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上班你最怕什么?

2017-01-12 CMT 中国医学论坛报

1、最怕医务科、院办、上级领导检查,外加各种考试、抽查上学老师管,上班领导管。从制度规范,到指南用药,要记要背的一点都不比学生少,关键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着科室同事、实习生、进修大夫的面,过不了关不仅扣分扣奖金不说,面儿上也过不去啊!2、最怕出错每天不断提醒自己,什么三查七对、各种知情同意病人签字,感觉自己都有强迫症了。可难免百密一疏,被发现后科主任、护士长一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3、最怕患者投

1、最怕医务科、院办、上级领导检查,外加各种考试、抽查


上学老师管,上班领导管。从制度规范,到指南用药,要记要背的一点都不比学生少,关键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当着科室同事、实习生、进修大夫的面,过不了关不仅扣分扣奖金不说,面儿上也过不去啊!

2、最怕出错


每天不断提醒自己,什么三查七对、各种知情同意病人签字,感觉自己都有强迫症了。可难免百密一疏,被发现后科主任、护士长一叫,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3、最怕患者投诉


有事无事被患者投诉一场,哪怕自己没做错什么,哪怕就是芝麻大点事,但在院里挂了名也够自己喝一壶的了。

4、最怕医闹


现在的医闹,从言语威胁到动手动脚,文戏不灵全武行上;如今在医院上班,不仅要具备娴熟的专业技能,还得有麻溜的嘴皮功夫和过硬的体能储备。可这对于一介书生谈何容易,尤其是女医生、女护士,说心里话,哪个不提心吊胆的?

5、最怕写论文


晋升必过论文关,且不说那些发SCI的同事带来的无形压力,连发几篇核心期刊的文章都得绞尽脑汁;最关键的是,总感觉心有余力不足啊,做不完的工作,心里只剩下“时间都去哪了”的怒吼!

6、最怕夜班赶上有病危患者或者新收病人


夜班,就是一个人的战斗,如果有位熟练的护士搭班会轻松不少,但,病危加新收,你闹呢?

7、最怕家人或自己有急事或生病


上班本来很忙了,这时突然接到家里人或者孩子学校老师的电话,心都会提到嗓子眼。

8、最怕亲戚朋友要求帮忙加号、加床


纯属费力不讨好的事,可拒绝也不是办法,最后沦为两边不是人,只能心里暗暗下决心,下次绝对不接这种活!

9、最怕休假时接单位电话


就像半夜睡觉被人叫起来,难免会有“起床气”,本打算好好休息几天,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叫人怎么放得下心,还是自己回去看看。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在医院,不远行……

10、最怕年终联欢会表演节目


好吧,说句应景的,院里联欢会你们科室准备出个什么节目?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同时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
在此留言

相关资讯

眼科主任跳楼身亡、麻醉医生值班时猝死……谁来关心医护的健康?

接连两天,多条医护离世、或者病倒在岗位上的新闻接踵而至,在新年将至的日子里,这无疑给同行们的内心蒙上了一层阴影。云南知名三甲医院眼科主任跳楼身亡1月9日,惊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眼科雷主任于1月6日晚在家坠楼身亡,疑因抑郁症。据雷主任身边同事介绍,雷医生今年50岁,是科室骨干,优秀、美丽、乐观、善良、随和,丝毫没有大主任的架子,平日为人严于律己、责任心强,学习和临床能力都很优秀,身肩临床工作、教研和

又一位医生倒在了前行的路上

据多个媒体爆料:一月六日晚,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眼科主任雷霍教授在家中跳楼身亡。据雷主任身边同事介绍,主任今年 50 岁,是科室骨干,优秀、美丽、乐观、善良、随和,丝毫没有大主任的架子,平日为人严于律己、责任心强,学习和临床能力都很优秀,身肩临床工作、教研和课题基金等多重重任,生前还承担了大量的公益项目,帮偏远地区的老百姓做白内障手术。这则视频是医师报今年8月份拍摄的,记录了雷霍教授热心公益,为革命

医生与医院是不是劳动关系?

因上海浦东新区人民医院急诊科医生张晓东带病坚持工作至肺炎重度发作而不幸去世(后来诊断为H7N9),有医生在微信群讨论,医生与医院的关系到底是不是劳动关系,到底受不受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管辖?某医院院长称,医生是特殊工种,不受劳动法约束的说法到底有没有道理?我在微博上连续发了数篇微博,现整理成长文,并略有添加。我的专业不是劳动人事法,可能存在谬误,请微博上的劳动法专家予以批评指正。医生与医院的关系受不

央视力邀70岁医生作演讲,责任在肩 榜样在前,全场观众听哭了 !

导语:从医43年,她曾给数不清的老人带去过幸福而有质量的晚年生活,但说起自己在从医路上所做的事,她却在央视《开讲啦》节目中坦言,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老年心内科主任医师李小鹰,已是70岁的高龄了。从医43年,她曾给数不清的老人带去过幸福而有质量的晚年生活,但说起自己在从医路上所做的事,她却在央视《开讲啦》节目中坦言,自己做得还远远不够。

当医生需要牺牲善良才能获得正当权益,何谈尊严?

两年前,协和医科大学出版社社长袁钟在“国际临床科室管理年会”上发表了《做与文化相适应的医生》的主题演讲,现场300多名听众鸦雀无声。袁钟教授到底讲了些什么?这些话在今天看来似乎更显深意…

那些让医生刻骨铭心的“第一次”

导语 那些历历在目的第一次,你还记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