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终关怀竟成医保诈骗的重灾区

2018-08-10 武艺 健康界

编者按:美国临终关怀机构近10年来快速增长,同时带来了负面效益——医疗保险诈骗。美国政府加强监控,保障财政安全,抑制行业乱收费带来的弊病。回看国内,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但临终关怀产业并没有像美国那样出现井喷式发展。目前在中国,以独立养老机构、综合医院临终病房、少量专科医院提供临终关怀服务为主。本文对国内临终关怀产业发展或有一定提示作用。


编者按:美国临终关怀机构近10年来快速增长,同时带来了负面效益——医疗保险诈骗。美国政府加强监控,保障财政安全,抑制行业乱收费带来的弊病。回看国内,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但临终关怀产业并没有像美国那样出现井喷式发展。目前在中国,以独立养老机构、综合医院临终病房、少量专科医院提供临终关怀服务为主。本文对国内临终关怀产业发展或有一定提示作用。

2006至2016年,美国临终关怀机构的数量增加了43%,随着临终产业蓬勃发展,医疗保险诈骗也迅速攀升。每年,因医保欺诈和错误账单,政府需要支付的金额高达600亿美元。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监察长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2006至2016年Medicare医保受益人接受临终关怀服务的人数增加了53%,仅2016年就有140万医保受益人接受临终关怀,该领域财政支出增加了81%,达到167亿美元。

一位有呼吸问题的89岁患者在病痛和焦虑的折磨下度过了14天,却没有人来控制他的症状。另一患有痴呆的病人入住超过2个星期,疼痛难忍,但止疼药直到第16天才换上。经过一个星期才安排住上特殊护理病房。

这些患者有两个共同点:都是Medicare参保人,都是临终关怀患者。可惜的是,市场充斥着太多低劣的临终护理和赤裸裸的诈骗,这两位患者只是其中之一。这些走到生命尽头的Medicare参保患者所求的不过是有尊严地离世而已。

HHS的报告显示,2006年到2016年间,美国临终关怀机构的数量增加了43%,同时增加的还有Medicare医保诈骗,波及数百万人。其中大部分营利性临终关怀机构,它们提供的服务比非营利机构多26天,收费也相应比非营利机构高出4000美元。

这10 年间,Medicare参保人接受临终关怀服务的人数增加了53%,2016年接受临终关怀的Medicare参保人达140万。与此同时,该方面支出也增加了81%,2016年Medicare临终关怀支出高达167亿美元。

每年因医疗诈骗,政府付出上百亿美元的代价

Medicare诈骗问题严竣。Medicare每年要为上百万老人的医疗服务支出超过6000亿美元,而背后的诈骗和错误账单高达600亿美元。这几乎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每年在医疗研究支出的2倍。

即使诈骗不是问题,临终关怀服务费用的增加也并不意味着患者能享受更好的服务。家庭临终服务一周5个工作日的随访时间不超过5个小时,周末更少。该报告显示,在护理机构中,31%的索赔中临终关怀受益人接受的服务比计划约定的服务少。此外,2012年,有9%住院患者获得护理、医师或社工服务方面的支持。

“关怀计划”(care planning)是临终关怀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规定了服务范围以及访问频率。然而,临终关怀机构这一指标也未完成。报告指出,2012年85%的住院病人的临终关怀服务未达到“关怀计划”的指标。

临终关怀费用问题日益突出

临终关怀诈骗日益猖獗,原因是其机构乱收费。目前,临终关怀的收费高低取决于服务等级,而非服务数量,这一机制也被一些机构钻了空子。

虚假账单,转诊回扣,过度收费和提供高价而非患者本人实际需要的服务,这是临终关怀机构谋取利益的惯用手段。报告还指出,临终关怀机构经常向只接受了家庭照料的病人收取住院照料的费用,而后者是临终关怀收费中排名第二的收费项目。据估算,机构因此每天可多赚521美元。

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监察长发布本报告后,国家临终关怀与保守治疗组织(NHPCO)还在辩解。其总裁兼首席执行官Edo Banch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临终关怀领域发生故意欺诈和虐待事件是“罕见的和孤立的”,但他补充说,这是“不可原谅的”。声明中,他试图把问题转移到监管上。他说道,在复杂的监管环境中,罕见的故意欺诈和虐待事件,应该与偶然文件或数据错误分开看待。

声明指出,NHPCO希望与联邦政府合作,“减少政府繁文缛节,鼓励诚实守法的临终服务提供商,同时保护公众免受不可接受的故意虐待,让政府的铁拳砸在黑心商人身上,而将合法项目从无意义和非必要的调查中解脱出来。”

相关资讯

“网红”百万医疗险套路太多 监管要出手整顿了

相信大家多少都有听说或者买过便宜到“爆炸”,号称“一顿饭钱就能解决”的百万医疗保险——一年只需要出几百块,就能买到少则几百万、多则上千万的保额!还不限社保用药,进口药、自费药都能报销!还有就医绿色通道!买了百万医疗保险,有种“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生病”的感觉。凭借保费低、保额高、线上购买便捷等特点,以百万医疗险为主的一年期及以下的短期健康险一经推出,便迅速受到消费者追捧,成为保险产品中的“网红”

明起北京市生育保险和医疗保险合并实施!

12月31日,北京市医保局印发《北京市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意见》。意见明确,2020年1月1日起本市全面实现两项保险参保同步登记、基金合并运行、征缴管理一致、监督管理统一、经办服务一体化。合并实施后,生育保险待遇不变,同时整合后的基本医疗保险费率将建动态调整机制。据了解,按照“保留险种、保障待遇、统一管理、降低成本”的工作思路,北京市决定2020年1月1日起全面实现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

Chest:有偿服务医疗保险受益人的肺癌筛查利用率

研究发现自医疗保险开始实施报销政策以来,LCS利用率呈稳定增长。

Arthritis Rheumatol: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中生物性抗风湿药物的支出和价格趋势

上市后药品价格的变化占bDMARDs近期支出增长的大部分。

厘清医保的基本制度:医疗保险与医疗救助

在最新发布的“待遇清单”里,国家医保局对基本医疗保险于医疗救助这两个基本医疗保障制度下了定义,并规定:各地在基本制度框架之外不得新设制度,地方现有的其他形式制度安排要逐步清理过渡到基本制度框架中。

BMJ:美国基本药物支出变化研究——2011-2015

2011-15年,美国基本药物有关支出大幅增长,主要原因是用于治疗丙型肝炎的两种昂贵新药的使用量增加,这一期间增加的总支出约22%可归因于现有药物单位成本的增加。这些趋势可能会限制患者获得基本药物的机会,同时也会增加医疗系统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