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究竟谁在反对网售处方药?

2019-6-25 作者:佚名   来源:张不假 我要评论0

最近浏览新闻,围绕网售处方药的争议似有所升温,不用点开就知道,这类报道大体“换汤不换药”——某家媒体在某电商平台上“钓鱼”,不用处方药就顺利买到了处方药,报道后掀起围绕“用药安全”的讨论,然后便是涉事电商公关一通加班加点,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实说“没有然后”也并非完全严谨,舆论闹大时,招来涉事电商负责人一通训斥,责令其限期整改、书面保证之类。

只不过舆论总是健忘的,当风头过去后,企业松了口气,一切照旧……

作为平凡人,谁都是要生病买药的,尤其是在有了孩子之后,谁没有过半夜孩子发烧去药店按门铃的经历?!问题是在药店里,照样能不凭处方买到处方药,甚至是一些高危的处方类药物。

前阵子网曝一名女孩通过网络购药平台购买了18盒秋水仙碱片剂,因过量服用而亡的事件,当时同事们议论时我也插话道,这种药品在线下照样能买到——果不其然,没过多久,就有媒体曝出消费者通过线下药店购买到秋水仙碱的新闻,一语成谶!

基于此,我认为,所谓的网售处方药危害安全一说,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现实情况是,如果不能严肃执法明确界限,线上线下的购药渠道,都有可能成为危及性命的帮凶。

明白了这一层,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媒体争相爆料网售处方药呢?前阵子的一次饭局中,一位现在某知名都市报的H同学酒后吐“真言”——缺选题呗!

而且这种选题操作起来极为简单——在家上个网下个单就能搞定,连出门采访都不用……而且现在的批评报道空间那么窄,反对网售处方药反正是政治正确的,管他背后有怎样的利益纠葛在里面……

呃,我竟无言以对……

H曾经跑过医药口新闻,对于其中的利益纠葛了然于胸。具体到网售处方药的争议,其背后除了公众对于用药安全的隐忧,更深的层面,来自于一些传统药房势力对于互联网巨头的恐惧。

“毕竟,互联网动了人家的奶酪。看看网上购物对于线下超市的冲击吧。他们怎么可能不害怕?!”H说。他暗示,正是这些药店和一些协会,利用公众对于用药安全的隐忧,策划或助推了一波波的舆论,让企业和政府疲于奔命,逐渐失掉互联网售药的民意基础。

理解了这一层,再让我们回头看看线上线下售药的区别吧。正如汉哥上文所述,在很多线下药房,只要好好说话,仅凭一张嘴而非处方就能买到处方药,卖完拍拍屁股走人。

而在线上,基于目前的网络实名制等基础设施,网售药品则可以实现全程留痕及可追溯,基于这些数据,监管部门是至少在打击制售假药及过期药品、保证用药安全上是可以有所作为的。而对于一些医疗资源匮乏的老少边穷山区,及一些慢性病、罕见病等患者,网售药相较于传统药方具有极大的便利性。

事实上,政府早已意识到,网售处方药的放开,只是时间问题,今年年初圈内广为流传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送审稿)》,便被认为是官方的在放开处方药前的“投石问路”。只是碍于监管力量的不足与政府惯有的稳妥,循序渐进的逐渐放开将是必然。

与此同时,传统药方也逐渐意识到了这一大势的不可逆性。就在日前,被认为是反对网售处方药呼声最高的老百姓大药房掌门人谢子龙也画风大变——媒体报道,在老百姓2018年度股东大会上,谢子龙说,今年4月7日,自己和其他三家上市药房董事长一起去拜访了国家药监局和国家医保局。“下一步网上放开销售处方药是大概率事件,互联网放开处方药销售,对行业会有颠覆性影响,会促进行业洗牌。”

面对互联网狂潮,与其负隅顽抗,做“最后的武士”,不如顺势而为,主动拥抱互联网技术,为我所用,这已是已经和正发生在无数行业上的历史与现实。对此,医药行业显然概莫能外。



小提示:78%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更方便阅读和交流,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

只有APP中用户,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马上下载

web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