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ain:重度抑郁症遗传风险预测遗忘型轻度认知障碍患者向阿尔兹海默症转换的神经生物学机制

2018-12-11 佚名 天津医科大学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天津市功能影像重点实验室于春水教授课题组最近报道了重度抑郁症遗传风险预测遗忘型轻度认知障碍患者向阿尔兹海默症转换的神经生物学机制,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Brain》,题目为“Neurobiological substrates underlying the effect of genomic risk for depression on the conversion of amn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天津市功能影像重点实验室于春水教授课题组最近报道了重度抑郁症遗传风险预测遗忘型轻度认知障碍患者向阿尔兹海默症转换的神经生物学机制,相关研究成果发表在《Brain》,题目为“Neurobiological substrates underlying the effect of genomic risk for depression on the conversion of amnestic mild cognitive impairment”。

遗忘型轻度认知障碍(aMCI)是一种认知缺陷状态,其严重程度不足以满足阿尔兹海默症(AD)的诊断标准,但是进展为AD的可能性极高。因此,在AD的早期预防过程中,确定能够预测从aMCI向AD转换的生物学标志是具有及其重要的临床意义的。其中,重度抑郁症(MDD)病史、抑郁症状、MDD并存诊断等均被证实可以增加aMCI向AD的转换风险。

该课题组通过临床样本的大数据分析发现MDD多基因风险评分(PRSMDD)可以预测aMCI向AD的转换风险。为了排除PRSMDD对aMCI转化的预测作用是由MDD和AD共同遗传变异所导致的可能性,此研究去除这两种疾病的常见遗传变异,构建MDD特异性遗传变异风险评分(PRSsMDD),发现PRSsMDD依然能够独立显着预测aMCI向AD的转换,并且左侧海马体积可以介导PRSsMDD与aMCI患者转换之间的因果关系链。同时,在PRSsMDD等级分组中,高分PRSsMDD组aMCI患者10年转换率(65.38%)比低分PRSsMDD组aMCI患者(49.13%)高出16.25%。

该课题组进一步探索上述预测效应背后的神经生物学机制。首先,使用两种生物信息学方法将构成PRSSMDD的遗传变异精细定位到基因中,基因富集分析和蛋白质-蛋白质相互作用网络分析均表明这些基因主要与神经元发育过程有关,并且参与淀粉样蛋白-β蛋白与其前体之间的分子结合,而这正是众所周知的AD患病的神经病理学机制。其次,本研究进一步证实这些基因在海马组织中主要于胎儿早中阶段发育期间具有时间特异性表达,并且主要在海马锥体神经元和中间神经元中具有细胞特异性表达。

本研究不仅发现PRSsMDD可以独立预测aMCI向AD的转换,PRSsMDD和PRSsAD的联合使用可以筛选出具有高度转换风险的aMCI患者,而且进一步证实预测背后的神经生物学机制,为AD患者的检测和早期预防提供了潜在的生物学靶标。

原始出处: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8-12-12 lietome24

    好文,值得点赞,更值得收藏!慢慢领会学习的。给点个赞!

    0

  2. 2018-12-11 天地飞扬

    了解一下,谢谢分享!

    0

相关资讯

阿戈美拉汀治疗抑郁症临床应用专家建议

抑郁症具有高患病率、高复发率和疾病负担重等特点, 经规范治疗, 仍有部分患者疗效欠佳或存在残留症状。阿戈美拉汀作为一种新的抗抑郁药, 其作用机制突破了传统单胺递质系统, 特异性激动褪黑素受体, 同时拮抗5- HT2C受体。由于其独特的作用机制, 阿戈美拉汀除了改善抑郁情绪, 还具有调节睡眠和生物节律、性功能影响少、耐受性好、不影响体重、撤药反应小等优势。因为阿戈美拉汀潜在肝功能损害的风险, 临床使

抑郁症机制-脑肠轴作用机制受到广泛关注

长期以来,人类及其肠道内的菌群相互依存,有着共同的进化史。巧合的是,人肠道内微生物的重量竟然和大脑的重量不相上下。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越来越认识到,脑肠轴在维持大脑健康和压力反应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肠道菌群已经成为这一轴的主要调节器。因此,利用肠道菌群治疗与压力相关精神障碍(如抑郁症)成为可能。在2018年ECNP大会上,来自爱尔兰科克大学的Cryan JF教授提出了这一观点,其指出:近期

Nature:抑郁症的大脑发生机制

在一项新的临床前研究中,由生理学教授Scott Thompson博士领导的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MSOM)的科学家们发现了与“快乐和奖励”相关的大脑活动的变化。

PLOS ONE:免疫相关抑郁症中的抑郁症生物标志物

最近,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探究,目的是确定以前未被认识的生物途径和生物标志物,可能会扩大抑郁症的炎症假说。

Mol Psychiatry:抑郁症临床诊断或有生物标记物

东南大学医学院姚红红教授课题组、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张志珺教授和谢春明研究员课题组以“CircDYM ameliorates depressive-like behavior by targeting miR-9 to regulate microglial activation via HSP90 ubiquitination”为题在Nature出版集团旗下的精神病学杂志《Molecular P

J Aller Cl Imm-Pract:哮喘与抑郁症的关系

由此可见,该研究中观察到哮喘与抑郁症之间存在的双向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