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ulation:SWEDEHEART研究:80岁以上心肌梗死患者慎用替格瑞洛

2020-09-03 孙浩楠 裴崇哲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心内科 心关注

2020年欧洲心脏病学会议上公布的SWEDEHEART真实世界研究对比了阿司匹林联合氯吡格雷或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在老年心肌梗死患者中的疗效差异,并同期在线发表于Circulation杂志。

2020年欧洲心脏病学会议(ESC2020)上公布的SWEDEHEART真实世界研究对比了阿司匹林联合氯吡格雷或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在老年心肌梗死患者中的疗效差异,并同期在线发表于Circulation杂志。

DOI:10.1161/CIRCULATIONAHA.120.050845

研究背景

PLATO研究表明,与氯吡格雷相比,替格瑞洛可显著降低急性冠脉综合征(ACS)患者血管事件发生率以及心血管死亡和全因死亡率,并不增加主要出血事件[1]。此后,替格瑞洛一跃成为ACS患者抗血小板治疗的一线药物。PLATO研究纳入患者的平均年龄为62岁,实际的临床工作中,我们面临更多的高龄患者(大于80岁,甚至更高),这类患者具有较多的合并症(肝肾功能不全等)及更高的出血风险。高龄患者使用替格瑞洛是否安全有效仍然留有疑问。

研究方法

SWEDEHEART研究连续纳入了2010年01月01日~2017年12月31日期间(根据替格瑞洛的使用时间)在瑞典心脏注册中心登记的所有≥80岁出院带药为阿司匹林联合氯吡格雷(60.2%)或者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39.8%)的心肌梗死患者。研究收集了患者的基线特征、入院用药、住院治疗、并发症和出院用药的变量。主要终点事件为出院1年内的死亡、心肌梗死再入院、卒中和出血事件。

研究结果

1. 研究人群的基线特征

≥80岁的心肌梗死患者中4,428例(31.6%)为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STEMI)。大多数患者使用氯吡格雷(8434,60.2%),使用替格瑞洛患者较少(5571,39.8%)。2010年至2017年间,替格瑞洛的使用率显著升高,从2010年的0%增加到了2017年的72.5%(图1)。使用替格瑞洛的患者年龄更小,合并症较少,经过逆概率加权法(IPTW)调整后阿司匹林合并氯吡格雷组和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组患者的基线特征基本保持平衡(表1)。

图1. 2010-2017年在80岁以上患者使用氯吡格雷和替格瑞洛时事件发生率

表1. 逆概率加权(IPTW)前后的纳入患者基线特征

:N%),平均值(±标准差);中值(p25-p75);IPTW:逆处理概率加权;标准差<10时可认为平衡良好。

2. 超过80岁的心梗患者使用替格瑞洛可能增加死亡风险

通过对缺失值多重插补以及逆处理概率加权后的Cox回归分析表明,与阿司匹林联合氯吡格雷组相比,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组患者的缺血或缺血+出血复合终点事件发生率均没有显著降低(图2,表2)。与阿司匹林联合氯吡格雷组的患者相比,阿司匹林联合替格瑞洛组患者出院一年内的心肌梗死发生率降低了20%(HR 0.80;95%CI 0.70-0.92),卒中发生率降低了28%(HR 0.72;95%CI 0.56-0.93),死亡风险升高17%(HR 1.17;95%CI 1.03-1.32),因出血事件再次入院的风险升高48%(HR 1.48;95%CI 1.25-1.76)(表2)。

图2. 出院后第一年事件发生率

注:在逆处理概率加权(不考虑死亡的竞争风险)后得出的事件累计发生率。A)死亡、心肌梗死或卒中。B)死亡、心肌梗死、卒中或因出血再次入院。C)心肌梗死。D)卒中。E)死亡。F)因出血再次入院。

表2. 氯吡格雷或替格瑞洛治疗的≥80岁急性心肌梗死患者的1年的发病率和逆处理概率加权(IPTW)调整后的危险比。

3. 小于80岁心梗患者接受替格瑞洛治疗获益更多

在选中的队列研究中,<80岁心梗患者中38.2%(n=22415)的患者接受氯吡格雷治疗,61.8%(n=36256)的患者接受替格瑞洛治疗。和氯吡格雷组相比,替格瑞洛组患者心肌梗死的发生率降低18% (HR 0.82;95%CI 0.75-0.91),卒中发生率降低18% (HR 0.82;95% CI 0.60-0.98),死亡风险降低15% (HR 0.85;96%CI 0.76-0.96);但出血风险增加32% (HR 1.32;95% CI 1.18-1.47)。缺血事件的复合终点风险降低了17%(HR 0.83;95%CI 0.77-0.89),但是缺血和出血的联合终点无统计学差异(HR 0.95;95% CI 0.89-1.01)。

研究结论

替格瑞洛在80岁及以上的患者中使用时应谨慎,其可能与死亡和出血风险增加有关。

专家点评

点评专家:李永乐教授

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医学博士,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第十一届委员会代谢性心血管疾病学组成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第九、十届委员会青年委员,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第八届委员会动脉粥样硬化与冠心病学组成员,中国胸痛中心核查专家,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青年委员会委员,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心律分会医学教育工作委员会委员,天津市心脏学会常委、理事,天津市心脏学会心律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天津市医师协会心脏重症专业委员会常委、天津市药理学会临床心血管药理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天津市医学会心电生理与起搏分会委员。

氯吡格雷和替格瑞洛都属于P2Y₁₂受体抑制剂,但氯吡格雷为无活性前体药物,需经肝脏活化后通过不可逆地抑制血小板ADP受体,从而减少ADP介导的血小板激活和聚集。替格瑞洛为非前体药,无需经肝脏代谢激活即可直接起效,直接作用于血小板ADP受体进行可逆性结合,与氯吡格雷相比具有更快、更强的抗血小板作用。高龄是高出血风险的重要因素因素之一。高龄ACS患者通常冠状动脉病变复杂,而且伴发多种合并症,如肾功能减退、贫血和炎症,合并用药复杂;这些因素都使得高龄ACS患者出血风险高于一般ACS患者。因此,亟待明确替格瑞洛在高龄患者(>80岁)的应用是否安全有效。

SWEDEHEART研究表明,和氯吡格雷相比,替格瑞洛在缺血或缺血+出血复合终点均没有显著降低。与氯吡格雷组相比,替格瑞洛组患者出院1年内的心肌梗死发生率和卒中发生率分别降低了20%和28%,但全因死亡率和因出血再入院率分别增加了17%和48%。既往Piera等人通过替格瑞洛降低心肌梗死(-28%)和卒中(-20%)风险的同时增加出血(+48%)风险来评估替格瑞洛与氯吡格雷的优劣(图3),他们认为对于出血风险小于4%的患者,不论缺血风险如何,替格瑞洛比氯吡格雷更有优势; 出血风险>4%时,除非缺血风险非常高,否则氯吡格雷优势更大[2],这和本研究的研究结果一致。

图3.连接出血和缺血性风险的任意两个值的线在与风险组合的事件的预期变化中穿过中心轴。这两条虚线是两个假设的出血和缺血风险分别为3%和11%(绿线)或7%和11%(红线)的患者的示例。虽然这两例患者有相同的缺血风险,但每条线与中轴的交叉点在绿色线(出血风险低的患者)偏向替格瑞洛的区域,红线(出血风险高的患者)偏向氯吡格雷的区域。

未来针对高龄ACS患者的危险分层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重要议题,针对不同风险背景下的患者选择相应的抗血小板治疗策略,同时也应考虑如缩短双联抗血小板治疗时间、P2Y₁₂抑制剂降级,加用质子泵抑制剂及控制危险因素等策略以减少高龄ACS患者出血风险,把握好出血与缺血的平衡,方能合理的选择抗血小板药物进行治疗。

原始出处:Piera Capranzano, Dominick J. Angiolillo. Ticagrelor or Clopidogrel in Elderly Patients with Myocardial Infarction: When the Choice Makes the Difference. Circulation. 1 Sep 2020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梅斯医学”或“来源:MedSci原创”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梅斯医学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梅斯医学”。其它来源的文章系转载文章,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转载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在此留言
评论区 (3)
#插入话题
  1. 2020-10-18 ms6000001619456004

    0

  2. 2020-09-10 咻凡

    再加上药物经济学研究?

    1

    展开1条回复

相关资讯

JACC:心肌梗死患者白细胞介素1β水平与过早死亡风险之间的关系

急性心肌梗死患者入院时测量的IL-1β与死亡风险和复发性MACE独立相关。

Circulation:Par4缺失可增加心肌梗死后的心脏破裂风险

心脏破裂是急性心肌梗死(MI)的主要致死并发症。虽然再灌注策略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心脏破裂的死亡率仍然很高。研究表明,溶栓治疗可加速心脏破裂,但这一危险因素的相关性仍存在争议。

夜幕下的全力奋战——记心内科凌晨行介入治疗及时挽救一名心肌梗

患者周先生,58岁,因“持续胸痛一天”,于7月24日晚来到我院心内科就诊,随后收治入院进一步治疗。

Heart:B型利钠肽与心肌梗死后心脏重塑

心肌梗死患者输注BNP不会影响左心室重构的参数。与安慰剂相比,基线左心室射血分数小于40%的BNP治疗患者有左室梗死面积减小的趋势。这些结果不支持心肌梗死患者静脉输注BNP。

期刊速递 | JACC:新进展!心血管风险最低的NSAID药物选择

非甾体抗炎药(NSAID)会显著增加心肌梗死(MI)患者的出血事件和心血管疾病风险,在不可避免的情况下,可考虑塞来昔布和美洛昔康作为替代药物。

Int J Cardiol:冬季心梗发病率高,主要因斑块破裂!日本学者研究

日本研究者发现,就气温来说,急性心肌梗死有两个发病高峰,进一步分析显示,在天气较冷时,心肌梗死的发生主要是因为斑块破裂;而在天气比较暖和时,主要是因为冠脉斑块腐蚀而发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