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D: 炎症性肠病风险变异与皮肤癌风险增加有关

2022-11-29 xuyihan MedSci原创 发表于江苏省

炎症性肠病主要分为两种,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主要累及直肠,并向全结肠扩展。而克罗恩病主要累及回肠的末端,并逐渐向结肠肛周扩展。

炎症性肠病(IBD)是一种慢性免疫性胃肠道疾病, 此类患者更易患肠道或肠外肿瘤,当然肠外恶性肿瘤也可归因于免疫抑制治疗。然而,最近的流行病学数据提示肠外感染的风险可能增加IBD中通过药物依赖性作用介导的恶性肿瘤发生率。有研究显示,炎症性肠病与皮肤癌风险增加有关。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 IBD 易感性变异是否也与皮肤癌易感性相关,以及这种风险是否因使用免疫抑制疗法而增加。

 

 

 

本项研究纳入的患者包括英国生物银行的参与者和密歇根基因组学计划的参与者。感兴趣的主要观察结果是皮肤癌的发生率,皮肤癌分为非黑色素瘤皮肤癌 (NMSC) 和黑色素瘤皮肤癌 (MSC),主要观察队列中皮肤恶性肿瘤的基因组预测因子。然后评估经过验证的单核苷酸多态性,判断是否以通过免疫抑制药物进行效果修饰。

 

 

 

研究结果显示队列中共发生10247例NMSC和1883例MSC。验证队列包括7334例 NMSC 和3304例 MSC。29 个变体与发现队列中的 NMSC 风险相关,其中 5 个在验证队列中得到验证(风险增加的位点,rs7773324-A [ DUSP22;IRF4 ]、rs2476601-G [ PTPN22 ]、rs1847472-C [ BACH2 ]、 rs72810983-A [ CPEB4 ];风险降低的位点,rs6088765-G [ PROCR;MMP24 ])。研究人员还发现队列中有12个变体与 MSC 风险相关,其中 4 个在验证队列中得到验证(风险增加位点,rs61839660-T [ IL2RA ];风险降低位点,rs17391694-C [ GIPC2;MGC27382 ],rs6088765-G [Process;MMP24 ] 和 rs1728785-C [ ZFP90 ])。

 

 

本项研究证实IBD和皮肤癌的共同遗传易感性,携带IRF4、PTPN22、CPEB4和BACH2风险变异的人患 NMSC 的风险增加,携带IL2RA风险变异的人患 MSC 的风险增加。

 

 

 

 

原始出处:

Kelly C Cushing. et al.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 Risk Variants Are Associated with an Increased Risk of Skin Cancer. Inflammatory Bowel Diseases.2022.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内容来源注明为“梅斯医学”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为“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或“梅斯号”自媒体发布的文章,仅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本站仅负责审核内容合规,其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负责内容的准确性和版权。如果存在侵权、或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Gastroenterology:5-羟色氨酸对缓解期炎症性肠病疲劳的影响:一项随机对照试验

发表在Gastroenterology杂志上的Effect of 5-Hydroxytryptophan on Fatigue in Quiescent Inflammatory Bowel Dise

JCC: 炎症后息肉负荷可以作为炎症性肠病患者疾病结局的预后标志物

炎症性肠病(IBD)患者通常会出现结肠PIP,据报道,溃疡性结肠炎(UC)的患病率是结肠克罗恩病(CD)的两倍。本项研究证实PIPs负担与更严重的结果相关。

JCC: 回结肠切除术增加会初级胆汁酸并影响回肠炎症和炎症性肠病中的肠道微生物群组成

克罗恩病是一种原因不明的肠道炎症性疾病,在胃肠道的任何部位均可发生,但多发于末端回肠和右半结肠。

GUT: 炎症性肠病引起的缺铁性贫血患者服用去异麦芽糖铁后会出现低磷酸盐血症

贫血的原因其中最常见的,是缺铁性贫血或称营养性贫血。如果人体对铁的摄入量不足,便会影响到血红蛋白的合成,从而使红细胞中血红蛋白的含量显著减少,随之红细胞数目就减少。

AJG: 炎症性肠病相关的结直肠癌流行病学和结果分析

炎症性肠病主要分为两种,溃疡性结肠炎和克罗恩病。溃疡性结肠炎主要累及直肠,并向全结肠扩展。而克罗恩病主要累及回肠的末端,并逐渐向结肠肛周扩展。

AJG: 非甾体类抗炎药使用与炎症性肠病恶化之间真的有关联吗?

炎症性肠病(IBD)是原因不明的一组非特异性慢性胃肠道炎症性疾病,其病因尚未完全明确,目前认为可能与基因、免疫系统及环境因素的相互作用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