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20年度J Clin Oncol杂志回顾汇总(二)

2020-04-02 网络 网络

【盘点】2020年度J Clin Oncol杂志回顾汇总

J Clin Oncol:肿瘤化疗期间,究竟该不该补充抗氧化剂?

尽管有报道称在癌症治疗期间可广泛使用膳食补充剂,但关于其安全性或有效性的相关数据很少。考虑到一些补充剂,特别是抗氧化剂,可能会降低化疗的细胞毒性,Ambrosone等人开展了一项前瞻性研究以评估补充剂的使用与乳腺癌预后之间的关系。

本研究对1134位采用环磷酰胺、阿霉素和紫杉醇化疗的乳腺癌患者在化疗前和化疗过程中补充剂的应用情况进行调查。并对患者入组后6个月的复发率和存活率进行评估。

结果显示在治疗前和治疗过程中使用任何抗氧化剂补充剂(维生素A、C和E,类胡萝卜素,辅酶Q10)均与复发风险增加有关(校正风险比[adjHR]1.41,95% CI 0.98-2.04,P=0.06),而且,在一定程度上,还与患者死亡风险增加有关(adjHR 1.40,95% CI 0.90-2.18,P=0.14)。与单个抗氧化剂的关系较弱,可能是因为数量较少。对于非抗氧化剂(维生素B12),在化疗前或化疗中使用与无病存活期(adjHR 1.83,95% CI 1.15-2.92,P<0.01)和总体存活期较短显着相关(adjHR 2.04,95% CI 1.22-3.40,P<0.01)。在化疗期间补充铁剂与复发显着相关(1.79,1.20-2.67,P<0.01)。总体存活期的结果相似。多种维生素应用与存活预后无关。

在化疗前和化疗期间,存活预后与抗氧化剂和其他膳食补充剂应用之间的关系与患者在考虑化疗期间使用补充剂(而不是复合维生素)时的谨慎建议是一致的。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c1e4185e0507

J Clin Oncol:alloHCT前调节化疗的强度对AML患者预后的影响

缓解期的急性髓系白血病(AML)患者仍有复发的风险,即使在异基因造血细胞移植(alloHCT)后。AML在alloHCT前可检测的残留病变(MRD)状态已被证实具有预后意义。对于MRD检测阳性的AML患者,改变alloHCT调节方案的强度是否可以预防复发,提高生存率,目前尚不清楚。

本研究对一个III期临床试验的髓系恶性患者调节化疗前的血液中的13个AML常见突变基因进行深度靶向测序,在该试验中,所有获得形态学完全缓解的成人患者被随机分至清髓调节组(MAC)或减剂量调节组(RIC).

MAC组和RIC组分别有32%和37%的患者未检测到任何突变;这些组患者的存活率相近(3年总体存活率[OS] 56% vs 63%,p=0.96)。在携带一个可检测突变(NGS阳性)的患者中,MAC组和RIC组的复发率和存活率均具有显着差异(3年累积复发率 19% vs 67%,p<0.001;3年OS 61% vs 43%,p=0.02)。对NGS阳性患者进行多变量分析显示,根据疾病风险和供体校正后,与MAC相比,RIC与复发率升高(风险比HR 6.36)、无复发存活率降低(HR 2.94)和OS降低(HR 1.97)显着相关。AML MRD模型也显示,对检测呈阳性的患者,MAC优于RIC。

本研究表明对于alloHCT前MRD阳性的AML患者,MAC优于RIC,可提高患者的存活率。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6aa8185e0619

J Clin Oncol:Osimertinib用于携带EGFR罕见突变NSCLC患者的疗效和安全性

约10%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阳性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携带罕见的突变。本文报告了osimertinib(奥斯替尼)用于携带罕见EGFR突变的NSCLC患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本研究是一项在韩国开展的多中心、单臂、开放性的II期试验,招募除了携带EGFR 第19号外显子缺失、L858R和T790M突变以及第20号外显子插入突变以外的突变的病理明确诊断的转移性或复发性NSCLC患者。主要结点是每6周评估的客观缓解率。次要结点是无进展存活期、总体存活率、缓解持续时间和安全性。

2016年3月-2017年10月,共招募了37位患者,其中一位患者在治疗前退出研究。对于36位患者,中位年龄60岁,22位(61%)男性。61%的患者采用osimertinib作为一线治疗。最常见的突变为G719X(19例,53%),其次是L861Q(9例,25%)、S768I(8例,22%)和其他(4例,11%)。客观缓解率为50%(18例,95% CI 33%-67%)。中位无进展存活期为8.2个月(95% CI 5.9-10.5),总体存活期未达到。中位缓解持续时间为11.2个月(95% CI 7.7-14.7)。副作用有红疹(11例,31%)、瘙痒(9例,25%)、食欲减退(9例,25%)、腹泻(8例,22%)和呼吸困难(8例,22%),所有副作用可控。

本研究表明Osimertinib用于携带EGFR罕见突变的NSCLC患者中表现出良好的活性和可控制的副作用。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cd71185e5469

J Clin Oncol:强化诱导后治疗对标准风险ALL患儿预后的影响

已有研究表明强化诱导后治疗可改善高危型急性B淋巴细胞白血病(ALL)患儿的存活预后,但该强化疗法是否可改善标准风险(SR)ALL患儿的预后尚不明确,儿童肿瘤协会(COG)AALL0331试验对此进行评估。

2005年-2010年,AALL0331试验招募了5377位患儿,所有患者接受3种药物(地塞米松、长春新碱和培门冬酶[PEG])诱导化疗,然后被分类为低SR、一般SR或高SR。一般SR患者被随机分至4周标准巩固化疗(SC)或8周强化放大版BFM巩固化疗(IC)。高SR疾病患者被分至完整的COG强化版BFM治疗方案,包括2个临时维持和延迟强化阶段。

所有患者的6年无事件存活率为88.96%±0.46%,总体存活率(OS)为95.54%±0.31%。对于一般SR疾病患者,采用SC治疗和IC治疗的患者的6年持续完全缓解率(CCR)和OS率分别是87.8%±1.3% vs 89.1%±1.2% 和95.8%±0.8% vs 95.2%±0.8%。与低MRD和IC治疗无改善的患者相比,诱导后最小残留病(MRD)(0.01% - <0.1%)的一般SR疾病患者的预后较差。6年时,635位非随机治疗的高SR疾病患者的CCR和OS率分别是85.55%±1.49%和92.97%±1.08%。

AALL0331试验中登记的5000名儿童的6年OS率超过了95%。对于一般SR疾病患儿,即使MRD较高,在治疗中加入IC并没有改善其CCR或OS。总体上,这组SR ALL患者的总体EFS和OS率均极好,特别是对于高SR疾病的患者。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d10c185e55b1

J Clin Oncol:男性生殖细胞肿瘤治疗后的心血管疾病风险

本研究目的是分析男性生殖细胞肿瘤(GCC)治疗后的心血管疾病(CVD)风险。

从丹麦睾丸癌数据库中收集临床数据。对于每一位患者,通过风险集抽样,在丹麦正常人群中筛选10位出生日期匹配的男性。评估心血管风险因素、CVD和相关死亡。

共筛选了5185位GCC患者和51850位正常男性对照。中位随访15.8年。博来霉素+依托泊苷+顺铂(BEP,1819位)治疗与高血压和高胆固醇血症风险增加有关。BEP治疗1年内的CVD风险比(HRs)如下:心肌梗死(HR 6.3,95% CI 2.9-13.9)、脑血管意外(6.0,2.6-14.1)和静脉血栓栓塞(24.7,14.0-43.6)。BEP治疗后1年,CVD风险降至正常水平,但10年后,心肌梗死和心血管死亡的风险再次增加(HR分别是1.4和1.6)。放疗会增加长期随访时的糖尿病风险(HR 1.4,95% CI 1.0-2.0),但对其他预后没有影响。通过监测(3332例),心血管危险因素、心血管疾病和心血管死亡数据与正常人群相当。

BEP治疗与治疗开始后1年内的CVD风险增加相关,随访10年,CVD风险仅轻度增加。化疗可增加糖尿病风险,但对CVD无明显影响。在监测项目中随访的患者发生CVD的风险与正常人群相当。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6a66185e85eb

J Clin Oncol:ERCC1表达水平对上消化道肿瘤化疗疗效的影响

以铂类为基础的化疗是治疗HER2阴性的晚期胃食管癌(AEGC)的标准治疗方案。回顾性资料表明,瘤内ERCC1水平或可决定对铂类的敏感性。

Iqbal等人开展了一项随机化的II期试验,评估AEGC患者采用以铂类位基础的化疗联合氟尿嘧啶、甲酰四氢叶酸和奥沙利铂(FOLFOX) 对比无铂类的包含伊立替康和多西他赛(IT)治疗的疗效是否因ERCC1水平的不同而有所不同。招募 了202位未治疗过的HER2阴性的AEGC患者,前瞻性地评估ERCC1 mRNA表达水平,然后随机分至FOLFOX组或IT组,按ERCC1瘤内状态分为低水平组(<1.7)和高水平组(< 1.7)。主要指标是无进展存活期(PFS)和总体存活率(OS);同时还评估ERCC1表达与治疗组之间的相互作用。

86%的患者ERCC1状态<1.7。因此,对ERCC1高状态亚组的分析受限。3级及以上的贫血、脱水、腹泻和疲劳更常见于IT治疗组。3级及以上的神经病变和中性粒细胞减少更常见于FOLFOX治疗组。在所有患者中,与之相比,FOLFOX的中位PFS在统计学上要优于IT(5.7 vs 2.9个月,风险比 0.68,P=0.02)。ERCC1状态<1.7采用FOLFOX治疗的患者,PFS和缓解率在统计学上优于IT,但OS方面无显着差异。

ERCC1在上消化道肿瘤患者中的评估被ERCC1 mRNA低表达的压倒性优势所阻碍。尽管如此,治疗对PFS的影响并没有随ERCC1表达而改变。对于所有患者和ERCC1低表达患者,FOLFOX的疗效优于ERCC1。

https://www.medsci.cn/article/show_article.do?id=bf74185e9079

相关资讯

消化道肿瘤完全植入式给药装置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及操作指南(2019版)

为促进PORT在消化道肿瘤领域的规范化应用,降低PORT相关并发症发生率,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消化道肿瘤专业委员会、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上消化道外科医师委员会、中国抗癌协会胃癌专业委员会和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胃肠外科学组先后组织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多学科专家讨论、全国专家函审和现场研讨会,最后形成了本专家共识及操作指南。本专家共识部分包括的临床问题来源于多学科专家函审争议点,相应建议根据循证医

消化道肿瘤早诊早治典型病例讨论

消化道肿瘤早诊早治典型病例讨论

秦琼:2019年消化道肿瘤进展大盘点(结直肠癌篇)

2019年很快就要过去了,在这一年中结直肠癌的治疗尽管取得革命性的进展,但是还是有很多突破性进展,意义重大,并且会改变我们临床实践。下面小编简单盘点一下2019年结直肠癌领域的十大进展。1、IDEA研究(高危II期结肠癌术后3个月和6个月术后辅助治疗研究)推荐等级:★★★★★推荐理由:IDEA2研究之前对于高危II期结肠癌如何治疗没有高级别RCT研究,更没有分层分析;IDEA研究为高危II期结肠癌

JAMA:补充VD不能改善消化道肿瘤患者预后

研究认为,对于消化道肿瘤患者中,与安慰剂相比,补充维生素D并没有显著改善5年无复发生存率

超声内镜显神威,让早期消化道肿瘤无处可躲

老张今年62岁,前几天刚被儿女催着进行了健康体检,结果显示各项指标都挺好,只有一项异常:肿瘤标志物CA19-9升高到了70IU/L,而正常值最高只有37IU/L。老张拿着检查结果去看医生,医生说这项指标高提示胰腺可能有问题,既然体检做了腹部B超没有见到病变,那就做个超声内镜检查吧。老张听了有点困惑:只听说过胃镜、肠镜,超声内镜又是个啥?还能看到胰腺?

名家访谈 “艾”聚中原---外科专家热议阿帕替尼在消化道肿瘤靶向治疗的地位

9月22日至24日,2017年“中华医学会第十八届全国外科学学术会议”(CSC)于河南郑州隆重召开。CSC恒瑞卫星会在会议期间成功举办,会后肿瘤资讯邀请秦新裕教授、蔡秀军教授、李琛教授和孙惠川教授针对抗血管生成药物在胃癌新辅助治疗研究进展,胃癌晚期治疗现状,晚期肝癌靶向治疗和肝癌术后高危复发临床研究,以及阿帕替尼(艾坦)在以上领域进行的临床研究等方面进行了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