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只是恶心呕吐,为什么给我吃抗精神病的药?

2019-07-01 王园园 上海药讯

最近在肿瘤科查房的时候,被一个患者拉住了。 他问我:“医生,我只是恶心呕吐,为什么给我吃抗精神病的药?”


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药学部  王园园

最近在肿瘤科查房的时候,被一个患者拉住了。

他问我:“医生,我只是恶心呕吐,为什么给我吃抗精神病的药?”

我连忙看了一下他的医嘱单,“你说的哪个药?”

他说:“奥氮平啊,我查了下说明书,这是一种抗精神病的药,我没有这个问题啊,为什么给我用这个?是不是搞错了?”

这个患者用药安全意识很好,喜欢明明白白的用药,这是非常好的。

但是医生这么用当然也是有道理的,今天我就在这里给大家讲讲为啥要用这么一个药?

首先,从药理机制上来看,奥氮平主要是通过拮抗中枢神经系统多巴胺受体(治疗恶心、谵妄),抑制5-HT2(受体)(失眠、焦虑、恶病质)及抗胆碱能作用来发挥药效。

再来看下癌症患者恶心呕吐的机制:化疗药物及其代谢产物刺激和近段小肠粘膜或经血液循环作用于肠嗜铬细胞,肠嗜铬细胞释放神经递质(5-HT3、多巴胺受体、乙酰胆碱受体、NK-1受体、阿片类受体、组织胺、皮质醇等),刺激肠壁上的迷走神经和内脏神经传入纤维,将信号传入到脑干直接刺激呕吐中枢的神经核,然后患者就会发生恶心呕吐。

从上面两个图可以明显的看到,奥氮平作用的受体,正是导致化疗患者发生恶心呕吐的其中的几个受体,所以从理论上讲,这个药应该可以对患者的恶心呕吐的控制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临床从来不能只是基于假设。

为此,一项发表在《新英格兰杂志》上的多中心、随机、双盲对照Ⅲ期临床试验发现奥氮平可以显著提升标准联合方案对化疗恶心呕吐的预防作用。在化疗后的3个时间段,与安慰剂相比,奥氮平组的完全缓解率显著增加。

具体结果为:化疗后0~24 h,奥氮平组vs安慰剂组73.8% vs 45.3%,化疗后25~120 h,奥氮平组vs安慰剂组42.4% vs 25.4%,化疗后120 h,奥氮平组vs安慰剂组37.3% vs 21.9%。

另外还有一项随机双盲的II期研究对比了10mg奥氮平对比5mg奥氮平治疗顺铂所致严重呕吐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发现10mg、5mg奥氮平都能明显改善迟发性呕吐(呕吐控制率:77.6% vs 85.7%),5mg奥氮平不良反应更少,疗效更佳,适合推荐。所以现在临床上使用更多的是5mg的剂量。

奥氮平作为一个抗精神病的老药,最近几年在抗恶心呕吐方面的研究比较多,也取得了很好的临床结果。基于最近的一些临床结果,NCCN发布的指南里也推荐在HEC/ MEC中使用奥氮平/帕洛诺司琼/地塞米松交替使用作为预防恶心呕吐的方案。但是现在临床研究进展太快,而我们经常查的说明书,更新的比较慢,有时候为了患者能及时得到更好的获益,临床上用药会根据最新的指南来用药。所以就出现了上面患者的疑问,虽然说明书中未有这个适应症,但是医生也是有根据的在用药,并没有用错。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19-07-07 1de33e15m69(暂无匿称)

    现在手机都安装了医口袋,啥药查不见,但是医院输液引起急性肾损伤导致小便解不出来,我妈吃了虫草五粒才解了出来,幸亏提前留着应急,亲人住院必须陪护在侧

    0

  2. 2019-07-05 百草

    666

    0

相关资讯

【2019ASCO 支持/姑息治疗情报局】奥氮平对比阿瑞匹坦研究,关注化疗相关性恶心呕吐的优化管理

化疗诱导的恶心呕吐(CINV)的管理仍存在挑战。奥氮平(OLN)相比阿瑞匹坦(APR)可能提供多种获益,成为目前标准治疗,尤其是在恶心的控制以及成本效益方面。然而,推荐剂量的OLN导致的镇静作用妨碍其在肿瘤临床实践中的广泛使用。

奥氮平5mg联合标准止吐方案或可作为预防顺铂所致恶心呕吐的新型止吐方案

奥氮平10mg联合标准止吐方案(阿瑞匹坦、帕洛诺司琼及地塞米松)已被推荐用于预防高致吐风险化疗所致恶心呕吐,而指南同时也提出有镇静风险的患者可考虑使用奥氮平5mg。既往II期临床试验中奥氮平5mg显示出了同样的止吐效果且嗜睡的副作用更小。因此,日本的学者进行了一项III期临床试验以评估奥氮平5mg联合标准止吐方案预防顺铂化疗所致恶心呕吐的疗效。

化疗所致恶心呕吐全程管理上海专家共识(2018年版)

为进一步在上海地区积极、合理、规范地预防和处理肿瘤治疗相关的恶心呕吐,保障患者的治疗强度和医疗安全,在参考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NCCN)指南、癌症支持疗法多国学会(Multi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MASCC)/欧洲临床肿瘤协会(European

Obstet Gynecol:昂丹司琼治疗妊娠恶心呕吐与特定出生缺陷风险之间的关系

由此可见,用于治疗妊娠恶心和呕吐的昂丹司琼使用率增加至了13%。 对于所研究的大多数特定出生缺陷,与未治疗相比,妊娠早期使用昂丹司琼治疗恶心和呕吐的风险没有增加,尽管其与腭裂和肾发育不全-发育不良的适度关联值得进一步研究。

Ann Oncol:姜提取物对癌症患者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到底有没有作用?

2017年10月,发表在《Ann Oncol》的一项由意大利和瑞士科学家进行的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的多中心研究,考察了在接受高剂量顺铂的患者中,姜提取物能否有效预防化疗引起的恶心呕吐。

如何防治化疗所致的恶心呕吐?权威止吐指南来支招

化疗所致恶心呕吐(CINV)是肿瘤治疗过程中常见的并发症之一,处理不当将对患者后续治疗及疾病转归造成严重影响。本文通过解读最新的国内外指南,阐述止吐药阿瑞匹坦预防 CINV 的新进展。顾名思义,化疗所致的恶心呕吐是因化疗药物导致的恶心呕吐反应。按照发生时间的不同,CINV 可分为 5 类:急性、延迟性、预期性、爆发性及难治性急性呕吐。急性呕吐发生在初次化疗后 24 小时以内,迟发型呕吐则在初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