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万个!首次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来了

2020-11-06 央视新闻 央视新闻

2019年5月,中央深改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的方案,要求按照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促进市场竞争等原则探索高值医用耗材分类集中采购。今天(5日)上午9点,由国家组织的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冠脉

2019年5月,中央深改第八次会议审议通过治理高值医用耗材改革的方案,要求按照带量采购、量价挂钩、促进市场竞争等原则探索高值医用耗材分类集中采购。今天(5日)上午9点,由国家组织的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工作在天津进行。先来了解一下这次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究竟要做什么事情?

首年意向采购量107万个占全国使用量的80%

按照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国家医保局会同相关部门组织全国各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组成联盟,本次集采产品为铬合金载药冠脉支架,首年意向采购总量为1074722个。意向采购量由联盟地区各医疗机构报送采购总需求的80%累加得出。

意向采购的产品共涉及12家中外生产企业,27个品种获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器械注册证的上市冠状动脉药物洗脱支架系统。符合资格的企业将通过公开投标的方式,通过市场竞价机制产生中选产品。

本次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周期为2年,自中选结果实际执行日起计算。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医疗机构使用的冠脉支架的价格在几千块、几万元不等,多方期待国家通过招采制度的改革,能够实现减轻患者负担、提高医保资金使用效率、保证医院医生的合理收入、促进耗材企业转型升级的改革目标。

各方呼吁高值医用耗材回归合理价格

中国冠心病介入治疗发展迅速,从2009年到2019年,病例数从23万例发展到超过100万例,年增长速度10%~20%。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医疗机构使用的冠脉支架的价格在几千块、几万元不等,多方期待国家通过招采制度的改革,能够实现减轻患者负担、提高医保资金使用效率、保证医院医生的合理收入、促进耗材企业转型升级等目标。

国家卫健委血管介入管理专家组组长霍勇:中国的急性心肌梗死治疗是严重不足,因为急性心肌梗死进行冠脉介入治疗,也就是说放支架,是一个最有效地减少患者死亡的一个手段。但是我们介入治疗的这种手段的应用还是严重不足,大概只有占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不到10%才做了介入治疗。相当一部分病人,都没能及时做这样的治疗。所以中国的冠心病介入治疗,未来的发展还是很大的。

以浙江长兴县为例,2019年,人民医院和中医院共计开展冠脉支架植入手术400多例。由于使用数量较少,不能以量换价,最终造成了医院运行成本高、医保基金压力大、患者用不起的三方被动局面。

长兴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金美娟:如果能够集中采购的话,对于老百姓来说可以减少医疗费用的支出,对于医院来说能够降低医疗成本。

江苏先行先试一年中选者价格平均降幅51%

据国家医保局介绍,中国医用耗材市场规模3200亿元,其中高值医用耗材1500亿元。冠脉支架的总费用150亿元左右,占到全国高值医用耗材总费用的十分之一。为了稳妥推进高值耗材改革,江苏省先行先试,在全国率先进行了省级冠脉支架招采工作,中选支架价格平均降幅51%。

江苏省招采后,支架价格被压缩在2850元至8666元之间。从中选品种分布情况看,既有进口品种,也有国产品种;既有高价品种,也有低价品种,中选品种与当前临床使用主流品种一致,能够较好地满足临床需求。

江苏省医疗保障局副处长卢银桂:虽然说我们给了30%的量是未中选的,事实上只采购了4%左右。整个的执行还是很好。4%出口还建立在什么情况下?建立在我同意这些未中选品种主动降价,我没有去联动,联动都降了。但我说你不降,你能卖得出去吗?肯定卖不出去。那你,我让你可以卖得出去,那么你必须要自己降,不然的话医疗机构就跟你扯皮。比如说人家(价格)那么低,你这么高,一定卖不出去。

国际价格对比高于巴西印度美国法国

为了顺利推进此项改革,国家医保局委托相关专家对多个国家冠状动脉支架的价格进行了国际价格对比。国际价格对比的品种就是本次集中采购品种,第三代药物洗脱支架。

国产品牌价格7500~18500元,中位数14000元,进口品牌价格11400~23300元;

同代支架价格巴西最低2183元;

美国患者支付价6403~18507元;

法国零售价6881元;

日本医保支付7693~18747元(均折合为2020年人民币汇率);

2020年3月,印度政府规定药物洗脱支架天花板价调整天花板价为756元。

中选产品全程监管对心脏外科医生绩效考核适当倾斜

此次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的价格会出现比较大的降幅。产品价格降低后,产品质量如何保障?对医生、医院的配套改革措施又是什么?

这是一台冠脉支架手术,需要在4名医护人员配合下完成,他们穿着重达15斤左右铅衣,在X射线环境下进行手术,射线对医生的身体有辐射损伤,完成这样一台手术,医生的手术费用也就1500元,几年前才只有几百块钱。

长兴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金美娟:在安全的前提下,我们把耗材价格尽可能的往下降,我们也希望医疗服务价格进行重新的调整,让我们的医生技术能够充分得到体现。

国家卫健委心血管介入管理专家组组长霍勇:不是应该以用几个支架来衡量他的劳动,而是应该衡量医务人员在用冠状动脉支架手术过程中,他能不能够规范、有效和更加持久地治疗患者的疾病以医疗质量为标准。

国产支架使用率高达75%~80%

国家医保局表示,通过集中招标采购,高值耗材价格降低而减少医疗机构支出的部分,仍然归属医疗机构,同时引导医疗机构对心脏外科医生的绩效考核进行适当的倾斜。

国家医疗保障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司长钟东波:不下调支付总额,剩下的给医疗机构。现在把成本给你降下来了,空间全给你,医疗机构的话,通过合理考核,给咱们这些心脏科的大夫会划点绩效的这个鼓励。

在集中招采前,国家医保局专门请来北京安贞医院、阜外医院的心脏外科专家进行座谈,专家们表示,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促进医疗价格更加合理,使医疗技术更加公平可及的重要举措。目前,国产支架使用率高达75%~80%,在某些方面也正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发生改变,因此建议在集中招采和相关政策制定时,注重扶植和鼓励企业的创新发展。

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冠心病中心副主任窦克非:比方说定价什么,有时候老跟人他,人家进口的才多少钱,你国产凭啥那么贵?其实它不是,有的国产它比进口的还要好。它的这个设计还先进,就是现在我们用的这些,其实比他们还好。所以以后可能,这个观念可能要,稍微的可能要改一改。

产品价格降低后,对质量如何进行监管?在集中招采前,天津市有关部门密集调研医疗器械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对检测能力进行摸底,保证中选产品质量可追溯。

天津市医保局副局长张铁军:加大了监督、抽检的力度,保障在市场流动的产品全部合格。对产品的从生产、流通到使用,全周期的一个监管,保证了产品质量的可追溯性。

流通领域带金销售方式造成价格虚高

高值医用耗材价格虚高和销售方式密切相关。生产企业生产出产品后,交由代理商包销,经过层层代理后,高值耗材的出厂价和最终百姓的使用价格,就相差悬殊了。

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陈金甫:所以在这个模式下,企业比拼的是销售渠道和费用空间,而恰恰产品质量、性能保障、成本管理等方面竞争根本就不充分,所以它没有企业之间的公平竞争,所以就谈不上成本的这样的优势,质量的这样的比拼,你必须斩断原有的销售模式对中国行业发展的影响,一方面是高质量发展需要,一方面招采可能也会带来行业的重组,优胜劣汰,这些都是必然的,叫改革之痛,历史这种阶段必然的一个选择。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2)
#插入话题
  1. 2020-11-07 146465bem06暂无昵称

    冠脉支架大降价

    0

  2. 2020-11-06 lovetcm

    昨天,一个支架能买7瓶#茅台酒#,今天,一瓶茅台酒能买7个#支架#!降价虽好,但是降价后,对创新未必是好事!美国有全世界最贵的药价和器械价格,同样创新也是最猛的!

    0

相关资讯

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正式启动 冠脉支架为首批带量采购品种

今天(14日),国家医疗保障局会同有关部门在天津组织召开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集中采购和使用工作启动会,冠脉支架是首批带量采购品种。

阜外医院动物试验发现,新型可吸收药物洗脱冠脉支架的短期有效性和安全性较好,内皮覆盖快

近期,阜外医院邱洪、郑剑峰等人通过开展小型猪冠状动脉模型研究发现,新型可吸收药物洗脱冠状动脉支架(IBS支架)与目前临床广泛应用的Xience Prime支架(钴铬合金依维莫司药物洗脱支架)的短期安全性和有效性相似,前者在置入早期可更迅速且完整地实现内皮覆盖。

EuroIntervention:陈韵岱教授率领中国团队最新研究解读——植入 DES 1个月后,血管内膜修复得如何?

近年来,为了进一步减少生物降解药物涂层冠脉支架植入后血栓的发生,血管内皮细胞功能性愈合的概念越来越受到学术界认可,这标志着人类对冠脉介入领域的又一发现和飞跃。经过回顾先前多项相关光学相干断层成像(OCT)研究结果及 Renu Virmani 教授发表的相关基础研究数据后,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陈韵岱教授与各位研究者设计了 PIONEER-OCT 研究。

EHJ:如何提高冠状动脉支架评估审批效率?

近期《欧洲心脏病学杂志》(Eur Heart J)近期发表了一项有关冠状动脉支架评估审批的报告,该文由欧洲心脏病学会(ESC)/欧洲经皮心血管介入学会(EAPCI)专家特别小组撰写,以下为该文要点: 1.由于医疗更新换代较快,冠脉支架产品的“寿命”较短,一般支架在上市后5年后即被淘汰; 2.专家组强调应尽可能加速支架等设备的上市前审批流程,以便患者能最快的获得最先进的治疗。 3.专家组认为,

高润霖:关于冠脉支架适宜性的讨论

学界关于“冠脉支架适宜性”的讨论由来已久。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高润霖院士指出,从专业角度,冠脉支架“应用不当”需要严格界定,严重应用不当可称为“滥用”者主要体现在以下两种情况。 其一是,为根本没有指征的患者实施经皮冠状动脉介入治疗(PCI)、置入支架,例如冠脉造影提示狭窄<50%、无明显临床症状;这种情况目前已基本不存在。 其二是,为病变不适合PCI而更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