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未盈利生物医药企业2020业绩盘点

2021-04-03 医谷网 医谷网

近日,各大企业相继发布了2020年业绩报告,医谷对港股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2020财报进行了整理、分析。总的来看,在23家已披露业绩的生物医药企业中,共有6家营收过10亿元,包括3家PD-1企业,其中信

近日,各大企业相继发布了2020年业绩报告,医谷对港股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2020财报进行了整理、分析。总的来看,在23家已披露业绩的生物医药企业中,共有6家营收过10亿元,包括3家PD-1企业,其中信达生物实现超38亿元营收,为23家中营收最高,同时,大部分企业均上调了研发开支,仅歌礼制药等略有减少。

6家营收过10亿

首先是君实生物、百济神州、信达生物这3家PD-1企业,分别在2020年取得了15.95亿元、20.28亿元以及38.4亿元的营收,这主要基于相应PD-1产品的销售,2020年拓益、百泽安、达伯舒的销售收入分别达到10.03亿元、10.55亿元以及22.9亿元,且全部被纳入医保。此外,百济神州方面,2020年BTK抑制剂百悦泽贡献2.69亿元营收,信达生物则在2020年迎来3款新药产品——达攸同、苏立信和达伯华的获批上市,手握四款上市抗体药,信达生物稳坐营收排名第一位。

其他3家营收过10亿元企业分别是德琪医药、基石药业、华领医药,营收分别为31.1亿元、10.39以及10.32亿元。其中,德琪医药营收增幅超300%,报告显示这主要基于2020年7月9700万美元的C轮融资及11月的首次公开发售,目前,该公司核心抗血液瘤药物ATG-010(同类首款XPO1抑制剂)已在含中国大陆在内的多个亚太市场提交了新药上市申请。

基石药业则在2020年加大了对销售方面的投入,当年新增销售开支1.42亿元,同时与辉瑞、EQRx就舒格利单抗及PD-1抗体CS1003等开展合作。今年3月,该公司首个商业化产品——普吉华(普拉替尼胶囊)上市,此外基石药业表示还将有3款产品上市,包括阿伐替尼、艾伏尼布以及于台湾地区上市的阿伐替尼等,看来2021年或将是基石药业在商业化方面大举进军的一年。

华领医药在2020年与拜耳签下了近45亿元大单就重磅产品多扎格列艾汀达成合作,而这也是其结余比与2019年仅减少7400万元的重要原因,目前多扎格列艾汀已完成两项III期注册临床研究,计划今年上半年申报上市。

5家研发支出过10亿

分别是君实生物、百济神州、再鼎医药、基石药业、复宏汉霖,研发支出分别为17.98亿元、84.7亿元、14.62亿元、14.05亿元、17.11亿元。

虽然从营收上看,百济神州达到20亿元,但事实上亏损了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5亿元),对比同期扩大了68%,这基于同样大数额——12.9亿美元(约合人民币84.7亿元)的研发支出。百济神州表示,研发费用的增加主要在于正在进行以及新启动的后期关键性临床试验持续增长的费用,与授权候选药物预付款相关的研发费用,与安进公司合作相关的开发成本,新增的药物注册登记准备,以及与商业化前活动和供应相关的生产成本。数据显示,2020年,百济神州授权候选药物的研发相关预付款为1.095亿美元、研发相关股权奖励支出为9300万美元,比之去年都有增加,再看研发管线,目前该公司有超过35款早期临床阶段候选物,包括多款具有潜在差异化优势的抗肿瘤药物,如TIGIT、OX40、BCL-2、TIM-3、HPK1等。不过研发的投入很快将迎来回报,该公司预计今年年底将拥有约12款抗肿瘤商业化产品。

再鼎医药在2020年的收入为49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2亿元),其中包括则乐的3210万美元及爱普盾的1640万美元,两款产品对比去年同期都实现销量大幅增涨,尤其则乐,2019年销量仅为660万美元,2020年几乎翻了5倍,这很大程度上与该药2019年底在中国大陆的上市以及后期适应症的扩充相关。研发支出方面再鼎医药进一步增加,至2.227亿美元。目前,再鼎医药的产品管线已经拥有21个候选药物,包括17个处于临床开发阶段的产品、11个处于临床后期开发阶段的产品及5个已在美国获批的产品。

复宏汉霖营收增长超5倍,歌礼制药营收、研发均减

复宏汉霖在2020年实现营收5.88亿元,虽然总体营收不算高,但增速比同类型企业快,同比增长546%,基本为港股上市企业中增幅最高。

复宏汉霖目前手握3款单抗药物——汉利康(利妥昔单抗)、汉曲优(曲妥珠单抗)、汉达远(阿达木单抗),其中汉曲优为首个中欧双批国产单抗生物类似药。2020年汉利康收入2.99亿元,同比大增,贡献业绩半壁江山,汉曲优收入1.36亿元,汉达远收入120万元,合作开发与商业授权收入1.5亿元。此外该公司还在HER2、EGFR、PD-L1、c-MET、DR4、S1 Protein of SARS-CoV-2、LAG-3和TROP2等靶点进行布局。

歌礼制药方面,2020年收益3500万元,同比下降79.8%,亏损2.09亿元。歌礼制药在公告中称,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在于2020年终止了戈诺卫加长效干扰素及利巴韦林,同时,2020年全口服治疗方案在中国已成为丙肝治疗标准,许多丙肝患者不再选择戈诺卫治疗方案,公司已于2020年年底召回销售渠道中的库存,并且已自2021年1月1日起下调戈诺卫的销售价格。

研发开支同比减少13.4%至1.09亿元,主要由于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部分临床试验的启动及患者入组速度放缓。该公司表示,从2021年起将聚焦NASH、肿瘤脂质代谢与口服检查点抑制剂、乙肝临床治愈和艾滋病毒╱艾滋病四大治疗领域。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0)
#插入话题

相关资讯

Lancet:干扰素β-1b、洛匹那韦、利托那韦和利巴韦林治疗轻中度新冠肺炎有效

研究认为,早期三重抗病毒治疗在缓解轻至中度COVID-19患者的症状、缩短病毒脱落时间和住院时间方面安全且有效,以干扰素β-1b为基础的双重抗病毒治疗可能成为未来临床研究的方向。

2019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CROI报道:感染HCV后接受直接抗病毒药物治疗的患者患糖尿病的风险降低

2019年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CROI)上发布,回顾性研究结果显示,感染丙型肝炎病毒HCV后治疗过的患者患糖尿病的风险降低,特别是通过直接抗病毒方案清除感染的患者患病率更低。

Liver Int:接受DAA与利巴韦林联合治疗的HCV患者,利巴韦林剂量的调整并不影响治疗效果

DAA联合利巴韦林治疗的HCV患者,在治疗早期经常将利巴韦林的剂量降低;利巴韦林剂量的降低并没有影响可持续病毒学应答率。基线血红蛋白水平较低的HCV患者,在治疗过程中应该检测是否发生贫血

Aliment Pharmacol Ther:DAA治疗的丙肝患者:利巴韦林稳态血浆水平能预测持续应答吗?

2017年11月,发表在《Aliment Pharmacol Ther》的一项研究由荷兰科学家进行的研究,考察了利巴韦林(RBV)稳态血浆水平为接受直接作用的抗病毒药物(DAA)治疗的丙型肝炎感染患者持续病毒学应答的预测因素。

利巴韦林,用之前一定要三思!

利巴韦林为合成的核苷类抗病毒药,二十世纪70年代在国外上市,我国研制的利巴韦林于80年代上市。目前,利巴韦林在临床上主要用于呼吸道合胞病毒引起的病毒性肺炎与支气管炎,皮肤疱疹病毒感染等病毒性疾病的治疗。2006年,CFDA的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已经针对利巴韦林的安全性问题进行了通报。CFDA认为,鉴于利巴韦林临床应用广泛,使用量较大,在此提醒相关专业人员对其生殖毒性和溶血性贫血等安全性问题予以

Eur J Gastroenterol Hepatol:Sofosbuvir、daclatasvir联合利巴韦林治疗改善慢性丙型肝炎患者肝功能

总之,研究结果表明,SOF、DCV等直接抗病毒药物联合利巴韦林治疗显著改善了慢性丙型肝炎患者肝脏功能和临床治疗效果。

打开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