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儿童早期迟发性听力损失的患病率和风险因子研究

2020-09-17 AlexYang MedSci原创

最近,有研究人员回顾性的阐述了通过新生儿听力筛查(NHS)的年龄小于7岁儿童的迟发性听力损失(DOHL)的患病率情况,使用了Okayama Prefecture的相关数据库和Okayama Kanar

最近,有研究人员回顾性的阐述了通过新生儿听力筛查(NHS)的年龄小于7岁儿童的迟发性听力损失(DOHL)的患病率情况,使用了Okayama Prefecture的相关数据库和Okayama Kanariya Gakuen(OKG)的相关记录。研究人员探索了所有经历过NHS儿童中的DOHL比例情况并从他们的临床记录中调查了相关风险因子。

研究人员收集了1171名儿童的数据,他们从2006年4月到2018年3月首次访问OKG。DOHL儿童被定义为出生时通过NHS后被诊断为双侧听力障碍的7岁以下儿童。根据医疗记录,研究人员调查了诊断时的年龄、听力水平和风险因素。基于168104名儿童的群体数据,研究人员还回顾性地计算了2005年4月至2017年3月Okayama Prefecture中经历NHS儿童中DOHL的比例。研究期间,研究人员共确定了96名双侧DOHL患儿,其中34名患儿未通过NHS单侧检查,62名患儿通过NHS双侧检查。在Okayama Prefecture所有接受NHS的患儿中,单侧转诊患儿的DOHL患病率为5.2%,双侧通过患儿的DOHL患病率为0.037%。双侧DOHL的总体发病率为0.057%。单侧转诊患儿DOHL诊断时间均值为13.9个月,而双侧通过患儿DOHL诊断时间均值为42.3个月。约59.4%的DOHL患儿存在风险因素因素,其中以听力损失家族史最为常见。

单侧转诊案例和双侧通过案例的迟发性听力损失诊断年龄

最后,研究人员指出,NHS不是一个来检测所有的儿童早期听力损失的完美策略。因此,研究人员建议对整个儿童期的听力进行仔细评估,尤其是对有听力损失风险因素的儿童。另外,必须制定进一步的干预策略,如定期对高风险儿童进行听力筛查,以及在公共社区和幼儿园进行听力和语言发育评估。

原始出处:

Yuko Kataoka, Yukihide Maeda, Kunihiro Fukushima et al.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for delayed-onset hearing loss in early childhood: A population-based observational study in Okayama Prefecture, Japan. Int J Pediatr Otorhinolaryngol. Aug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与成年人不同,儿童使用两个大脑半球来理解执行语言功能

我们都知道,在惯用右手的健康成年人中,语言区及语言中枢偏向分布于大脑的左半球(LH)。然而临床中发现,在很小的孩子中,对任一半球的损害同样可能导致语言发育延迟或功能缺失,这引发了一种猜测。

Environ Int:中国学龄前儿童中与毛茸宠物相关的喘息和鼻炎的情况研究

目前,关于毛茸宠物过敏的早期生活风险因子的中国人群研究很少。最近,有研究人员探究了早期生活接触毛茸宠物时儿童的呼吸症状情况。此外,研究人员还调查了无毛茸宠物相似环境时与鼻炎的关系。

CELL:对儿童新冠患者的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的免疫学研究 

研究人员在CELL杂志发文,其对健康儿童、COVID-19之前入组的川崎病儿童、SARS-CoV-2感染儿童和出现MIS-C的儿童的血液免疫细胞、细胞因子和自身抗体进行系统性分析。

Sci Rep:过敏性疾病不会影响儿童的认知发展,但会对其照顾者的心理健康带来负面影响

在近期发表在Sci Rep期刊的一项研究中,来自中国台湾高雄市长庚纪念医院的研究人员探讨了特应性疾病儿童的神经发育功能是否表现出与健康对照组不同,以及他们的照顾者是否有不同的监护压力。

BMJ:英国儿童及青少年新冠肺炎患者特征

儿童及青少年中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比例较低,但部分患儿会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征症状,具有与一般患儿不同的人口学和临床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