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Oncology:二甲双胍抗癌实锤!首个临床试验证实,二甲双胍+靶向药一线治疗,可将携带EGFR突变晚期肺癌患者的生存期延长14个月

2019-09-25 奇点糕 奇点网

一项由墨西哥国立癌症研究所开展的临床II期试验证实,对存在EGFR突变的晚期肺腺癌患者,同时使用二甲双胍和靶向药进行一线治疗,可以将患者的生存期延长14个月!

二甲双胍,每月一夸。

今天就再来这么一个好消息:一项由墨西哥国立癌症研究所开展的临床II期试验证实,对存在EGFR突变的晚期肺腺癌患者,同时使用二甲双胍和靶向药进行一线治疗,可以将患者的生存期延长14个月!

试验结果发表在近期的《美国医学会杂志·肿瘤学》(JAMA Oncology)上。这项试验成果的适用人群,在中国每年都数以十万计,而且他们还难以被进步日新月异的免疫治疗所惠及。

现在,神药来救场啦。

二甲双胍抗癌这事,当然不是第一次上头条。实验室研究显示,二甲双胍本职的降糖工作,能给迅速增殖的癌细胞断了粮草,此外它还可以直接发挥抑制癌细胞增殖、与化疗联合使用增效之类的用处。

基于这些研究,有不少科学家和医生从临床角度出发,直接去患者身上找证据,先回顾性分析那些既有糖尿病、又患了肺癌的患者资料,证实二甲双胍的正面价值,然后再去分析没患糖尿病肺癌患者,或者就直接开展小规模的临床试验。

但是那些证据,现在并不是很有用,因为晚期肺癌的治疗,已经不再是化疗时代的样子了。有EGFR、ALK之类的基因突变?靶向药先出手。没有敏感突变,就参考PD-L1之类的指标,优先考虑免疫治疗,之后才是放疗、化疗之类的手段。

而之前提到的那些小规模试验,大多只是对化疗患者进行的分析。想要让神药真正走上抗击肺癌的战场?闯一遍临床试验的关,和靶向药免疫治疗合作吧。


实验室里的成果,还得临床来验证(图片来源:Freerange/rawpixel)

这次的试验数据,是来自墨西哥国立癌症研究所的139名晚期肺腺癌患者,这些患者存在EGFR突变(T790M耐药突变除外),此前未接受治疗,而且未患糖尿病或者服用降糖药物,从而排除了二甲双胍控制糖尿病,对患者生存期的影响。

由于试验是从2016年3月开始招募患者,使用的EGFR靶向药只限于厄洛替尼、吉非替尼和阿法替尼这三种当时已获批的药物,而二甲双胍治疗组患者在口服这些靶向药的基础上,每天早晚再各吃一片二甲双胍缓释片。

试验过程中,靶向治疗可能因为病情进展换成化疗,但二甲双胍会持续用到患者不能耐受为止。而试验的主要终点,直接用上了总体生存期(OS)这个金标准,此外还有无进展生存期(PFS)、客观缓解率(ORR)之类的次要疗效指标。

那么这一次,二甲双胍能不能再次绽放光辉呢?


全口服的用药方案,推广起来应该不难(图片来源:Freerange/GeoffreyWhiteway)

先说OS金标准,因为两组患者的生存期对比,实在太显眼了:靶向药联合二甲双胍治疗组的患者,OS达到31.7个月,比对照组的17.5个月长了一年多,联合治疗组患者的死亡风险相对下降了48%!

31.7个月的生存期数据,不仅与此前我国的回顾性资料相符[3],18个月时的患者生存率,甚至比第三代EGFR靶向药试验中的同期数据更好!如果考虑到本次试验的患者脑转移更多、治疗方案稍差的情况,数据就更体现神药的价值了。

而在其他终点上,二甲双胍的联合治疗也取得了类似的大胜:

·PFS方面,靶向药+二甲双胍组为13.1个月,优于对照组的9.9个月,病情进展风险降低了40%

·两组患者的ORR分别为71%和54.3%,二甲双胍的加入,让患者对靶向治疗不响应的风险下降了48%,且联合治疗组完全缓解的患者也更多

·治疗相关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和严重程度,在两组患者中相似,也就是说在靶向药基础上加用二甲双胍,安全性与现有疗法基本一致

·肝脏激酶B1(LKB1)这个已知被二甲双胍调控的抑癌基因之一,与患者的预后存在明显关联,可以作为指导联合治疗应用的生化标记物


用图来说明二甲双胍的影响,还是更直观

纽约西奈山医学中心的肿瘤学家Nicholas Rohs表示,二甲双胍的使用可能在抑制癌细胞增殖、克服癌细胞耐药性、切断癌细胞能量供应等多方面发挥了价值,而这种成本低、收效好的老药新用,没有医生会不喜欢的。

不过Nicholas Rohs也指出,由于试验使用的是一代二代EGFR靶向药,它们相比近两年获批的两种新药,生存期获益相对有限。而二甲双胍和新药联合的效果,就需要后续III期试验的验证,预计明年试验就会在美国启动了。

而在奇点糕看来,后续试验要是在中国开展,其实才最合适。中国每年有近八十万例新发的肺癌,存在EGFR突变的患者至少有30%-40%,病例亚型是肺腺癌的患者大约有一半,确诊时就是晚期的患者占了一大半。

把这些数算一算,单单是符合本次试验这好几条入选标准的患者,也差不多有10万人吧?而且是每年10万人!这么大的群体,在抗癌战场上可不多见。

但奇点糕要强调,这只是一项II期试验,结果也不能轻易外推。在今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年会上,一项针对局部晚期肺癌的试验就显示,在放化疗的基础上加用二甲双胍,并不能带来生存期获益,患者病情进展可能还更快。

虽然那项试验的设计,现在来看也有些落伍,并没有考虑已经强势杀入局部晚期肺癌的免疫治疗,但二甲双胍的好处,可能还是有范围的,至于联合免疫治疗之类的新疗法,就更是全新的课题了。

在更多更大的试验证实更广阔的适用人群之前,就像奇点糕一样,先期待一下吧?毕竟神药人人爱,试验有很多,指不定哪天又会冒出新的好处新的惊喜呐。

相关资讯

CELL METAB:“神药”二甲双胍减轻衰老相关炎症反应

衰老是年龄相关疾病伴随的炎症的一个不可改变的危险因素;因此,抗炎药有希望可以延长健康寿命。

【盘点】假期充电,神药二甲双胍重要研究进展汇总

【1】二甲双胍与糖尿病患者阿尔茨海默氏病风险的关系

JAMA Surg:二甲双胍能降低糖尿病患者术后死亡风险

患有合并症的成年人在接受重大外科手术干预后术后死亡和再次入院风险增加,最近的研究分析了患有糖尿病的患者接受手术之前的用药情况,发现手术之前使用二甲双胍治疗的糖尿病患者术后死亡率和再入院率降低。

二甲双胍又有神作用! JAMA子刊万人研究:或可降低糖尿病患者术后死亡

美国学者对1万余位接受外科大手术的糖尿病患者进行分析发现,术前使用二甲双胍的糖尿病手术患者比未用者,降低27%的90天死亡风险。

JAMA Surg:二甲双胍可降低糖尿病患者术后不良预后风险

II型糖尿病患者在术前接受二甲双胍治疗可降低术后死亡及再入院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