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od:抑制D因子可阻断新冠病毒棘突蛋白引起的补体激活!

2020-09-13 MedSci原创 MedSci原创

重度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 (SARS-CoV-2)是一种高传染性的呼吸道病毒,可导致静脉/动脉血栓栓塞、卒中、肾衰竭、心肌梗死、血小板减少症和其他终末器官损伤。

重度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 (SARS-CoV-2)是一种高传染性的呼吸道病毒,可导致静脉/动脉血栓栓塞、卒中、肾衰竭、心肌梗死、血小板减少症和其他终末器官损伤。根据C3缺陷性小鼠模型中的终末器官保护作用,加上人体内补体激活的证据,研究人员得到这样一个猜测:SARS-CoV-2可触发补体介导的内皮细胞损伤,但机制不明。

在本研究中,研究人员证实SARS-CoV-2的棘突蛋白(1和2亚单位),而非N蛋白,可直接激活补体的替代途径(APC)。利用改良的Ham试验,补体依赖性的杀伤作用可被C5或D因子抑制所阻断。

SARS-CoV-2的棘突蛋白1亚单位(S1)、棘突蛋白2亚单位(S2)和HCoV-OC43的S蛋白均能增加C5-9b的沉积, 但SARS-CoV-2的核衣壳(N)蛋白不能

C3片段和C5b-9沉积在TF1PIGAnull靶细胞上,补体因子Bb在棘突蛋白处理的细胞的上清液中的量增多。C5抑制可阻断C5b-9在细胞上的积累,但不能阻断C3c的积累;但D因子抑制可同时阻断C3c和C5b-9的积累。添加H因子可减轻补体攻击。

COVID-19的模拟图

总之,SARS-CoV-2的棘突蛋白是通过抑制细胞表面的APC转化酶失活将非激活表面转化为激活表面。APC激活或可解释COVID-19患者的很多临床表现(微血管病变、血小板减少症、肾损伤和血栓形成倾向),这些症状也见于其他补体驱动的疾病,如非典型溶血尿毒综合征和灾难性抗磷脂抗体综合征。C5抑制可阻止C5b-9的积累,但不能阻断SARS-CoV-2棘突蛋白引起的上游补体激活。

原始出处:

Jia Yu, et al. Direct activation of the alternative complement pathway by SARS-CoV-2 spike proteins is blocked by factor D inhibition. Blood. September 02,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09-14 ms7000001505175733

    学习

    0

  2. 2020-09-13 12038f64m02暂无昵称

    学习

    0

相关资讯

阿斯利康/牛津新冠疫苗三期临床将重启

英国药品与健康产品管理局(MHRA,即英国药监局)已建议重启其合作开发的新冠疫苗AZD1222临床三期试验,但声明并未说明具体那一天恢复试验。

美疾控中心:美国新冠死亡病例10月初可能达约21.7万例

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10日更新的预测数据显示,到10月3日,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数预计达20.5万至21.7万例。

今日热搜:中国中药协会被连降2级,曾违规表彰鸿茅药业!韩国出现新冠流感双重感染病例

民政部官网9日发布公告指出,决定将中国中药协会的评估等级由4A级降为2A级。此前,该协会因表彰鸿茅药业等企业而备受争议。

JNNP: 与SARS-CoV-2感染相关的Guillain-Barré综合征抗神经节苷脂抗体

大流行的SARS-CoV-2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 COVID-19患者通常会出现病毒性肺炎并导致危及生命的呼吸系统并发症。尽管几乎没有关于COVID-19的神经系统症状的信息,但是有一些报道将格林-巴

JNNP:与SARS-CoV-2相关的颅内血管炎的免疫抑制:对COVID-19患者脑血管病的治疗意义

急性脑血管疾病,特别是缺血性中风,已成为COVID-19的严重并发症。但是,其机制和最佳治疗方法尚不完全清楚。在肺和心脏循环中,有证据表明血栓形成并发症可能与内皮炎症和损伤有关,但在脑血管系统中这种证

直击现场!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京隆重举行

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京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