明的明天

2015-05-18 佚名 奇点网

罗伯特·韦希特尔医生是《数字医生》(The Digital Doctor: Hope, Hype, and Harm at the Dawn of Medicine’s Computer Age)这本书的作者。在书中他提出了一个核心观点:我们需要警醒,对医疗卫生产业进行数字化革命并不一定会让一切变得更美好。韦希特尔医生用一个恐怖却又具有警示意义的医疗故事讲述了他的观点。在故事中,主人公面临

罗伯特·韦希特尔医生是《数字医生》(The Digital Doctor: Hope, Hype, and Harm at the Dawn of Medicine’s Computer Age)这本书的作者。在书中他提出了一个核心观点:我们需要警醒,对医疗卫生产业进行数字化革命并不一定会让一切变得更美好。

韦希特尔医生用一个恐怖却又具有警示意义的医疗故事讲述了他的观点。在故事中,主人公面临过度服药带来的生命危险。医生开出了过量的药物,药房根据医嘱配备了药物,而护士在负责安排患者服用药物。他们所有人都不是故意要加害病人,只是被电子病历(EHR)系统的不同方面搞的晕头转向,因此铸下大错。护士本来应该是医疗责任链条中的最后一环。她虽然对医生为青少年病人开具如此大剂量抗生素感到吃惊,但却选择继续执行医嘱。因为她看到抗生素的计量与电脑屏幕上电子病历系统中给出的数据完全一致,而且药物的条形码也经过扫描检验。换句话说,电子病历系统中一系列内置防止错误(比如把错误的药品使用在错误的病人身上)发生的检查手段给了护士错误的自信,让她盲目相信根据系统指示做出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因此,她带着这份“自信”给一位青少年病人使用了高于标准值39倍的抗生素药物。
 
这个医疗事故发生在旧金山加州大学的教学医院中,而韦希特尔医生则是在2013年年中的一次内部检查中了解到此事。“那时候,我才知道我亲爱的同事们被技术搞的神魂颠倒。我有必要写下这一切给大家提个醒。”韦希特尔医生的妻子凯特·海芙纳(Katie Hafner)是一位技术记者,她一直指导他如何挖掘故事,了解自动化技术对医疗安全的利与弊。
 
韦希特尔医生提出了“院派医生”(病人住院期间代替家庭医生者)这个术语,而且研发了帮助医生整合医疗护理工作的专业技术。作为一名对技术充满兴趣的医生,他曾经非常支持对医疗记录进行电子化处理,也认为医疗系统之间交换电子数据是一件潜力无穷的好事。从长远角度来看,韦希特尔医生依旧对数字化工具的潜力保持乐观态度。他在书中用了大量篇幅阐述云技术和医疗技术中消费者导向型创新的潜力,分析了类似Athenahealth这样新兴巨头和小型创业企业的作用。他还在书的末尾部分描绘了经历数字化技术革命之后医疗卫生系统未来的样子。在他看来,未来的医疗卫生系统将更具有前瞻性。在可穿戴设备的监控和帮助下,我们能够不断改善自身健康,而医院也能在患者家中为其提供预防性护理工作。在医院和医生办公室,临床医生将摆脱键盘录入和复杂用户界面的束缚,利用语音转录技术记录自己的笔记和其他有用的信息。
 
在书中他理智地告诉我们,医疗卫生系统距离这种美好而理想的明天还有一段距离。
 
他写道:“虽然医疗领域的数字化革命在未来必定是人们期待已久的‘破坏性创新’,可就目前而言,这种技术只带来了破坏。它破坏了医患关系,破坏了临床医生之间的互动与工作流程,破坏了我们测量东西的方式,更是影响了我们改进优化医疗系统。直到几年之前,我才在医疗专业领域听说了‘意料之外的结果’这个术语。而现在,这个名词每天都萦绕在我们耳边。”
 
其实,医生们对电子病历系统非常不满。他们担心这种技术会降低医疗卫生过程的安全性。
 
韦希特尔医生担心的是医生虽然和护士坐在一起办公,但是他们却利用键盘和屏幕替代语言交流。这和家庭中的社交困境产不多:家庭成员围坐在餐桌旁,但他们互不说话,反而各自玩弄着手机。也许你在工作中也见过类似的情况。我们应该清楚,合作和交流技术本应帮我们改善交互情况,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让人们失去人性。
 
在医疗卫生领域,韦希特尔医生看到了一种丧失人性接触的危险情况——医生们要忙着打字,因此他们不再与患者保持眼神交流;护士过度信任技术和屏幕上的数据,因此在遇到可疑药物剂量时不再给医生提醒。
 
自动化技术减少破坏了人们之间的互动交流,有时候还弱化了人们的能力。这种情况不仅仅出现在医疗卫生产业,其他产业也未能幸免。比如,波音公司的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指出,飞机机长和副驾驶之间的交流互动越来越少,因为机舱内的自动驾驶技术越来越发达。“问题是机组人员越来越习惯于让自动驾驶装置操纵飞机,因此专业技能有所退化。一旦这个系统失灵,他们很难在危机中表现的像一个团队一样。”
 
韦希特尔医生还发现,航空业为医疗卫生产业提供了一些有积极意义的经验教训。比如,飞机的驾驶舱系统会给飞行员提供信号,提醒他们遇到一般情况和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然而,系统对这两种情况的报警信号区别很大。遇到危及生命的紧急情况时,驾驶系统会发出多种声音信号和可见信号,从而提醒驾驶员他们所处境地的危险性。医疗工作者经常抱怨自己处于“警报疲劳状态”,因为系统无论遇到什么情况总是会以相同的音量给出相同的警报。这让医疗人员很容易养成忽视报警信号或者直接关闭警报的习惯,因为大部分报警都是无关紧要的小问题。在前面提到那个青少年患者被注射39倍抗生素的案例中,电子病历系统给出了多种报警信息,但是所有当事人都选择忽略。
 
联邦项目鼓励医生办公室和医院使用电子病历技术,其主要理由就是该系统能改善提高病人的安全情况。作为经济刺激项目的一部分,奥巴马政府提供资金激励以促使更多医疗机构采用电子病历系统。其实此前布什政府也曾经试图推广这一技术,但是他们没有提供资金支持和激励手段。
 
电子病历系统的确是可以提升患者安全。每天,这个软件都能预防为错误的病人配发错误药物的情况产生,也能提醒医生他们草草翻阅纸质病案时可能在忽视的药物之间危险相互作用。医疗人员对该系统心存抱怨是因为它的数据输入要求过于繁杂,而不是抱怨系统对医疗卫生过程的安全有不利影响。大部分情况下,电子病历系统笨拙的用户界面实在令人烦躁。
 
在书中韦希特尔医生用五章的篇幅描述了医疗过程中每一个环节是如何出错,最终导致了医疗事故的发生。不过他指出,造成悲剧的根源还是EPIC电子病历系统令人不知所云的对话框误导了当事人,而且医生和药剂师之间缺少沟通合作。当初药剂师发现医生的用药医嘱模糊不清,因此他对其进行了标记反馈。接着,医生用一份更清楚具体的医嘱进行了“澄清”。可是,EPIC电子病历系统的用户界面以两种不同单位规定剂量–毫克和毫克每公斤体重。其中,后者是需要根据患者体重来对用药剂量进行具体调整的。事故中的患者还是个孩子,因此药剂师希望用按照体重调整的方式对其用药。医生误解了药剂师的意思,因此他在医嘱中重新加入了他希望按照毫克计算的药剂量,忽视了系统用户界面中两种不同用药剂量单位之间的区别。这样一来,电子病历系统中的正式用药记录就是以原本应该正常使用的药剂毫克数乘以患者体重(38.5公斤)。系统发现问题后对医生和药剂师发出了警报提醒,提升用药剂量高出了标准值39倍。但是当事人均选择忽视这个提醒,因为他们此前就忽视过无数个Epic系统警报也没出什么事情。接着机器人分药设备按照医嘱配好了药品,并打上了检验条形码。如此一来,护士自然就相信这是给正确患者的正确剂量。
 
在这个案例中,患者最终癫痫大发作而停止了呼吸。幸运的是他没有死,不过他的母亲依旧担心过度用药对这个长期患病的孩子会产生长期副作用。
 
虽然韦希特尔医生认为Epic电子病历系统用户界面的问题是导致医疗事故发生的原因之一,但他也承认加州大学教学医院选择使用这款软件给医疗事故的发生创造了可能。作为一所不时对新疗法进行实验的教学医院,加州大学教学医院没有配置不允许使用任何超过自定义最大剂量药物的功能,这就给过度用药埋下了隐患。这种不使用安全功能的行政管理决策可能会定期为病人带来风险。
 
值得称赞的是,加州大学教学医院、Epic和受害者家属选择搁置对法律责任的担忧,允许韦希特尔医生公开描述这起医疗事故和数字化医疗的现状。虽然韦希特尔医生不是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的人,但他对人们提出了警告:医疗卫生产业正在经历一场困难、混乱且具有破坏性的转变,未来的前景不一定是我们预期的那么美好光明。
 
他相信,电子病历系统用户界面、警报、数据交换这样目前令人头疼的问题将在十年内得到解决。可是他还写道:“但是最终,我们还是要面对一堆乱七八糟的问题且无法实现数字化的问题。比如医生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医患关系如何协调。即便有一天我们能让机器学会一切事情,并让它们完全按照我们的要求行事,但我们依旧让保留医疗人员,以便患者在最需要帮助和无助的时候可以向其寻求帮助。人的作用是不可以被完全替代的。”
 
换句话说。无论技术的能力多么强大,人类始终要面对一个挑战:如何与机器和技术高效合作,以满足人们的需求。同时,技术还存在很大的改进空间,从而确保自身利大于弊。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1)
#插入话题
  1. 2015-05-18 Dr.LV

    有利有弊

    0

相关资讯

iPad是未来医疗卫生行业的优秀应用工具

无论人们对医疗卫生行业有怎样的预测,苹果及其系列产品已经不可阻挡的走进了这个行业。未来的医疗信息化将会怎样?苹果产品在医疗卫生行业将有怎样的应用?苹果公司引领的平板电脑时代已经过去三年了,但iPad仍只不过被用作美化了的触屏设备。盖布里埃尔·坎贾诺、罗恩·凯恩和大卫·温德豪森三位医疗服务公司的高管审视了iPad在未来医疗卫生行业中可能起到的关键作用。对于推销员来说,营销工作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向医生展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