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l Death Dis:ASC调节HIF-1α的稳定性诱导口腔鳞状细胞癌的转移

2020-09-08 QQY MedSci原创

口腔鳞状细胞癌(OSCC)常发于口腔中的舌头、颊区域、嘴唇、牙龈和硬腭中,是最常见的头颈癌之一。OSCC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结合放疗或化疗进行治疗。然而该方法主要针对于原发性的肿瘤,OSCC的转移

口腔鳞状细胞癌(OSCC)常发于口腔中的舌头、颊区域、嘴唇、牙龈和硬腭中,是最常见的头颈癌之一。OSCC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手术切除结合放疗或化疗进行治疗。然而该方法主要针对于原发性的肿瘤,OSCC的转移则很难用传统手术方法进行治疗。

既往研究发现,ASC蛋白的高表达水平会导致OSCC的淋巴结转移,但其潜在机制仍不清楚。

该研究揭示了HIF-1α参与了ASC诱导的肿瘤转移过程。研究人员鉴定了195个与细胞运动相关的基因,在ASC过表达的SAS_ASC细胞中这些基因被高度激活。在研究人员先前报道的RNA-seq数据集OSCC-Taiwan中,发现其中的14个代表性基因在OSCC组织中过表达。而这14个基因中的9个在OSCC-TCGA样品中的表达水平也被上调。研究人员发现,在这9个基因中,RRAS2、PDGFA和VEGFA与OSCC-TCGA数据集中患者较差的整体生存期相关。

进一步的研究显示,这14个ASC诱导高表达的基因的启动子区域均包含转录调节因子HIF-1α的结合基序。在常氧状态下,ASC与细胞质和细胞核中的HIF-1α相互作用并使其稳定。在有无ASC的情况下,参与HIF-1α途径的分子(如VHL和PHD2)在基因和蛋白质表达水平上均没有显著性差异,但相比于SAS_con对照细胞,SAS_ASC细胞中HIF-1α-OH的表达水平和HIF-1α的泛素化水平均下调。使用HIF-1α合成抑制剂地高辛处理细胞后,SAS_ASC细胞的迁移和侵袭活性均降低。

综上所述,该研究结果显示,新型的ASC-HIF-1α调控通路可以促进OSCC的淋巴结转移,其可能是OSCC的一个潜在的新治疗策略。


原始出处:

Wu, C., Chang, I.Y., Hung, J. et al. ASC modulates HIF-1α stability and induces cell mobility in OSCC. Cell Death Dis 11, 721 (03 September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Nat Commun:HIF-1α和HIF-2α在肾透明细胞癌中发挥相反的调节作用

2018年全球范围内新发肾癌病例超过40万例,而肾透明细胞癌(ccRCC)占所有肾癌的70–80%。在大多数ccRCC患者中均发生VHL(逢希伯-林道综合征,von Hippel-Lind

Blood:输血可逆转镰状细胞病的异常血管生成

中心点:缓慢的RBC流动和血管堵塞触发了HIF-1α诱导的异常血管生长的促血管生成环境。在SCD小鼠中,输血可逆转新血管的生成,突出了BM血管系统的可塑性。摘要:镰状细胞病(SCD)是一种高发病率、高死亡率的单基因红细胞病。本文首次报道了SCD对骨髓(BM)血管生态位(对造血至关重要)的影响。研究人员在SCD小鼠中发现了一个无组织的、结构异常的BM血管网络,该BM腔的大部分都是高度弯曲的小动脉,以

J Endod:Toll-like受体2/IL-10双敲小鼠内牙髓感染导致的炎症与颌骨骨髓炎相似

一般来讲,小鼠牙髓感染后会导致慢性不愈合的尖周损伤。令人惊奇的是,作者近日研究发现,Toll-like受体2(TLR2)/IL-10双敲(dKO)小鼠展现出急性但可治愈的骨髓炎样炎症反应。为此,这篇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检测TLR2/IL-10 dKO小鼠牙髓感染引起的炎症变化以及探索缺氧诱导因子(HIF-1α)亚基和精氨酸酶1介导的尖周损伤愈合的潜在机制。

J Periodontol:健康和牙周疾病中龈沟液及唾液中HIF-1α, VEGF和TNF-α水平变化

低氧诱导因子1 alpha (HIF-1α)表达的出现是组织在低氧环境下的适应性反应,它可以通过表达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介导血管再生,并且可以由肿瘤坏死因子-alpha (TNF-α)诱导得来。这篇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调查健康和牙周疾病个体的龈沟液(GCF)及唾液中HIF-1α, VEGF和TNF-α的表达水平变化。

Int J Biol Sci:上调HIF-1α应对缺氧环境中骨缺损的修复

老年人骨缺损的修复仍然是现代医学面临的一大挑战。移植骨髓间充质干细胞(BMSCs)联合或不联合生物材料已成为一种有前途的骨修复和再生方法。通常,移植的BMSCs在含氧量正常的条件下(21%O2和10%血清培养基)在体外培养。然而,骨缺损区域的微环境较差,其中存在较低的生理氧张力(<1%)和组织缺血。因此,如何提高移植的BMSCs在体内低氧和缺血区的存活率和成骨至关重要。 缺氧诱导因子-

Blood:Hif-1α和Hif-2α参与调控血管内皮和造血干细胞的形成。

在发育过程中,造血干细胞(HSCs)是通过内皮细胞-造血性转变(EHT),由特殊的内皮细胞衍生而来,称为血管内皮细胞(HE)。已有报道体内缺氧诱导因子-1α(HIF-1α)可正性调控EHT,现研究人员对该过程可能存在其他的调控因子进行探究。Claudia Gerri等人发现,斑马鱼的Hif-2α也可以正性调控HSC形成。在携带hif-1aa;hif-1ab(hif-1α)和hif-2aa;h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