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C: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中的沉默性脑栓塞

2020-06-15 xiangting MedSci原创

绝大多数接受TAVR的患者会出现SCILs,并且可以通过基线弥散性白质损害和使用非球囊扩张瓣膜来预测。

这项研究目的是评估沉默性脑缺血病变(SCILs)的特征、预测因子、进展和神经认知影响。

大多数接受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TAVR)的患者会出现磁共振成像(MRI)可检测到的SCILs。SCILs的自然病史和临床意义尚不明确。

患者在TAVR术前7天内接受脑MRI检查,以评估基线状态和年龄相关性白质变化评分。术后重复进行MRI检查以评估SCILs的发生、位置、数量和大小。出现SCILs的患者在随访的3-5个月接受了第三次MRI检查。在TAVR术前、出院时和3个月随访时进行神经认知评估。

纳入的117例患者中,96例接受了术后MRI检查。在76%的患者中观察到SCILs,分布在所有血管区域,病变中位数为2个,直径中位数为4.5mm,总体积中位数为140mm3。出现SCILs的独立预测因素是基线年龄相关白质变化评分高以及使用自扩张或机械扩张瓣膜。在接受了后续MRI检查的47例患者中,仅26.7%的术后SCILs演变为神经胶质瘢痕。出现SCIL与TAVR术后早期更明显的短暂性神经认知功能下降和随访时康复率较低相关。

绝大多数接受TAVR的患者会出现SCILs,并且可以通过基线弥散性白质损害和使用非球囊扩张瓣膜来预测。尽管大多数SCILs在数月内消失,但其对神经认知功能的影响很明显。

原始出处:

Marco De Carlo. Evolution, Predictors, and Neurocognitive Effects of Silent Cerebral Embolism During Transcatheter Aortic Valve Replacement. JACC:Cardiovascular Interventions. 05 June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MedSci”或“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取得书面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JACC: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使用清醒镇静与全身麻醉的比较

尽管不同医院间的差异很大,但使用CS进行TAVR的比例继续升高。与GA相比,尽管获益的幅度似乎小于既往研究,但将CS用于TAVR可以改善结局

JACC:TAVR后急性返流的定量评估

这项源于日常临床实践的汇总分析表明,Lotus瓣膜的即时密封性最好。

Circulation:经导管主动脉瓣耐久性对低危主动脉瓣狭窄患者预期寿命的影响

根据支持TAVR瓣膜耐久性的最新证据,对于年长的低危患者,耐久性不应该影响TAVR与SAVR的初始治疗决策。但是,对于年轻的低危患者,必须将瓣膜耐久性与其他的患者因素(例如预期寿命)进行权衡。

JACC:当心源性休克早于TAVR时的人口学、手术特征和临床结局

TAVR是出现急性心源性休克主动脉瓣狭窄患者的可行治疗选择。尽管手术成功率很高,但该人群的死亡风险仍然较高。

JACC:左心室肥大与TAVR后的5年临床结局

严重的基线LVH与TAVR后5年死亡率和再入院率升高相关。

Eur Heart J:瓣中瓣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术与re-SAVR的院内结局和再入院比较

VIV-TAVR在30天死亡率、发病率和出血并发症方面优于re-SAV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