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典型嗜铬细胞瘤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麻醉一例

2019-10-06 刘莎 杨瑞 李扬 临床麻醉学杂志

患者,男,47岁,59kg,BMI20kg/m2,ASA1级。因“发作性胸痛1月余,再发13h”入心内科。1个月前活动后间断发作胸骨后闷痛,伴压迫感、恶心、出汗,向后背部放射,持续约10min症状缓解。13h前再发胸痛,性质同前。无高血压病史。

患者,男,47岁,59kg,BMI20kg/m2,ASA1级。因“发作性胸痛1月余,再发13h”入心内科。1个月前活动后间断发作胸骨后闷痛,伴压迫感、恶心、出汗,向后背部放射,持续约10min症状缓解。13h前再发胸痛,性质同前。无高血压病史。

 

入院检查:体温36.4°C,HR70次/分,RR19次/分,BP110/70mmHg。稍烦躁,上腹部深压痛,剑突下明显,无反跳痛及肌紧张,双下肢无水肿。实验室检查:WBC2491X109/L,N93%,RBC4.94X1012/L,Hb146g/L,Pit236X109/L;肝、肾功能,心肌损伤标志物等未见异常。ECG示:窦性心率不齐,丁波高尖(V2)。

 

心脏超声:射血分数(EF)64%,左室短轴舒张率(FS)33%,左室舒张功能减低。胸部CT:胰体尾部上方类圆形软组织影。初步诊断: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冠脉综合征心功能II级;腹部包块待诊。

 

给予抗血小板聚集、稳定动脉粥样斑块等药物治疗,症状缓解,行冠状动脉造影示:右冠优势型,RCA1段10%狭窄,LAD6段20%狭窄,LAD7段40%狭窄,LCX12段90%狭窄。腹部彩超:胰尾后内下方囊实混合性包块。上腹部增强CT:胰腺体尾部上方及小弯侧占位,考虑来源于肿瘤性病变(间质瘤)。经多学科会诊,转普外科。

 

次日在全麻腹腔镜下行探查术,于胃体近小弯侧后壁与胰体尾部上方交界处见3.0 cmX3.0 cmX20 cm大小肿物,位于后腹膜,质软,包膜完整,与胃体无明显粘连。分离肿物时,麻醉医师发现患者BP骤升至220/120mmHg,暂停手术操作,BP降至正常。立即请泌尿外科会诊,怀疑嗜铬细胞瘤。

 

鉴于患者有冠脉狭窄,未做嗜铬细胞瘤术前准备,手术风险较大,暂停手术,转入泌尿外科完善术前准备。同时检查:24h尿游离皮质醇765.51f、μg,尿儿茶酚胺277.97nmol,尿去甲肾上腺素248.7nmol。双侧肾上腺CT+增强扫描示:考虑肾上腺增生,左侧肾上腺外侧不除外小腺瘤。术前诊断:嗜铬细胞瘤;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急性冠脉综合征心功能II级。

 

患者术前口服α1受体阻滞药特拉唑嗪、β1受体阻滞药美托洛尔,适当扩容,改善循环,营养心肌等治疗10d。入手术室前30min常规应用苯巴比妥钠和东茛菪碱,准备在全麻联合硬膜外麻醉下行后腹腔镜下左肾上腺肿物切除手术。入室后开放静脉,监测ECG、SpO2和BIS。行左桡动脉及右颈内静脉穿刺置管测压,PiCCO有创监测血流动力学参数。

 

硬膜外麻醉:穿刺点为T9一T10间隙,置入硬膜外导管,2%利多卡因试验量4ml,确认无全脊髓麻醉后分次推注1%利多卡因12ml,维持麻醉平面上达T5—T6,下达L3—L4神经节段。全麻诱导:静脉注射咪达唑仑2mg、依托咪酯16mg、舒芬太尼20μg、丙泊酚50mg、顺式阿曲库按14mg。可视喉镜下行气管插管,ID7.5mm,深度23 cm。

 

麻醉维持:舒芬太尼10μg间断推注,瑞芬太尼200μg/h持续泵注,右美托咪定16μg/h,1.5%七氟醚吸入麻醉,每40分钟追加顺式阿曲库铵0.15mg/kg,维持BIS值40~60。机械通气:RR12次/分,VT500ml,气道压13 cmH2O,PaCO2维持在35~40mmHg。术中左肾上腺肿物切除过程中BP骤升至210/110mmHg,立即静脉注射酚妥拉明降压,BP维持在90~120mmHg,艾司洛尔控制HR在90~100次/分。肿物切除后,BP下降至80/40mmHg,立即加快补液,去甲肾上腺素40μg静推,之后患者BP平稳。手术历时约3h,术毕15min后患者意识清醒,拔除气管导管。病理结果证实嗜铬细胞瘤。术后恢复良好,住院期间无急性冠脉综合征发作。术后3个月再次因胸痛就诊于心内科门诊。

 

讨论

 

据文献报道,BP正常的不典型嗜铬细胞瘤占意外嗜铬细胞瘤的13.5%~55%,其中25%以上通过影像检查被意外发现。本例患者无高血压病史,胸部CT意外发现肿瘤,术后病理证实嗜铬细胞瘤,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冠脉造影显示多支冠脉不同程度狭窄,肿瘤切除后3个月再次发作胸痛,因此排除嗜铬细胞瘤性儿茶酚胺心肌病,诊断不典型嗜铬细胞瘤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

 

第一次探查术暂停手术是因为患者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多支冠脉狭窄,儿茶酚胺大量释放可增加心肌耗氧量,加重冠脉痉挛,导致心肌细胞缺血坏死。必要的术前扩容准备有利于降低术中血流动力学剧烈波动导致的高血压危象和严重低血压风险。此外,未进行嗜铬细胞瘤术前准备,立即切除肿瘤,循环中儿茶酚胺浓度骤降,BP下降,易造成循环衰竭,麻醉风险较大。虽然有学者认为这类患者术前无血容量不足,仅在扩血管后造成相对血容量不足,无需术中暂停手术进行术前准备。但也不乏文献报道未经术前准备的嗜铬细胞瘤手术中发生肺水肿等严重并发症。因此暂停手术,充分术前准备和控制冠脉疾病是保证患者安全的关键。

 

全麻联合硬膜外麻醉是此类手术麻醉方式的首选,能阻滞交感神经,促进冠脉血管扩张,减慢HR,降低心肌耗氧量和心脏前后负荷;而且止痛完善,肌松良好,便于控制性降压。对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患者的嗜铬细胞瘤手术,需严密监测术中BP、HR和CO,必要时行Swan-Ganz导管等有创血流动力学监测。降低HR,控制BP,增加心肌灌注,减少心肌耗氧量,维持心肌氧供需平衡,从而保证重要脏器的供血供氧避免发生意外心脏风险。

 

原始出处:


刘莎,杨瑞,李扬,苏玉强.不典型嗜铬细胞瘤合并急性冠脉综合征麻醉一例[J].临床麻醉学杂志,2018,34(10):1038-1039.


相关资讯

不典型间变型星形细胞瘤1例

患者,男性,21岁。因头痛伴恶心呕吐5天余入院。患者5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头痛,后枕部明显,呈持续性,疼痛剧烈时伴有恶心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余无异常。头颅CT示:左侧侧脑室占位性病变、脑积水。头颅MRI平扫+增强检查(图1~3)。

成人不典型鞍区毛细胞型星形细胞瘤1例

患者男,30岁。因“视力进行性下降1年,行走不稳半年”于2017年12月1日入院。眼科检查:右眼视力0.08,左眼指数20CM,眼底视乳头水肿,边界消失,视野检查无法配合完成;双侧轮替、指鼻及跟膝胫试验欠稳准,余无阳性体征。

不典型慢性骨髓炎合并骨化性肌炎1例

患者,男性,65岁,左踝内侧破溃20年余,分泌物增多7d。患者于20年前因外伤致左踝关节损伤,后出现破溃,并伴有疼痛及踝关节活动受限,期间于家中自行换药后效果无明显改善,后入住多家三甲医院行创面换药及植皮治疗,期间创面曾愈合,于1个月前再次出现破溃,于某三甲医院治疗后效果无明显改善,1周前创面分泌物增多,为进一步治疗,2018年7月25日来本院就诊,门诊以“骨髓炎”收入院。既往分别于2006年、2

不典型恶性骨巨细胞瘤一例

骨巨细胞瘤(GCTB)是一种由单核细胞及类破骨细胞多核细胞组成的原发性交界性骨肿瘤,绝大部分为良性,部分生长活跃,少数病变具有潜在恶性。恶性骨巨细胞瘤临床十分罕见,缺乏特异性,多数影像科医师对其认识不足,术前很难明确诊断,常误诊为其他恶性骨肿瘤。现对我院经病理诊断的一例右侧肱骨恶性骨巨细胞瘤伴病理性骨折进行回顾性分析,并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复习,旨在提高对该病的影像表现的认识及诊断能力。

不典型肝细胞肝癌CT表现+病例详解,超全总结!

13种不典型肝细胞肝癌,你get了吗?

五大心梗不典型症状,基层医生千万要警惕!

患者,男,55岁,吸烟史,慢支病史,近一周来,咳嗽加剧,咯痰色黄,平素自行服用头孢拉定,甘草片。于2016年3月16日就诊,咳嗽伴有胸痛(两侧都有),气促,血压136/86,体温正常。病人要求输液,医生给于一瓶克林,一瓶氨溴索,静滴大约半小时左右,病人自觉呼吸困难,左侧胸痛,伴有濒死感,考虑过敏,立马换空瓶静滴,静推地米10mg,肾上腺素1 mg肌注,打120,送至医院时,心电图示大面积心梗,经一