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 Liver Dis:索拉非尼和氟伐他汀能够通过抑制TGFbeta1/Smad3途径协同缓解肝纤维化

2018-01-30 MedSci MedSci原创

索拉非尼和氟伐他汀联合减轻二乙基亚硝胺诱导的大鼠肝纤维化。索拉非尼加氟伐他汀可能是治疗肝纤维化疾病的潜在药物。

有效治疗肝纤维化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本研究的目的是探究索拉非尼(Sorafenib)和氟伐他汀(fluvastatin)治疗肝纤维化的效果。

研究采用二乙基亚硝胺诱导制备大鼠肝纤维化模型,利用模型对索拉非尼(Sorafenib)和氟伐他汀(fluvastatin)抗纤维化效果进行评价。研究探讨了肝细胞的上皮间质转化和肝星状细胞(HSCs)对索拉非尼和氟伐他汀的反应。在老鼠的枯否细胞中探索了两组药物对TGFbeta1表达的作用。在L02细胞和LX-2细胞中,探究了联合治疗对TGFbeta1/Smad3通路调控的影响。

在大鼠模型中,索拉非尼(Sorafenib)和氟伐他汀(fluvastatin)减轻了胶原沉积、a-SMA蛋白的表达和减少了透明质酸含量。联合治疗显著抑制了间充质标志物的表达,促进了肝细胞上皮细胞标志物的表达。联合治疗显著抑制了枯否细胞TGF-beta1的产生。在TGF-beta1激活的LX-2,上皮间质的转化被抑制;同时也观察到纤连蛋白和a-SMA的表达减少。

索拉非尼和氟伐他汀联合减轻二乙基亚硝胺诱导的大鼠肝纤维化。索拉非尼加氟伐他汀可能是治疗肝纤维化疾病的潜在药物。

原始出处:

Cheng Y, Zheng H, Wang B, et al. Sorafenib and fluvastatin synergistically alleviate hepatic fibrosis via inhibiting the TGFbeta1/Smad3 pathway. Dig Liver Dis, 2017, Dec 28. pii: S1590-8658(17)31332-4. doi: 10.1016/j.dld.2017.12.015.

本文系梅斯医学(MedSci)原创编译整理,转载需授权!


相关资讯

JCC: 丁酸不能预防溃疡性结肠炎患者上皮屏障功能障碍

使用永生化的癌细胞系进行的体外研究表明,丁酸对上皮屏障的完整性具有正向影响,因此,本项研究旨在从溃疡性结肠炎[UC]患者的人体组织样本评估丁酸盐对上皮屏障功能的影响。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Gastro: 胃中非幽门螺杆菌产生的脂多糖会刺激胃上皮细胞中白细胞介素-8的产生

慢性幽门螺杆菌感染会导致胃酸分泌受损,并导致胃内非幽门螺杆菌胃细菌(NHGB)过度生长,从而引起不良后果。因此,本项研究旨在探究二者之间的关系。

J Hepatology: Claudin-3可以调节小鼠胆小管细胞旁屏障并减少胆固醇胆结石的形成

大多数胆固醇胆结石具有由无机和/或有机钙盐组成的核心,因此研究人员探究了肝紧密连接处离子的细胞旁通透性是否与胆固醇结石的核心形成有关,其中特别关注磷酸根离子(一种常见的食品添加剂和防腐剂)的作用。

Clin Gastroenterlogy and Hepatology: 食管粘膜阻抗模式对GERD患者嗜酸细胞性食管炎患者的鉴别诊断有很大价值

由于嗜酸性食管炎症状和组织学特征与胃食管反流病(GERD)的重叠,因此诊断嗜酸性食管炎(EoE)是临床工作中一项挑战。最近研究人员开发了微创设备来检测粘膜阻抗(MI),其可在内窥镜检查期间测量上皮完整性。本项研究的目标是量化食管的MI,并确定患有和未患GERD的患者与EoE患者的差异

AM J PHYSIOL-GASTR L:肠道SOCS3蛋白调控炎症性肠病发展

根据Lancaster大学科学家开展的一项研究发现:炎性肠病(IBD)的发展会受到肠道中一种能导致炎症的蛋白质的影响。 在英国,每百人中有一人在其一生中将罹患IBD,包括克罗恩病和溃疡性结肠炎。肠衬里被修复的速度取决于其与肠道中细菌的相互作用。Lancaster大学的Rachael Rigby医生说:在发达国家IBD发病增加的潜在原因包括人们肠道微生物的改变。肠道微生物的改变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