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近期听力损失研究进展(九)

2021-07-23 AlexYang MedSci原创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

听力损失(hearing loss)又称聋度(deafness)或听力级(hearing level)。是人耳在某一频率的听阈比正常听阈高出的分贝数。由于年龄关系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老年性耳聋;由于社会环境噪声(年龄、职业性噪声和疾病等影响除外)产生的听力损失称为社会性耳聋;职业性噪声导致的听力损失称为噪声性耳聋。梅斯医学小编整理了近期听力损失的研究进展,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

【1】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儿童和成人中度和重度鼓膜收缩的比较分析

鼓膜收缩是指鼓膜松弛部(PF)和/或鼓膜紧张部(PT)向海角中间化的现象。它们在胆脂瘤的发病机制中起着关键作用。尽管该疾病影响所有年龄组,但儿科人群的风险似乎最大。事实上,中耳(ME)的早期炎症阶段,如复发性急性中耳炎和渗出性中耳炎,在儿童中更为普遍,在缺乏阻断机制的情况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演变成听裂的不可逆转的组织变化,进一步导致鼓膜中度和重度收缩,甚至是胆脂瘤。

由于证明儿童和成人收缩严重程度与听力损失程度之间相关性的研究文献有限。近期,有研究人员比较了儿童和成人鼓膜(TM)收缩的位置、严重程度和气骨间隙(ABG)的差异情况。

研究是一项横断面研究,在一家三级医院进行。研究人员对2000年8月至2019年1月期间连续的中度或重度TM收缩的患者(661只耳朵)进行了评估。小儿患者(42.4%)的平均年龄(平均值±标准差)为11.7±3.3岁,成人患者(57.6%)为46.4±5岁。所有患者都进行了视频耳镜检查和纯音测听。主要的结果是收缩的位置、患病率和严重程度。

结果发现,成人松弛部收缩的发生率较高,而儿童紧张部收缩的发生率较高(P=0.00)。儿童和成人之间PF和PT收缩严重程度相似(分别为P=0.37和P=0.10)。儿童(27.8%)和成人(33.3%)的渗出情况相似。儿童ABG PTA的中位分贝听力水平(dB HL)(最低-最高)为13.75 dB(0-57.5 dB HL),成人为13.75 dB(0-58.7 dB)(p=0.48)。儿童和成人的ABG PTA大小没有差异(p=0.71);PF收缩(p=0.14)和PT收缩(p=0.35)的ABG大小也没有差异;PF和PT收缩之间也不存在关联(p=0.56)。

综上所述,儿童的PT收缩更普遍,成人的PF收缩更普遍。根据收缩的严重程度,两组之间没有差异。另外,儿童和成人的气骨间隙大小相似。

【2】Hum Mol Genet:编码泛素水解酶的USP48的突变与常染色体显性非综合征性遗传性听力损失有关

听力损失是最常见的感官障碍,估计影响全世界6%的人口。大约60%的遗传性耳聋是由于内耳结构的异常,如耳蜗和听觉神经。其遗传可分为综合症(30%以上的病例)和非综合症(70%以上的病例)两种形式。尽管已经有大约120个基因与非综合症遗传性听力损失(NSHHL)有关,但目前的基因测试在几乎一半的案例中无法提供诊,表明了还存在许多新的耳聋基因。

非综合征遗传性听力损失(NSHHL)是一种遗传上的异质性感觉障碍,已经有大约120个基因与之相关。

近期,有研究人员通过外显子测序和数据汇总,发现了一个家族中有6名受影响个体和1名不相关的NSHHL患者,该不相关的患者中USP48存在预测的有害错义变异。研究人员还发现第8名患者存在单侧耳蜗神经增生和同一基因的一个新的剪接变异。USP48在进化约束下编码一个泛素羧基末端水解酶。变体的致病性得到了体外实验的支持,即体外实验显示变异的蛋白质不能水解四泛素。相应地,包含有家族性错义变异的蛋白质的三维结构分析显示,其影响了控制与泛素结合的一个环。另外,与USP48对听觉功能的贡献相一致,免疫组织学显示,该蛋白在发育中的人类内耳中表达,特别是在螺旋神经节神经元、外沟、螺旋边缘的齿间细胞、血管纹、Reissner膜以及对听觉发育至关重要的瞬态Kolliker器官中。斑马鱼中敲除USP48(USP48同源蛋白)表现为初级运动神经元发育延迟,支配耳朵的平衡听觉神经元发育较差,游泳速度下降并有绕圈游泳行为,表明存在前庭功能障碍和听力受损。与此相印证的是,声学惊吓反应试验显示,缺乏USP48功能的斑马鱼在600Hz和800Hz时的听觉反应明显下降。

综上所述,他们通过结合外显子测序、动物模型、免疫组织学和分子检测多种方法,阐释了一个新的常染色体显性NSHHL基因USP48。

【3】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牙科设备对牙医的噪音干扰和听力损失的影响

职业性NIHL占致残性HL的7%到16%,是由长期和过度暴露于危险水平的噪声引起的,其特点是在3-6kHz范围内灵敏度永久性降低(>20dB HL),而在较低和较高频率下灵敏度正常。众所周知,牙科专业人员暴露在与他们的工作有关的噪音中,这些噪音有着各种来源:吸痰器、超声波洗牙器、高速和低速手机、涡轮机、抽吸装置等。

在牙医中,长期暴露于职业性噪声往往与噪声引起的听力损失(NIHL)有关。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由于暴露于当代牙科设备产生的噪音而导致的潜在听力损失(HL)情况和自我报告的烦扰。

研究有三个队列参加。53名服务超过5年的牙医,47名服务不超过5年的牙医以及53名药剂师作为对照,年龄和性别均与第一组相匹配。在排除了一个人之后,研究人员利用弗兰芒语版的噪音中数字三连音测试(DTT)对304只耳朵的听力进行了筛选。如果筛选失败,则对双耳进行耳镜检查和纯音测听(PTA)。此外,还用一份定制的调查问卷评估了信息、知识、暴露、烦扰、健康和预防措施情况。

结果发现,牙医发生NIHL的频率并不明显高于对照组。然而,牙医显示出明显更多的烦扰(与他们设备的噪音有关),并且比药剂师报告了更多的抱怨。所有三组都表示缺乏听力保健的知识。

综上所述,虽然当代牙科的噪音水平并不有害,也不会诱发NIHL,但设备发出的声音令人不安,影响心理健康。他们的研究呼吁提高对声音暴露后果的认识,强调需要定期监测和保护牙医的听力。

【4】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不同年龄段的先天性耳聋儿童对圆窗膜电刺激的电诱发听觉脑干反应

电诱发听觉脑干反应(eABR)是一种客观和有效的方法,用以评估听觉传导途径的功能,直至脑干水平。eABR可以在电刺激听觉神经末梢的螺旋神经节细胞后的前10毫秒内从头皮上记录,它触发了听觉神经和脑干产生一系列的电活动,并可用来估计螺旋神经节细胞的存活率,并能够反映周围听觉通路中神经编码的关键同步成分。eABR组分的起源与由听觉刺激诱发的听觉脑干反应(ABR)组分基本相似,第三波(eIII)认为产生于中脑干,第五波(eV)产生于上脑干。

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电诱发听觉脑干反应(eABRs)对圆窗龛(RWN)和圆窗膜(RWM)电刺激的作用,以及耳聋持续时间对听觉通路到脑干水平功能的影响。

研究人员根据人工耳蜗(CI)植入时的年龄,将99名重度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儿童分为四组:≤12个月(A组),13-36个月(B组),37-60个月(C组)和>60个月(D组)。在CI使用期间,通过电刺激RWN和RWM来诱发eABRs。

研究结果发现,RWM刺激的eABR提取率比RWN刺激更高,且阈值更低。四组中RWM刺激的eⅢ延迟和eⅢ-eⅤ延迟间隔相似。然而,早期CI(A组)儿童的eⅤ潜伏期明显短于其他儿童。

综上所述,与RWN相比,RWM的电刺激诱发的eABR在评估听觉传导通路的功能方面更加稳定和敏感。从eⅤ潜伏期来看,上脑干通路的发育可能更容易受到长期耳聋的影响。

【5】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婴儿单侧听力损失确诊后的决策

当婴儿通过新生儿听力筛查确定为患有听力损失时,父母需要做出可能会对孩子产生终身影响的决定。2001年澳大利亚开始普及新生儿听力筛查时,除了定期监测孩子的听力外,父母几乎没有其他选择来管理婴儿的单侧听力损失(UHL)。近几年来,这种情况有所改变。患有单侧听力损失的儿童与患有双侧听力损失的儿童有了相同的选择。

目前,患有单侧听力损失(UHL)婴儿的父母在了解婴儿是否需要额外的支持之前,就已经根据有限的证据决定了如何管理他们的听力损失。近期,有研究人员调查了父母和临床医生在新生儿听力筛查后对UHL管理的决策过程。

研究人员招募了两个方便的样本。15名4岁以下永久性UHL患儿的父母和14位临床医生。通过半结构式访谈的主题分析,从家长和临床医生的角度深入了解了决策的复杂性。结果发现,决策过程有三个主要的主题:决策的动机、有限的证据造成的不确定性,以及现有证据建立的确定性。家长和临床医生的不同经验和意见突出了在有争议的意见和没有明确的最佳管理方案时决策的复杂性。

综上所述,父母对他们孩子的UHL管理所做的选择可能会对他们的孩子产生终身的影响。在父母能够有效地评估其选择的短期和长期后果,以及在长期内是否利大于弊之前,仍旧需要回答许多问题。这种不确定性对专业人员和家长来说是一种挑战,并有可能出现认知偏差,影响临床和家长的决策。

【6】Occup Environ Med:预防噪声引起听力损失的日常噪声监测干预的可行性

听力损失是一种慢性疾病,不仅会导致健康和生产力下降,而且还与许多其他有害的后遗症有关。职业环境中的噪声暴露是造成听力损失的主要原因。

尽管存在符合监管标准的听力保护计划,但噪声引起的听力损失(NIHL)仍然是最普遍的职业病之一。强制性的日常噪声暴露监测与NIHL风险的降低有关。近期,有研究人员报告了受噪音影响的工作人员中进行日常自愿噪声监测的经验。

一家金属制造公司三个地点的工人自愿使用耳内噪声监测设备,该设备可以每天记录和下载他们的听力保护装置内的噪声暴露。研究人员将这些志愿者的听力损失率(以分贝听力水平/年为单位)与同一公司的对照组进行了比较,这些对照在职称、年龄、性别、种族、工厂位置和基线听力水平方面都与研究组是匹配的。

在随访期间,有110名志愿者平均每年监测150次日常噪声暴露。听力保护装置内的噪声暴露低于从公司记录中估计的环境噪声水平。虽然志愿者和对照组之间的听力损失率没有显著差异,但每年下载暴露150次噪音记录志愿者的听力损失比下载次数少的志愿者要轻。

综上所述,他们的结果表明,工人自愿每天监测噪声暴露是可行的,而且下载频率越高,听力损失就越少。如果噪声监测技术的进一步发展能够提高可用性并解决日常使用的障碍,那么定期自我监测噪声暴露可以提高听力保护方案的有效性。

【7】Eur Arch Otorhinolaryngol:顺铂化疗对内耳功能和血清prestin浓度的影响

顺铂是一种化疗烷化剂,对治疗不同的恶性肿瘤如头/颈部、肺、膀胱、宫颈、卵巢、睾丸和胃肠系统癌症非常有效。其主要副作用之一是不可逆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NHL),大约62%的患者会出现这种情况。

由于顺铂化疗的主要副作用之一是不可逆转的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近期,有研究人员评估了血清prestin浓度作为潜在的耳蜗生物标志物与顺铂化疗后患者的听觉发现之间的相关性情况。

该前瞻性研究共包括52名18-75岁的患者。所有受试者都是从一家三级医院的放疗和肿瘤中心招募的。在基线和1-3周的化疗后评估了听力参数,测量了血清prestin的浓度。内耳功能通过纯音测听(PTA)和耳声发射畸变产物(DPOAE)进行评估。研究人员还进行重复测量方差分析评估了PTA、DPOAE、血清prestin浓度和顺铂累积剂量之间的关系。

研究共有52名患者(36名女性)参加。PTA结果显示,耳毒性在顺铂累积剂量高的患者中更为常见(χ2趋势=15.25;P<0.001)。DPOAE反应显示,38.5%的患者在接受40-80mg顺铂给药后出现耳毒性改变。在接受40-80毫克顺铂后,血清prestin浓度从130增加到230pg/ml。接受顺铂80毫克以上后,prestin浓度与DPOAE反应的耳毒性变化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

综上所述,研究显示prestin浓度与DPOAE诊断的耳毒性之间存在相关性。prestin浓度的早期上升特别重要,且是听力损失的早期信号。建议今后的研究调查不同剂量的顺铂对prestin浓度的影响以及耳毒性和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相关性。

【8】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先天性腭裂儿童的传导性听力损失与腭裂语言特征之间的关系

腭裂儿童是传导性听力损失和腭裂语言特征(CSCs)的高危人群,但对听力损失是否会促进CSCs的发展而影响该类群的语言发展的相关研究有限。

近期,有研究人员利用英国一项大型全国性队列研究(The Cleft Collective)的数据,探讨了18至24个月的腭裂(+/-唇裂)儿童中,听力损失史和CSCs之间的关系。

语言治疗师(SLTs)为123名招募到腭裂集体研究的参与者提供了统一的评估信息,并报告了诊断的听力损失的历史,对听力损失的干预以及CSCs的存在情况。每个参与者均完成辅音清单。之后,研究人员对听力损失和CSCs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统计分析,并对辅音清单进行了分析,从而提供语言获得与听力关系有关的信息。

结果发现,诊断出的听力损失史与CSCs的存在之间有着统计学上的显著关系(P<0.05)。对辅音清单的分析表明,与听力正常的儿童相比,有诊断听力损失的儿童使用了较少的口腔辅音(P<0.05)。

综上所述,他们的研究提供了一些证据,证明传导性听力损失会影响腭裂儿童的语言功能,并促进CSCs的发展。因此,腭裂患儿从出生起就应进行听力学密切监测,以确保听力得到优化,从而利于语言的发展。SLT服务也应密切监测那些已确定有听力损失儿童的语言发展,以便在适当的时候提供早期干预。另外,继续收集大量儿童样本的数据,将提供更多关于如何更好地管理该类听力损失的证据。这也将使人们进一步了解传导性听力损失对腭裂儿童语言发展的长期影响。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先天性腭裂儿童的传导性听力损失与腭裂语言特征之间的关系

腭裂儿童是传导性听力损失和腭裂语言特征(CSCs)的高危人群,但对听力损失是否会促进CSCs的发展而影响该类群的语言发展的相关研究有限。

Occup Environ Med:预防噪声引起听力损失的日常噪声监测干预的可行性

听力损失是一种慢性疾病,不仅会导致健康和生产力下降,而且还与许多其他有害的后遗症有关。职业环境中的噪声暴露是造成听力损失的主要原因。

Int J Environ Res Public Health:CPAP治疗能改善睡眠呼吸障碍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患者的纯音测听阈值

感音神经性听力损失(SNHL)是由耳蜗毛细胞损失和相关的听觉神经功能障碍引起的,是最常见的老年疾病之一。听力损失导致的语言交流障碍可能与社会孤立、焦虑、抑郁、认知障碍和生活质量下降有关。近年来,SNH

Molecules:超声微泡能够增强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疗法治疗噪声诱发听力损失的效果

内耳是一个脆弱的感觉器官,负责听力和平衡。在成年哺乳动物中,由于耳蜗毛细胞没有再生能力,对耳蜗的损害往往导致永久性的听力损失。因此,及时和有效的疗法在内耳疾病中对实现更好的听力恢复起着关键作用。耳内给

Ear Hear:有源和无源经皮骨传导听觉设备:系统回顾和元分析

有源和无源经皮设备(tBCHD)已引入以解决经皮设备的并发症问题。通过证据综合实践对有源和无源设备进行直接比较是不完整的。近期,有研究人员通过系统综述和元分析,综合和比较了有源和无源tBCHDs的听力

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婴儿单侧听力损失确诊后的决策

当婴儿通过新生儿听力筛查确定为患有听力损失时,父母需要做出可能会对孩子产生终身影响的决定。2001年澳大利亚开始普及新生儿听力筛查时,除了定期监测孩子的听力外,父母几乎没有其他选择来管理婴儿的单侧听力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