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A Oncol:降低肝癌风险,从多吃谷物开始

2019-03-09 Jelly 肿瘤资讯

胰岛素抵抗、高胰岛素血症和炎症是已知的肝细胞癌易感因素,增加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降低这些风险有关。那么,高摄入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是否会降低患肝细胞癌的风险?研究者就此开展了该项队列研究,旨在评估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肝癌风险的关系。研究结果发表于近期的JAMA Oncology杂志。

胰岛素抵抗、高胰岛素血症和炎症是已知的肝细胞癌易感因素,增加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降低这些风险有关。那么,高摄入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是否会降低患肝细胞癌的风险?研究者就此开展了该项队列研究,旨在评估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肝癌风险的关系。研究结果发表于近期的JAMA Oncology杂志。

研究背景

原发性肝癌是第六大最常见的癌症,其主要组织学形式是肝细胞癌(hepatocellular carcinoma,HCC)。胰岛素抵抗、高胰岛素血症和炎症是已知的肝细胞癌易感因素,增加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降低这些风险有关。目前暂无流行病学研究调查全谷物摄入与肝癌风险之间的关系,只有一项队列研究调查了膳食纤维与肝癌风险之间的关系。因此,研究者利用2项大型前瞻性队列研究——护士健康研究(NHS)和医疗专业人员随访研究(HPFS)的数据开展了该项研究,以评估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与肝癌风险的关系。

研究方法

对来自护士健康研究和医疗专业人员随访研究的2项大型前瞻性队列的125455例受试者进行了全谷物及其子成分(麸皮和胚芽)和膳食纤维(谷物、水果和蔬菜)摄入量的队列研究。采用经验证的食物频率问卷,几乎每4年收集和更新1次全谷物及其子成分(麸皮和胚芽)和膳食纤维(谷物、水果和蔬菜)的摄入量调查。在校正了大多数已知的肝细胞癌危险因素后,采用Cox比例风险回归模型评估多变量风险比(HR)。

研究结果

经过平均24.2年的随访,研究者确定了70例女性和71例男性肝细胞癌患者。在125455名受试者中[77241例女性和48214例男性,平均年龄63.4(标准差10.7)岁],与全谷物和膳食纤维摄入量最低的三分之一的受试者相比,摄入量最高的三分之一的受试者年龄稍大,体重指数较低,体力活动较多,饮酒较少,吸烟可能性小,使用阿司匹林和绝经后激素(仅限女性)的可能性更大,其水果、蔬菜、总叶酸、复合维生素和膳食维生素D的摄入量更高,但脂肪摄入较少。女性和男性使用相似的观察模式。

在多变量校正分析中,较高的全谷物摄入量与较低的肝细胞癌风险显著相关(摄入量最高的三分之一的受试者 vs 摄入量最低的三分之一的受试者:HR=0.63, P=0.04;表1)。研究者发现,总麸皮摄入量与肝细胞癌(HR=0.70)之间存在提示性但不显著的负相关,总胚芽摄入量与肝细胞癌相关性较弱(HR=0.89)。在对麸皮和胚芽进行相互调整后,这些相关性只有轻微变化(麸皮,HR=0.66;胚芽,HR=1.10)。此外,增加麸皮摄入量与肝细胞癌风险呈负相关(HR=0.69),而增加胚芽摄入量与肝细胞癌风险呈正相关(HR=1.22)。研究者分别评估每一队列中特定全谷物及其子成分与肝细胞癌风险的相关性时,结果与汇总分析相似。

表1. 护士健康研究与医疗专业人员随访研究中全麦能量调节摄入量与肝癌风险



研究者没有发现总纤维摄入量、水果或蔬菜纤维摄入量与肝细胞癌风险有任何显著相关性(表2)。谷物纤维摄入量有提示性但不显著的负相关(HR=0.68,P=0.06)。各队列中膳食纤维和食物来源纤维与肝细胞癌风险的相关性与汇总分析的结果一致。研究者进一步分析了全谷物食品组与肝细胞癌风险的相关性,发现与全麦冷早餐谷物食品有提示性但无显著的负相关(HR=0.82)。

表2. 护士健康研究和医疗专业人员随访研究中能量调节膳食纤维摄入量与肝癌风险



对105例肝细胞癌患者的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感染情况进行分析,其中23例感染乙型肝炎病毒或丙型肝炎病毒。研究者未发现全谷物、麸皮、胚芽或膳食纤维与病毒性或非病毒性的肝细胞癌风险之间存在任何差异,尽管由于癌症患者人数较少,统计结果的说服力有限。此外,排除肝细胞癌、乙型肝炎病毒或丙型肝炎病毒感染患者(n =23)后,总体结果无明显变化。同样,没有证据表明全谷物/膳食纤维与肝硬化或非肝硬化的肝细胞癌风险存在差异。

结论

目前的研究表明,增加全谷物的摄入量(可能是麸皮和谷物纤维的摄入),与较低的肝癌风险有关。考虑到在整个队列中缺乏关于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的数据,并且数据分析中肝细胞癌患者的数量有限,因此应谨慎解释研究发现。需将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纳入考虑,进一步研究其他种族/族裔或高危人群中的这些相关性,并阐明其潜在机制。考虑到该病在美国的发病率较低,在有大量肝细胞癌患者的队列中进行汇总分析也会有所帮助。若该研究结果得到证实,增加全谷物的食用可作为预防原发性肝癌的一种可能策略。

原始出处:

相关资讯

NEJM:Atezolizumab联合贝伐单抗治疗不可切除肝癌

相比于索拉非尼,Atezolizumab联合贝伐单抗可显著延长不可切除肝癌患者的生存期

Cell Death Dis:E2F1介导DDX11转录激活通过PI3K/AKT/mTOR通路促进肝细胞癌发生发展

肝细胞癌(HCC)是一种原发性的肝脏恶性肿瘤,是与癌症相关死亡的第三大诱因。通常当无法进行治愈性治疗时的患者被诊断为晚期,这类患者可切除率低、复发率高和对治疗的反应差.

肝胆领域最值得期待三大靶点新药介绍,让肝癌患者有更多的选择!

最近获批上市的FGFR2的靶向药物pemigatinib,标致着肝胆肿瘤进入精准靶点治疗的新天地,未来又有哪些值得期待的新方向呢?本为特在此介绍三个极具潜力的肝胆新靶点VEGF、IDH1/2及FGFR

Cell Death Dis:miR-486-3p通过FGFR4及EGFR调节肝癌细胞对索拉非尼的耐受性

肝癌是全球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然而,手术或常规的治疗方法通常被认为不足以治疗晚期肝癌。

肝癌术后反复发热,竟然是因为感染了这个细菌?

布鲁菌(Brucella)由美国David Bruce分离而得名,为人兽共患性疾病的病原菌。人类感染布鲁菌主要由感染布鲁菌的羊、牛、猪等传染而来。

ACS: 发达国家老年人群中肝癌发生率上升,预防策略需更有针对性

近期发表于Cancer上的一项研究结果显示,尽管采取了广泛的预防措施,但在世界许多地区,原发性肝癌的发病率仍在继续上升,且在老年男性中尤其明显。这似乎主要是由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病例增加引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