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发布《2019年医药代表白皮书》

2019-08-31 大咪 医药代表

近日,日本MR认证中心发布了《2019年版医药代表白皮书》,截至今年 3月底,日本医药代表总人数为59900人。

近日,日本MR认证中心发布了《2019年版医药代表白皮书》,截至今年 3月底,日本医药代表总人数为59900人。

先看下日本国内医药代表数量这十年来的变化:


很多小伙伴们都知道,日本企业的财年是3月份结束,日本MR认证中心此次向在日本国内运营 189 家的制药公司,13家CSO公司和1家医药商业公司发送调查问卷,并收到了所有被调查公司的回复。

问卷包括48个和各司医药代表现状相关的问题,要求统计截至今年 3 月 31 日的数据。

大咪这里简要介绍一下,日本从业的医药代表基本都在日本MR认证中心注册,其中包括日本制药工业协会所有会员公司的 48140名医药代表、日本仿制药协会的4317名医药代表,以及其他协会的数千名医药代表。
上图可以看到,在日本拥有1千名以上医药代表的药企有17家,介于 500~999 名医药代表的药企有26家。

从医药代表数量占比来看(下图),这17家拥有1000名以上代表的药企,所占的日本医药代表数量接近于日本医药代表总量的一半,具体是哪些公司可以参考大咪以前发的日本药企排名。


据日本 MR 认证中心统计结果显示,日本医药代表人数自2013年后逐年递减,而今年的数字大家也看到了,已经跌破 6 万人,通过医药代表认证的人员逐年增加,不过日本医药代表除了少量新人,大多最终都是要通过医药代表认证的,最低的一年是2010年,认证率也有95%。

2018 财年的管理人员数为8180人,比上一年减少了215人。

如果把 2018 年度的医药代表分成日资系、外资系、CSO、商业公司来看,日资药企(如武田、安斯泰来、第一三共等)共有 35455 名医药代表,比上一年减少1266人,外资药企(如辉瑞、阿斯利康、默沙东等)共有医药代表 20763 人,比上一年减少了 1210 人,CSO 公司共 3614 名医药代表,比上一年减少 53 人。


总之,无论是日资药企还是外资药企,在去年都有累计 1000 人左右的裁员。

医药市场环境变化造成 MR 数量下降

在日本,约十分之一的医药代表有药师资格,比如,在2018 年近 6 万名医药代表中,其中有 5153 有药师资格,15 人有医师或护士资格。

这样看来日本医药代表的专业度还是不错的,而且,从事这个职业还要通过培训、认证和考试。
日本的 MR 教育研修制度始于 1979 年,而现在日本医药代表认证中心的前身是日本医药代表教育中心,成立于1997年12月,自97年至今进行了25次考试,考场在东京和大阪,有16.2039万人参加考试,认证了12.9229万名代表。

日本 MR 认证系统包括入门教育/认证考试、继续教育/认证更新,从1997年初到现在,一直维持了这个基本框架。

不过,虽然从业人员有较高的专业度,但是随着日本国内市场环境的变化,从业人员也逐年略有下降。

此前大咪也曾给小伙伴们分享过,日本医药信息速递杂志自 2015 年以来已经连续 5 年追踪医药代表人数变化,从过去数据来看,每年都略有下降,从 2015 年到 2018 年可比较的 59 家公司来看,4 年内减少了 3364 人,而过去一年内减少的更多些。

MR 人数减少的大背景在于全球制药产业结构的变化,重磅炸弹药物专利纷纷到期等,以及日本药价制度的改革,而从运营方面考虑,各制药公司推广重点从成熟药品转向特药,逐渐摆脱过去注重 SOV 的人海战术,因此也对医药代表能力的需求发生了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在日本运营的各制药公司相继实施提前退休制度,减少推广人员。

相关资讯

第二批带量采购落地在即,疫情后复工的医药代表去哪儿?

不论是带量采购还是医保谈判,对医药供应方而言丢掉的是利润,其中包含了医药代表生存的空间。

医药代表,先别换工作

据BOSS直聘发布的报告,就业市场新增招聘需求减少:医药代表,先别换工作

医药代表:拜访受限的应对策略与关键行动计划

没想到,灵性十足的鼠年给我们开启了这样一段新的年轮。2020年必将给我们每个人留下难以撩去的苦难记忆。对于医药代表来说,或是凛冽寒风中,自我洗礼后一次新的出发。

2020医药代表年度报告

昨日,知药客发布《2020医药代表年度报告》,本次调研问卷共收集了6342条有效数据,全面覆盖了全国31个省份(除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其中超过70%的样本来自1年以上的医药代表。本次年度报告从薪酬、工作痛点、工作年限、兼职情况等多个新颖的角度,探索了医药代表的生存现状。▍薪酬稳步上升,这些城市最多就此次报告的整体年薪分布来看,52.17%的医药代表年薪在10-19万,近10%的医药代表年

一个女医药代表的行贿日记;10天内,41名医务人员主动投案!

评:这仅仅是个案。这个个案背后是医药营销模式契待转型,要从传统的带金销售向学术营销转型。医生需要靠提升个人的职业技能和研究技能,获得更高的晋升机会,从而使收入大幅度提升。如果仍然靠回扣,势必在刀尖上行走,十分危险。 女业务员6年“腐蚀”32名医生   9月3日,一桩震动西南小城——贵州省湄潭县医疗系统的腐败窝案尘埃落定,结果显示,医药代表唐芹(化名)在六年的时间里,竟将该县三大公立医院32

医药代表备案证件,重要信息公开了

三甲医院医药代表证,公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